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四十六章 面包的梦话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六章 面包的梦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姐姐你放心,我会一直保护你,一直和你在一起,一定不会让任何人来伤害我们,以后我有了心爱之人,此生此世不会再娶另一个女子。”沈名硕认真的样子逗坏了沈若夏,“你啊,现在就想那么多了。”两个人的欢声笑语都传入了某人的耳里,难道自己这一次真的留不住了吗,风洛寒的手指不断收紧。

  晚上,一群人围在沈若夏的院子里吃着烧烤,沈若夏把北傒找到的草药磨成粉末放进去和辣椒末混合,又刷了些油和蜂蜜,他们还挺爱好学习,挣着抢着自己烤,这样也好,自己还可以轻巧一下,自从面包会说人话以后吧,自己总觉得看面包不再像是小动物,而像是一个人了。

  这会儿又吵上了,“哼,这是若夏的,就是我的,你们谁也不许和我抢。”面包两只小爪子护在身前,北傒抓起面包的耳朵,“小面包,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教你说话就是为了和我顶嘴的。”面包眼睛一瞪,用爪子一拍,北傒瞬间就趴在地上,周围响起了欢快的笑声,“活该。”

  沈若夏擦擦手跑过去把面包抱在手里,北傒在南辰的搀扶下艰难的站起来,面包扬起小脸可怜巴巴的看着沈若夏,“面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是一只聪明有爱心的神兽,应该学会和朋友分享,不应该自私自利,还有,北傒是你的老师,你怎么可以打他呢?”

  面包鼓着嘴,人家只不过还是一个孩子,耍耍脾气怎么了,面包蹦了下去,用头蹭着北傒的手,北傒本来还是挺生气的,恨不得把它扔在地上,可是这个小家伙还是挺可爱的,“好了好了,我不会和你计较的,你去烤几串肉吧!”一听这话,面包屁颠屁颠的去忙活了。

  风浩轩坐在沈若夏旁边,“三嫂,你怎么样?”风浩轩试探的问道,沈若夏苦笑着说:“你们是兄弟,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你说他会为了我而违抗旨意吗?”风浩轩脸色有些难看,“你我都知道答案,既然这样,不如不让他为难。”

  晚上,众人散去,风洛寒走进院子里,还没有熄灭的碳火闪着微亮的光,院子的主人回了房间,隔着窗户,风洛寒依稀能看出沈若夏坐在椅子上饮酒,橙儿从一旁走过拉扯着她,风洛寒在原地徘徊,本来离开的沈名硕又回来拿落在这里的书籍,看见风洛寒站在原地,他气鼓鼓的走过去,“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去?”稚嫩的声音传来,风洛寒转过头没有回答,“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让她伤心,尽管不是你的错,但是身居高位,你的主张和计策都会伤害到她,如果做不到让她开心,就放手!”沈名硕说完离开了。

  风洛寒依旧站在那里,难道真的要让她离开吗,风洛寒握紧了拳头,坚定的说:“复仇和她,自己都要。”风洛寒快速走进屋子,橙儿还在劝着沈若夏休息,眼前的沈若夏脸颊微红,含糊地说:“你怎么来?”风洛寒皱着眉头,橙儿不放心的护在沈若夏身前,“你先出去。”风洛寒冷冷的说道,橙儿站在原地不愿意离开,沈若夏拍了拍橙儿的手,“放心吧,面包还在这儿呢,不会有事的。”橙儿这才缓缓退去。

  “怎么喝了这么多酒,也不知道顾及身体。”风洛寒坐在椅子上说,沈若夏晃了晃酒杯,“我早就好了不是吗,不过身体好了,好像又没什么用了。”看着沈若夏迷茫的样子,风洛寒接着说:“我爱的人只有你一个,长安的到来只是暂时的。”

  沈若夏的心更是一痛,“所以你是执意娶她了?”“这是父皇的旨意,我不能违背,但是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和她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有朝一日,我定会和你一生一世一双人。”“风洛寒,我不会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我知道你的位置不好坐,所以,放我走吧,等到一切事情都解决了,我们再说这件事可以吗。”沈若夏的目光尽是恳求,风洛寒害怕的说:“所以,你还是要离开对吗?”

  沈若夏拍了拍自己的脸,“我最不喜欢你们这里的三妻四妾,我不确定你对我的情意是不是一心一意,更不想因为这些不确定的感情搭上自己的一辈子。”风洛寒抱住沈若夏深情的说:“眼下,就是一个向你证明我对你情意的好机会,我早早的给长安郡主寄了封书信,如果她愿意解除婚约再好不过,如果她不愿意,我便在她过门以后休了她,现在的我还不够强大,我需要解决的事情太多,我知道自己力不从心,但是,我又自私的不想失去你,所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你担心的事情绝不会发生。”面包在一边警备的看着风洛寒,如果他敢动手,我一定咬死他,面包暗暗的想着。

  就这样,沈若夏依偎在他的怀里,如果他没有半分动心,自己是不是就可以真的放心了,不用再有焦虑,可以一起好好的过完余生,这一夜,两个人说着之前的点点滴滴,面包因为忍不住偷喝了酒早早睡着了,时不时地竟然还说起了梦话。

  “风洛寒,你个大傻蛋,欺负若夏,等我长大了,我……我拍死你。”大早上的,面包依旧说着梦话,这让沈若夏很不理解,风洛寒的脸一黑,拎起面包的耳朵就要扔出去,好在沈若夏拦了下来,“不过是一个小可爱,再说了,面包说的是事实,如果你敢和长安眉来眼去,我就让面包拍死你。”风洛寒保证似的说:“我一定恪守本分,有朝一日大仇得报,便随你浪迹天涯,一生一世永不分离。”沈若夏心情大好,给了他一个个大大的拥抱,风洛寒宠溺一笑,“好了,我要上朝了。”沈若夏不情不愿的松开手,看着风洛寒走了以后,自己高兴的躺在床上,自己心头的大事总算落下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