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五十四章 枯井

我的书架

第五十四章 枯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府里的沈若夏想起风一承的表情就后怕,拍着胸脯说:“还好我没嫁给他,不然……我想都不敢想。”北傒也说道:“我都害怕他把我杀了灭口,幸亏我去的时候装作什么也不知道。”风洛寒嘲笑着说:“你以为他不想杀你?”

  南辰无语道:“王爷知道你不会老实待着,让我跟着你,你刚出太子府,就有人想要杀你,不过被我摆平了。”北傒颤抖的说:“那我岂不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过沈若夏,我明明都易容了,你怎么认出我来的?”沈若夏摇摇头的说道:“你的左手腕出有一个紫色的叶子形状,在景雪山的时候我还吐槽过丑。”北傒黑着脸说:“这是我的胎记,怎么就你觉得丑,他们都说很好看啊!”说着还把手腕举过来给沈若夏看,风洛寒一只手拍过去,要不是南辰拽的快,恐怕那个手腕已经红肿了。

  黑夜里,那场大雨如约而至,沈川妍坐在井里抬起头,任由雨水冲击着自己的脸颊,赤龙因为伤的太重昏了过去,被雨水惊醒,他一点点爬到枯井边,费力的说:“主子,你……怎么样?”沈川妍虚弱的说:“我没事,是我连累你了,你跟我这么长时间,我却让你落得这么个下场。”赤龙安慰道:“没有……自从主子救我命的时候,我就决……定愿意为主子做任何事,哪怕是要……我去死。”

  沈川妍哭着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赤龙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偷偷的用力给她扔下去,沈川妍不解的问:“这是……?”赤龙轻微的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小姐,我恐怕是不行了,你要好好活下去。”赤龙眼含热泪的睡了过去,留下沈川妍在井底痛哭着,“不要,赤龙你醒醒……不要留下我自己一个人……”

  沈川妍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她瘫坐在井里,拿出那个小瓶子,打开后,里面有一个纸条,还有一个药丸,上面写着“回魂丹”,沈川妍看着纸条想着,这是什么意思,忽然间她的小腹疼痛起来,沈川妍突然间想到什么,急忙把药吃了下去,她怒瞪着眼睛,这一次,风一承,我绝不会再对你有一点期望,沈若夏,风洛寒,我要你们给赤龙陪葬。

  大雨一直下着,外面的雷声也不断的钻去耳朵里,沈若夏蒙着被子,其实她不怕打雷,但是今天晚上的雷声太凶了,橙儿也站在一边担心的说:“这样的天气,沈川妍能受得了吗?”沈若夏问道:“什么意思啊?”橙儿走过来,坐在床边说:“今天王爷来找小姐,见小姐熟睡着就没惊动小姐,听刘嬷嬷说,她逃走的时候,正好看见沈川妍被扔进枯井里,太子说如果她能活的过今晚,那便饶了她。”

  沈若夏听了双手握紧,“怎么如此残暴,橙儿,你说我们是不是过分了?”橙儿握住她的手,“当时她三番两次想杀咱们的时候你都不记得了,上次差点让王爷顶罪,我们没动她的性命都不错了,何况一路走来,都是她自作自受。”沈若夏点点头说:“是我自己想太多了,恶人又有什么可怜惜的。”但是沈若夏的心里也很震撼,在这样的朝代,这样的思想中,男子便是掌管女子生死祸福的人,即使杀人偿命,但是又有哪几种法度可以做到将那些男子绳之以法。

  整整一夜,沈川妍有无数次支撑不下去想死的念头,但是看到赤龙,还有手里的瓶子,想到今日所受的侮辱,都使自己坚强起来,她要活下去,即使满身泥泞,也要坚持到最后一刻,她站起身来,“哈哈哈,下吧下吧,有本事你就淹死我,如果我没有死,我定要让这霄凌国,天翻地覆,唯我独尊。”她哭着喊着,耗尽了所有力气……

  书房里,风一承看着外面黑暗恐怖的天空,雨水的无情,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如此失控,无非是一个女人罢了,自己竟然在风洛寒面前如此丢脸,“回禀太子殿下,那个瓶子里的东西验出来了。”风一承收敛浑身的戾气说:“到底是什么?”手下咬了咬牙说道:“是美人骨。”

  风一承猛然回想起他每次去沈川妍的院子里都能够被她的饭菜酒水干扰,让他不想离去,“呵,原来是这样,这么算计本太子。”手下接着说:“这并不是普通的美人骨,里面加入了一些珍贵药材……可以让女子更加容易怀孕。”手下小心翼翼的说完。

  风一承坐在椅子上,反手撑着头,疲惫的说:“好了,你先下去吧!”沈川妍啊沈川妍,你还真的能算计到我,所以说,那个孩子是自己的?风一承心想着,外面的雨还在下着,已经深秋,这场雨是为自己下的吧,为了让自己惩罚沈川妍。

  王府里,沈若夏因为这样不寻常的大雨有些害怕,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会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睡的特别不安稳,风洛寒在书房里接着忙碌,因为之前陪着沈若夏去“找麻烦”耽误了一些事情,外面天气这么不寻常,也不知道沈若夏睡没睡着,会不会害怕,风洛寒想到这就站起身去逸清苑。

  他悄悄的来到门外,推开门,沈若夏坐在床上,看着外面的雨,忽然想到,她被抛弃的那天好像也是下了那么大的雨,父母死后的第二天,亲戚们都不愿意帮助自己,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电闪雷鸣的声音就像是他们的怒吼,“我家也没闲钱养她……”“我也没空照顾她。”“我们家里孩子是在是太多了……”“她克死人了,我可不敢养……”从那天开始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待了半个月才有人把自己接走,但是,她情愿没有人管自己,在那个家里自己还不如一个外人,努力的讨好,努力的表现自己……到头来,不过是自欺欺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