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四十四章 赐婚

我的书架

第四十四章 赐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子府里,风一承刚刚起身,沈川妍想要服侍他洗漱,“昨夜辛苦了,不必起了,好好休息,我晚点回来看你。”风一承温柔的说,沈川妍满脸羞涩,“臣妾不辛苦,一切为了殿下。”沈川妍娇滴滴的样子让风一承心头一动,赶快洗漱出了门,沈川妍将那半包美人骨收好,吃过早点后准备回丞相府,没想到出门时碰到聂雯,聂雯捂着看不太出来的孕肚说:“姐姐今日气色真好。”

  沈川妍回过头冷淡的看向她,当家主母的姿态让聂雯咬牙,她最不喜的就是她这一副自己怎么也学不来的姿态,“妹妹看着也……丰润多了。”沈川妍笑着说道,聂雯当然知道她什么意思,可是,自从怀了孕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越来越胖了,“妹妹没事的话,姐姐就先走了。”说完,不给她一丝面子走了出去。

  聂雯,你最好能够安分守己,不然,我让你再无出头之日,沈川妍想着,快速回到丞相府,金如玉看着沈川妍的高兴的样子,就知道事情成了,“看来颇有成效。”金如玉笑着,又拿出一些美人骨塞给沈川妍,沈川妍羞涩收下,“不知母亲怎么样?”沈川妍问道,金如玉也笑着说:“这几日你父亲经常来我房中,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指日可待!”母女二人暗地里悄悄窃喜着,殊不知那些意外很快就会到来。

  “阿嚏阿嚏……又是谁这么想我呢?”沈若夏穿着衣服说道,橙儿走了过来侍候她更衣,“可能是王爷吧!”沈若夏翻着白眼无奈的说,“现在他忙于政务,哪里有什么时间想我啊,再说了,我也不需要他想!”橙儿也无语了,自从景雪山那次以后,两个人就有貌合神离,瀛洲一事过后,两个人似乎又破镜重圆,但是,她依旧觉得怪怪的。

  “小姐,你们都这么久了,怎么,怎么……还不圆房?”橙儿终究是红着脸把话说了出来,沈若夏也没想到橙儿会这么说,“这……我们俩之间经历了太多,开始都是工于心计,所以,我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勇气走到下一步,我知道自己喜欢他,但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放心的交给他,我要一生一世一双人,而他呢,他的身份地位,他的计划,都是要考虑的,但是,如果有一天,他又娶妻生子我又能怎么办?”沈若夏本来想搪塞一下橙儿,万万没想到自己就这么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

  橙儿又说道:“这些日子,听你说的,我也明白了一些你们那边的礼仪,可是,在这里男子妻妾成群是很正常的,而且,小姐害怕失去王爷,为什么不早早生子,稳固自己的地位?”

  沈若夏来回摆弄着手里的首饰说:“我们那里的规矩你们不会理解的,我不想用什么手段来维持我们的感情,更不想用孩子拴住他,我只希望他爱我而已。”说着,沈若夏戴着一副珍珠耳坠走了出去,橙儿站在原地,她能看出来,沈若夏不太喜欢她说的话,可是,在这里生存,如果不用些手段,她又怎么能安稳呢,前些日子她遇见过风浩轩,风浩轩,听到皇上竟然有意给风洛寒纳妾,如果这样,自家小姐的性子……橙儿叹息着。

  沈若夏看着那棵小树苗,她早就种下了,名硕给的种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沈若夏照看着小树苗,浇些水,脑子里想着橙儿的话,风洛寒当真会纳妾吗,或者说自己的位置已经坐不住了?

  “小姐,你是不是生橙儿的气了?”橙儿蹲在地上锄草,眼巴巴的望着沈若夏,沈若夏淡淡的笑了笑,“橙儿,你不是一个有心机的人,今天跟我说这番话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橙儿低着头,咬了咬牙说道:“小姐,如果……如果有一天王爷纳妾了,你会怎么办,按照你们那里的规矩,你又会如何做呢?”

  沈若夏苦涩的说:“如果他纳了妾,就放我离开吧,橙儿,真正的爱是不会容忍你受一点委屈的,这也是我不敢把自己托付给他的原因,我可以和他同甘共苦,哪怕在危险的处境,我都愿意舍弃自己,可是,在他这样的身份下,我也要保留离开的资本,这是我的界限,也是我不愿交与的筹码。”微风吹过,沈若夏转过头,那个男人直直的站在门口,在她的眼里,他太高傲了,却又有很多次为了自己舍弃尊严……而如今,他听见了,听见了她的决绝。

  阳光下的她那么耀眼,好像是自己从来没有触碰到的一样,“今日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沈若夏心虚的说,风洛寒有事提前回来,没想到会听到沈若夏的这番话,他牵起沈若夏的手艰难的开口道:“若夏,我有话想和……”“三王爷接旨——”一道尖锐的声音传来,风洛寒一愣,回过神来跪在地上,沈若夏也只好跪在地上,刘公公正了正嗓子读道:“三皇子风洛寒骁勇善战,为国为民,朕深感欣慰,念三王妃身体未愈,无法共分忧愁绵延香火,特赐长安郡主为三皇子风洛寒侧妃,长安郡主蕙质兰心,秀外慧中,愿二人琴瑟和鸣,相敬如宾,于本月初六完婚。钦此——”

  风洛寒咽下一口气,看了一眼沈若夏恍惚道:“儿臣领旨。”刘公公看沈若夏迟迟不说话有些嗔怪道:“三王妃可听清了?”沈若夏回过神恭敬说道:“谢父皇恩典,臣妾定当守好自己的本分,与长安郡主尽心侍候三王爷。”

  刘公公点了点头满意的对沈若夏说道:“皇上说了,让你不要多心,开枝散叶本就是重要的,有人帮你也可以轻松一些。”沈若夏点头连连称是,风洛寒望着沈若夏冰冷的眸子,心里一阵心疼,风洛寒接过圣旨,转过头想要和沈若夏说话,沈若夏微笑着说:“没有什么事臣妾先退下了,今日已是初一,时候不早了,得赶紧让下人去打理这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