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三十五章 失败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失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洛寒悄悄打开房门,门口的侍卫已经被黑衣人解决了,他小心的寻找着风一承的房间,找了一会儿,发现有一个房间里有微弱的光芒,风洛寒潜入屋内,只见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颗珠子散发着光芒,风洛寒走近一看,日光,不好,上当了,就在这时,屋外被钉上木板,风一承和沈律走了过来说道:“三弟,你以为门口的侍卫是那么的废物吗?”风洛寒将日光放进怀里,“太子,你怕不是有些着急了?”风一承笑了笑,“不是我着急,应该是沈若夏急着见你吧?我的线人来报,风肃宇带着军队赶来了,说实话,你的这一步旗,我是没想到,不过,你是知道的,我向来心狠手辣,谋逆一事算是坐实了,可是,这个罪名应该是你风洛寒的。”

  风洛寒眼神一冷,“你什么意思?”风一承挥手,沈若夏被五花大绑押了上来,沈川妍也在后面拿着一把短刀,一只手在沈若夏的脸上比划着,“夏儿。”风洛寒紧张道,风一承威胁着说:“军队马上就要来了,我想你应该明白要怎么说,不然,她……”沈若夏看见风洛寒的时候,心便放下了,但是风一承的意思,她也听的很明白,想要让风洛寒顶替这个罪名。

  沈川妍走到沈若夏的面前,一把拿出放在她嘴里的布,“说吧,好好劝劝他,不然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若夏,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风洛寒满眼担忧的说道,沈若夏走到风洛寒身边抚摸着他的脸,“我很好,答应我,不要做傻事,这个罪名不要担。”风洛寒抱住沈若夏笑着说:“放心,我不会食言的。”一旁的风一承眼里闪过一丝嫉妒,怎么说呢,他开始嫉妒这个果敢漂亮的沈若夏不是自己的了,想想沈川妍,除了一身娇贵的气派,什么都没有,有时甚至很泼辣跋扈,而这一切,沈川妍都看在眼里,她不甘心的看着沈若夏,凭什么,凭什么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渐渐成为她的了。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风洛寒你想好了没有,我可没有你那么怜香惜玉。”风洛寒牵着沈若夏的手说:“把若夏送到烨清那里,我就会如你所愿。”沈若夏惊恐的说道:“你在说什么,我不会走,我不会让自己成为你的拖累,你想做什么就大胆的去做。”风洛寒怜爱的看着她说:“胡说什么,你从来都不是我的拖累,因为你,我才知道自己可以过得很幸福!”风一承不想多看一眼这样的画面,“风一承,你不必用我来威胁他。”说完,沈若夏吐出一口鲜血,她不舍的看向风洛寒,这一次,又要让他失望了,自己终究是没有陪他走到最后。

  事情发生的突然,风洛寒万万没有想到沈若夏会这样做,将沈若夏抱在怀里,看见她口中的毒药愤怒的说:“你怎么会有……”沈若夏费尽力气,“自从你走了以后,我便知道会有这一天……是我拖累了你,但是我太想知道你母妃死亡的真像了……我知道……这就像是你心里的一根刺,要早一点把它拔掉,所以,你一定要活下来查清真相。”风一承转过身死死的盯着沈川妍,“不是我,我没有看到她哪里藏了毒药。”沈川妍慌张的解释着,风洛寒哭泣着说:“可是,与那些真像相比,我更害怕失去你啊!”沈若夏笑着说:“你快走吧,不要让他们抓住你顶罪,我知道你有办法离开……你再不走的话,我岂不是白死了!”看她斗嘴的样子,风洛寒更是泪流不止。

  “报——太子,风肃宇已经到了山下,我们要赶快撤离。”风一承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沈若夏拂袖离去,风洛寒看着风一承要离开,快步走上去,一只手掐住风一承的脖子,双眼通红,可怕的说:“我要你去死!”风一承依旧不在意的笑着说:“呵,想好了,你要杀了我吗?现在杀了我,岂不是坐实了你谋反的罪名!那沈若夏岂不是白死了?还有我的人已经出去了,你还有什么把柄,日光在你那里,所有的一切还需要我多说吗?”风洛寒仰天长啸,狠狠地将风一承打飞出去,这一次他输了,他以为自己可以处理好一切,却在最关键的地方出现了纰漏,风肃宇来了,皇帝必然也来了,而风一承早就料定了这个局面,他可以说是助我剿匪,而自己却不能说风一承谋反……

  风肃宇先一步赶到,看见地上的沈若夏,他似乎明白了什么,风肃宇在风洛寒的耳边说:“收手,父皇已经到了,再这样下去,你就顶替了罪名,而且再也不能给她报仇了。”风洛寒隐下恨意,很快,皇上来了,“洛寒,太子,你们怎么都在这里?”风一承行礼微笑着说:“儿臣是和三弟来剿匪的,没有想到,三王妃被山匪下毒,性命危在旦夕。”皇上皱着眉头很有疑虑,“洛寒,是这样的吗?”风洛寒咬着牙道:“是的。”风肃宇看着地上的人儿有些心痛,多么好的女子啊,就这么没了,风洛寒抱起沈若夏走到皇帝身边,“父皇,儿臣先告退了。”他能感受到沈若夏的身体渐渐僵硬,呼吸越来越弱,这个兰花毒是他在滕春阁寻来的,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赶快回到滕春阁,这样还有一丝希望。

  风洛寒看到烨清的马车,快速赶往滕春阁,滕春阁分散在各地,瀛洲区域内就有一处,“烨清,快一点。”烨清额头冒汗,他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了,风洛寒不断的给沈若夏运输真气,期盼能有一点作用,即使那些真气到了她的体内又被反弹回来,黑衣人跑进马车里恭敬的说:“阁主,他们的人抓住了一半,但是只要您一声令下,风一承和沈律叛变的事情就能放在明面上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