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二十六章 邪神的蛊惑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邪神的蛊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面包和神兽玩成一团,风洛寒扶着沈若夏站起来,面包看见沈若夏受伤了,气鼓鼓的看着神兽,神兽似乎察觉到了面包的愤怒,讨好的蹭了蹭它,沈若夏小心翼翼的走过来,面包跳到她的身上,“面包啊,它这是怎么了?”面包开心的比划着,“这是我之前的家,不久前我出去玩,就遭受到了黑龙的攻击,所以就这样了。”沈若夏无语的说:“早知道这是你家,我干嘛这么费劲的来这,还被打。”面包眨着无辜的大眼睛“我哪知道你要来我家,刚要出来就被按回去。”



  这次沈若夏无语了,还怪她了呗,两只熊在前面走,他们跟在后面,毒瘴消失,遍地鲜花小草,藤蔓挂在树上,围成一个一个的小房子,瀑布里还有个山洞,就像水帘洞一样,那些奇奇怪怪的果子挂在树上,面包带着他们来到果树林坐下来,神兽摘了很多果子,又拿出雨茶,愧疚的说:“喔喔喔(抱歉,我不知道你们是它的朋友,也不知道你们救了它。这里是禁地,任何人都不能进入的,我和它的使命就是守护这里)。”沈若夏友好的说:“没事,面包是我的朋友,是我们冒昧了。”风洛寒快速的接过话“我们是需要绝痕草才来到这里的,不知道你是否知道绝痕草的下落?”神兽点了点头说:“喔喔喔……(知道,可是这并不简单,绝痕草生长的地方就在这山上,可是……我们的使命是不允许你们进入的,因为那里关押的是邪神的魂魄,虽然当时杀死了他的肉体,可是他的魂魄必须要在景雪山的凌寒柱上受寒气侵蚀,以此镇压他的魔性,而绝痕草就生长在那地方,就算我放你们进去,你们也不可能忍受寒气和邪神的蛊惑的,如果你们受了他的蛊惑,我们也只能杀了你们,以免放他出来)。”风洛寒听了坚定的说:“没事,只要让我进去,我就一定能拿到。”沈若夏看着风洛寒,良久“风洛寒,我和你一起去。”北傒看着眼前的一对和好也笑了。风浩轩和橙儿也想去,但是都被风洛寒和沈若夏拒绝了,这件事情非常危险,一定不能让他们去送死。

  二人跟着面包和神兽来到关押邪神的地方,神兽是不能插手的,把他们带到这里已经违抗命令了,风洛寒保护着沈若夏走去,“哈哈,很久没有人来了,上次来的也是一对男女,你猜他们怎么了?哈哈哈,都从这里跳下去了。”鬼魅的声音传来,风洛寒抱紧沈若夏,这一定就是神兽所说的邪神的蛊惑了。

  他们一步步的向前走着,寒气刺骨,沈若夏很快就打起了哆嗦,风洛寒将外套给她披上,“你在这里等着,我一定可以拿到绝痕草救你的。”不等沈若夏说话就运起轻功走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和他置气呢。

  风洛寒很快到达了凌寒柱,邪神的话又响起了“呦,怎么你一个人上来了,她不来了吗,我都在意竹林看到了,你们之间好像是真的不合适哦,她来自不同的世界,最缺乏安全感了,而你一次又一次的利用欺骗她,她真的会和你在一起吗,没准现在让你去拿绝痕草,也是利用你呢。”风洛寒听着邪神的话,轻笑着说:“你以为我会在乎吗,就算她利用了我,那也是我愿意的,这是我欠她的。”凌寒柱的寒气不断侵蚀着风洛寒,每一步走的都异常艰难,眼看就要碰到绝痕草了,邪神的声音再次响起“而且你知道吗,你的母亲可不是意外死亡,而是风浩轩的母亲杀死的哦,哈哈哈,你还把他当成兄弟,把他的母亲,当成你的母亲对待,笑死我了。”

  这一刻的风洛寒不再镇定了,气愤地说:“不可能,我不会听你的蛊惑的,这都是假的。”看着风洛寒上钩了,邪神又说:“既然是假的,你怎么知道沈若夏不是沈若夏而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呢,还有她又是怎么知道你利用了她呢,可悲的人生啊,你的父亲,霄凌国的皇帝看似器重你,实际上一直帮助太子风一承,不因为别的,就是因为你那可怜的母亲,他冷落你的母亲,让你的母亲倍受欺负,不然怎么会死呢,哈哈哈,你还傻呵呵的去做那个傻儿子。”听了这些,风洛寒彻底被激怒了,他的脑子里快速的闪现风广翔冷落他母亲的片段,甚至动手打他的母亲,风浩轩的母亲竟然亲手杀了她。

  他拔出剑刺向风广翔和皇后,一剑又一剑,“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的母亲,这么欺骗我,你们还是人吗!”风洛寒发了疯似的杀人,风广翔和皇后就是不死,皇后一脸奸笑的看着风洛寒“怎么,生气了?哈哈哈,我告诉你我不仅要杀你的母亲还要杀了你,你以为我对你好?哈哈哈哈哈,让你知道是我杀了你的母亲,是不是很难受?”

  风洛寒青筋暴起一剑封喉,皇后阴冷的笑着,风浩轩抱着皇后,皇后抚摸着风浩轩的脸“轩儿,要为母亲报仇啊,不然我死不瞑目。”说完便闭上了眼睛,风浩轩拿着剑向风洛寒刺去,“风洛寒,我把你当哥哥你竟杀我母亲,难道你忘了她对你的好了吗?”风浩轩步步紧逼着,风洛寒一脸复杂,面对风浩轩他有太多的感情,只是躲避他的攻击,风浩轩的攻势越来越猛,根本就不能躲避,一道道伤疤在他的身上显露。

  沈若夏冻得瑟瑟发抖,听到凌寒柱那里有打斗的声音传来,沈若夏用尽力气寻找着风洛寒,寒气侵入沈若夏的身体,骷毒又开始发作了,她的时间快到了,她的步伐越来越慢,双腿跪地,一点点的趴向凌寒柱,看到风洛寒自己一个人打斗,身上满是伤痕,沈若夏满眼心疼,心想,不好,一定是邪神的蛊惑,她艰难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跑向风洛寒。

  大声呼唤着风洛寒,从他的背后抱住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