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三十六章 南辰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南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衣人有些颓废的说:“是属下办事不利,请阁主降罪。”风洛寒后悔的道:“是我的错,是我算错了一步。”看着输给沈若夏的真气不断被反弹出来,焦急的问黑衣人:“兰花毒不是可以用真气压制的吗?又为什么真气总是被反弹出来?”黑衣人看着他怀里的人不解的说道:“兰花毒确实是可以用真气压制,难道还有别的因素?”黑衣人上前看了看,一只手搭在沈若夏的手上,虽然兰花毒很烈,但是她体内似乎有别的毒素,“阁主,王妃似乎有别的毒素在和兰花毒抗衡,眼下还不为致命。”

  风洛寒突然想起来,“对,她之前中过骷毒,已经解毒了。”黑衣人突然松了一口气说:“幸亏这是骷毒,被解毒以后,体内残留的毒素成了对抗其他毒素的擂主,所以,基本上都不会被毒到,但是兰花毒比较特殊,和骷毒相比,虽然不如骷毒狠辣,侵蚀能力却很强,恐怕骷毒能压制,兰花毒却伤害身体,生存的时间变短,属下虽然能暂且压制,但是却不能……”风洛寒听了他的话喜出望外,“她什么时候苏醒?”黑衣人有些为难的说到:“属下医术甚浅,但是属下的师兄可能会有办法救她。”“既然如此,他是何人,在什么地方,能否给我找来?”“名为北傒,但是师兄他四海漂泊,很难找到他的行踪。”“北傒,我知道了,麻烦你你先帮我压制着毒素,我去找他,一定要照顾好她。”黑衣人听着他如此客气的话有点受宠若惊,高高在上的阁主竟然对他客气,可见他的心里,那个女人有多么重要。

  风洛寒放下沈若夏,自己一个人跑了出去,他知道北傒,自己一定能很快把他带回来,可是,还没出城门口,北傒竟然在身后喊住了他,“喂,再走的话,我就救不活她了。”风洛寒回过头,虽有震惊还是不发一言的捞起他就往回赶,北傒被风吹的,整个脸都变形了,

  “不是,我……我说你至于这么着急吗?”风洛寒根本听不进去他说的话,如果他的爱人危在旦夕,他不着急吗?

  一路上,风洛寒用着最快的速度飞了回来,进入一个偌大的宅院里,他的手下来不及行礼,风洛寒就已经带着北傒进去了,北傒擦了擦头上的汗,看见那熟悉的身影在沈若夏周围忙活着,“这么多年过去了,不但没有长进,还越发废物了。”北傒轻蔑的说着,黑衣人听到声音回过头冷声道:“我早已不学医术,没有什么丢人的。”风洛寒不顾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北傒,赶快看看她。”北傒看了一眼黑衣人,上前给沈若夏号脉,“南辰,辛苦你了,你先下去吧!”北傒听到风洛寒的话一愣,“等等,我倒要看看你的医术退步成什么样子了,听完再走。”没想到他竟然还叫这个名字,诊治一会儿,他有些欣喜的说:“看来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啊,能够把毒素压制到最低也很厉害了。”南辰没有说话就要离去,“既然毒素已经压制住,再配合兰花的花心便能解毒了,幸亏有了骷毒和兰花毒的相斥,竟然达到了平衡的效果,想来以后沈若夏百毒不侵了。”南辰站在一旁皱着眉头,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兰花花心,看来自己终究是不如他。

  风洛寒急忙叫人寻找兰花花心,“阁主,我去吧,我知晓兰花习性,很快就能找到。”风洛寒想来也是便让他去了,北傒望着南辰离去的身影,思绪飘到儿时,那时的他和南辰是无话不说的好兄弟,两人从小便学习医学,师傅也谆谆教导他们,后来,南辰竟然偷练禁书而被逐出师门,虽然自己知道师傅也不舍得南辰,但是南辰犯下的错太大,师傅根本无能为力,何况那本禁书是被先祖镇压的邪神修炼的,亦正亦邪,根本就没有人能把控法术,更没有办法稳住心神,他现在还记得南辰当着众长老的面和师傅的争吵。

  “南辰,你可知罪,快说,这本禁书你练到什么境界了?”南辰站着看着师傅一言不发,师傅更加生气,“从今日起,你不再是我徒弟,废除道行,马上下山。”“师傅,南辰不是有意的,我求您,求您收回成命。”自己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请求,可南辰也只是跪下重重的一拜,起身坚定道:“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我本就不喜欢医术,所以,我无话可说,但是,这本书我是练定了。”“南辰,你胡说什么,这么多年师傅是如何待你的,你都忘了吗?。”“够了北傒,不要再说了,师傅只喜欢你,因为你的医术高超,而我,不过是连针都拿不稳的废物罢了。”说完,南辰趁各位长老不注意,拿起禁书飞走了,北傒知道,他这一走,再也不会回来了。

  晚上,南辰拿回兰花花心,交到风洛寒手上时却被北傒叫住了,北傒说:“既然想学就在这里看完好了。”“没什么想学的。”南辰转身想要离去,“你是不是以为将兰花花心煮药就结束了?实则兰花花心并不是兰花的花蕊,而是在兰花的花瓣中,找到那个给予花蕊力量的一片花瓣,有的兰花并没有花心,而你这一棵就是没有的。”

  南辰不可思议的回过头拿过那枝兰花寻找着,北傒笑着说:“我就知道你看不出来,开玩笑的,这一枝有花心,看来你真的一点也没学到兰花毒的知识。”南辰脸上浮现一丝轻蔑,“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在学别的东西了。”北傒稍稍停顿便去给沈若夏解毒了,北傒和南辰的事情绝对不简单,南辰不屑的样子让北傒有些伤心,这么多年的感情终究是淡了,曾几何时,他们一起习武,一起钻研医术,那样的时光再也不会回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