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四十二章 争宠前夕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二章 争宠前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着把金如玉抱在怀里,金如玉看着他深情款款的样子险些忘了乌鸡汤,她半推半就的说道:“老爷,这个汤可是花费了我很多心思呢,你啊,怎么也不知道去尝一口呢。”沈律看着她略带责怪的样子讨好的说:“是为夫的不是,现在就喝。”沈律拿着勺子就开始喝,金如玉也悄悄地吃下了美人骨,沈律喝完乌鸡汤迫不及待的抱住金如玉,金如玉娇笑着推搡着沈律……

  两个人影从丞相府出来运着轻功回到了王府,原来是沈若夏想知道药效,本来想去看看,结果让风洛寒拒绝了,派出了北傒和南辰,回来后,南辰满脸通红,北傒笑呵呵的和沈若夏说金如玉的手段,怎么把沈律那个老东西哄上床的,很快不出意料的被风洛寒扔了出去。

  一夜过后,金如玉从沈律书房里出来,沈律已经很久没这么怜惜她了,今天早朝走的时候还和金如玉亲热着,金如玉回到房里吩咐着说道:“刘嬷嬷,一会儿去太子府给妍儿送一封信,让她得空回来一趟。”金如玉吩咐着,刘嬷嬷心里明白,金如玉怕是要给沈川妍美人骨了,金如玉看着镜子里满面红光的自己笑着说:“这个东西肯定会助妍儿怀孕,到时候看聂雯拿什么和妍儿争。”

  太子府,这几日聂雯怀孕的事情把太子府上上下下忙的要死,太子很注重这一胎,毕竟自己曾经失去过一个孩子,自然要小心些,沈川妍即使心里再生气也不敢有所行动,这个孩子如果保不住,自己就是最大嫌疑犯,“这些日子妹妹养胎辛苦了,这是上好的补血药材,收下吧!”

  聂雯笑了笑,抚摸着肚子得意的说:“多谢姐姐好意,那妹妹便收着,蓉儿,快去把太子殿下赏赐的东西拿过来让姐姐挑挑,看看喜欢哪个,作为回礼。”沈川妍努力的维持着微笑,手里的帕子都拧变形了,“不必了,姐姐那里的东西很多,不需要这些,那妹妹好生歇息,姐姐就先走了。”聂雯揉着肚子娇弱的说道:“那好吧,妹妹身子不便,蓉儿快送送姐姐。”看着聂雯得意的样子,沈川妍心里很不是滋味,回到房间后,听说刘嬷嬷给自己送了一封信,看完信以后,匆匆忙忙的回了丞相府,如果母亲说的是真的,自己岂不是很快就能夺回风一承的心了。

  王府里,沈若夏这几天是身体倍棒,吃嘛嘛香,或许很大的原因就是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沈名硕这几日也去了学堂读书,据说是有什么活动,已经很久没回来了,风浩轩自从在景雪山回来以后也很奇怪,风洛寒喊了他很多次,他都没有过来,“风洛寒,你说风浩轩是不是生病了,从景雪山回来以后,都这么长时间了,竟然没有过来玩。”沈若夏担心的说,风洛寒摇摇头道:“或许是在景雪山上看到了什么东西吧!”沈若夏突然想起来说:“那你在景雪山上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你……看到了你的一切!”风洛寒深情的说道,“呃,你这个样子,我还挺不习惯。”沈若夏心想着他应该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丞相府大小姐了,也不知道他看见的是不是自己在现代的生活。

  “那你给我讲讲都看到哪些事了?”沈若夏盯着他说,风洛寒想了想:“看到你每天穿着乱七八糟的衣服去学堂,你们怎么会有那么奇怪的学堂,还有男人,简直是不忍直视……”风洛寒说的话让沈若夏笑出眼泪,什么叫做乱七八糟的衣服,男生短发,会动的怪东西,新奇的食物……看着风洛寒越说越生气,脸色越来越难看,沈若夏的心情就好的不得了。

  “嘿嘿,那我可以穿那些衣服吗?”沈若夏指了指自己上次修改的裙子,风洛寒黑着脸,“哎,这里真的就没有我的家乡好,难道我连家乡的裙子都不能穿吗?”沈若夏故作伤心的说,“只有,只有晚上在房间里能穿……”风洛寒微红着脸说。

  沈川妍匆忙赶到丞相府,金如玉早就在房间里坐好等她,这个孩子就是这个急性子,一丁点儿都等不得,沈川妍来到金如玉身旁,看着面色红润的金如玉,沈川妍笑着说:“看来母亲最近很开心,父亲对母亲一定格外上心了呢!”金如玉有些羞涩说:“妍儿这是母亲给你淘到的,目前知道这个药的人很少,对你来说这是一个好时机。”

  沈川妍害羞的收下,看母亲这个样子,美人骨似乎真的可以帮助自己,或许这一次有可能赢回风一承的心,沈川妍在丞相府待了一会儿便走了,又置办了几件新衣服和首饰,回到太子府后,吩咐着侍女把太子请来,这几日是关键,一定要挣到太子的宠爱,这是自己最后的砝码。

  “莲儿,太子说什么时候过来啊?”沈川妍精心打扮着说,“回太子妃,奴婢已经把话带到了,晚饭时就会来了。”沈川妍笑着,她一定要把握住,而另一边,聂雯笑着说:“看来她要下手了,今日太子我留定了。”聂雯坏笑着……

  风一承最近在忙着清除在瀛洲的势力,眼下只好按兵不动,等待时机,听说风一承回来了,聂雯已经准备好饭菜,急忙走了出去,而另一边,沈川妍也走出来迎接风一承,“姐姐好!”聂雯规矩行礼,沈川妍的眼里满是厌恶,看来聂雯是和自己争定了,“妹妹快快平身吧!”风一承走过来,“怎么都站在这里?”

  沈川妍笑着说:“太子劳累,臣妾出来迎接也是应该的!”看着温柔可人的沈川妍,风一承心里一动,沈川妍的生的温柔,怎么看都很漂亮,聂雯也走过来挽上风一承的胳膊,“今日臣妾做梦,梦见了孩子的模样,那个样子真的很像您呢,猜是孩子想父亲了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