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四十九章 醉酒

我的书架

第四十九章 醉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北傒笑了笑:“虽然和你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我能看出来你不是个容易屈服的人,你嘴上说着要和风洛寒相处一段时间,但是今天他成亲的时候,我便看出来你的犹豫,恐怕你下定决心的时候就是在喝完那茶以后吧!”“所以呢,你要揭发我吗?”沈若夏问道,北傒摇了摇头,“不,我只是想让你明白你有多狠心。”沈若夏的心狠狠一痛。

  “没错,你为了风洛寒是牺牲了很多,但是风洛寒为你也放弃了很多,我希望你能明白风洛寒娶长安郡主只是权宜之计,这里不是你的家乡,你那一套在这里是行不通的,何况,风洛寒也向你保证过不会对长安郡主动心,你就不能站在他的角度想一想?”北傒一口气说完,喝了杯酒,“喂,之前你可不是这样说的,你可是站在我这边的啊!”沈若夏眯着眼睛说,北傒哈哈大笑,“之前是我想的太简单了,想帮你出出气,不过气愤归气愤,涉及到你的爱情,我便不能由着你胡来。”

  沈若夏举着酒杯笑着说:“北傒我觉得你遇见南辰以后变了,变得吵闹爱说话,不像是那个温文儒雅的人了,不过没变的还是给风洛寒说好话,记得我在景雪山的时候你就总是在开导我,其实还是让我给他机会,我倒是很好奇,你到底是为什么这样做?”

  北傒脸上有些微红,“我原先的性格便是如此,只不过因为南辰离开以后变得消极了而已,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南辰离开,后来整个门派的事情落在我的担子上,不得不成熟文静,而你这样的真诚幽默的性格和与众不同的思想让我很欣赏,何况风洛寒这个名号我还是知道些的,所有的感情都经不住这样挥霍,所以,我希望你能够认真对待,不希望你能够走错了路,后悔一辈子。”

  沈若夏趴在桌子上醉醺醺的说道:“北傒,怎么办,我突然间觉得你也很不错,要不……我跟你私奔吧!”北傒吓得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哎,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说完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沈若夏抬起头来笑着说道:“跑什么啊,还真以为看上你了,放心吧,知道你得意南辰,不过这个朝代能接受吗?”

  “醉了就不要喝了。”风洛寒走进来说道,“嗯?你怎么没陪着长安郡主啊?”“陪着你才更重要啊!”风洛寒坐在沈若夏身边端着酒杯,“风洛寒,你为什么喜欢我呢?我不知书达理,不温柔贤惠,又不会相夫教子,按理说你们皇家的人不应该喜欢我这种啊!”沈若夏借着酒劲问出了这个让她不理解的问题,风洛寒看着她通红的小脸认真的说:“但是你足够真诚,是非分明,明明自己都痛的要死了,还不愿意屈服于丞相……更重要的是,为了我不顾生死。”

  深情的话让沈若夏一笑,“你倒是和北傒一样说我真诚,这哪里是真诚,之前我也因为自己的命差点害了你,不过这样做,我怕自己的良心过意不去,再加上你是个好人,更下不去手了,如果这就是真诚,你因为这个爱上我,岂不是亏了。”

  风洛寒笑着说:“我没吃到过亏,但是我愿意吃你的亏,何况,这哪里是吃亏,我觉得自己赚了才是。”“哈哈哈,好吧。”沈若夏已经醉的说不出什么话了,风洛寒一脸无奈的把她抱到床上,看着她熟睡,自己这么长时间的计划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实施,这几日风浩轩对自己总是小心翼翼的,问他什么也吞吞吐吐,看来一定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事了。

  睡醒一觉的沈若夏兴致勃勃的迎接新的一天,也许是醉酒的原因吧,她起来的时候竟然已经是下午了,看着桌面上的纸条,沈若夏拿起来看了一遍又一遍,“起来后,速来花园。”这是什么意思,风洛寒不用上朝吗?橙儿打开房门走进来,“小姐,你醒了,本来今日侧妃要来拜见你的,只不过王爷早就交代了,不用行这些礼节,看来是知道您不会起的吧!”橙儿俏皮的说,沈若夏挠挠头说:“我就是懒一点儿,除了这个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好的吧!”橙儿笑了笑,“对对对,快快梳洗吧!时辰已经不早了啊”

  说来也奇怪,今天橙儿给自己打扮的特别漂亮,浪费自己好长时间,转眼间已经黄昏,“橙儿,我说今天又没有什么宴会,你怎么这么认真。”橙儿笑笑不语,总算是打扮好了,沈若夏走去花园,橙儿也早早地退了出去,刚到花园,就看见面包叼着一朵玫瑰花。“唔,若夏,送给你。”沈若夏抱起面包贴着它的小胖脸,“谢谢,真的好漂亮啊!”躲在另一处的北傒笑疯了,看了一眼黑着脸的风洛寒,北傒说:“面包习惯了。”原来面包偷偷的把风洛寒准备的最大最漂亮的一朵偷走了。

  沈若夏来到花园,发现花园里摆满了各色各样的花朵,之前这个花园只是单一的种了芍药花,风洛寒捧着一大把玫瑰花走了出来好高冷的说:“送给你。”沈若夏惊讶的说道:“你怎么会有?”风洛寒笑着说:“上次在幻境里看到的,你看见同窗夫君送的玫瑰花眼睛都直了。”沈若夏尴尬的笑了笑,她羡慕的是玫瑰花吗,羡慕的事人家有男朋友好嘛,再说了人家只是男朋友,什么夫君。

  “但是,人家分手了。”沈若夏说道,“都已经成亲,怎么能够分手。”风洛寒疑问道,沈若夏认真的说道:“因为那个男的有了别人,让她抓到了。”风洛寒哑口无言,北傒赶快出来,“若夏,你了不知道为了寻这个花,费了多少时间,在景雪山的时候,他就拜托我找,这不才找到没多久。”沈若夏也笑了笑,“开玩笑的,别那么认真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