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五十六章 天选之人

我的书架

第五十六章 天选之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洛寒抓紧他的领口说:“所以你接近她,一直都是有目的的,你师父说的劫难,你早就想好了对策是不是?”北傒皱皱眉说:“风洛寒,你应该清楚自己的能力是不能够保护好她的,但是,如果让她跟我回景雪山修炼,镇压邪神,她可是有成仙的机会,凡人修仙,你应该知道有多困难,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你再想想自己的处境,我之所以不说只是在寻找一个时机让你开口,而且此次镇压邪神会比较简单,现在的邪神不过是有意冲破禁制,还不能翻天,所以沈若夏是不会有太大的危险的。”

  风洛寒松开手,瞥到树后的一抹黑色,“所以,你从一开始就算计了我们,就连南辰也是其中一个对吧。”“我不知道南辰为什么离开,但是,他竟然给你做事,这是我没想到的,算出你们有难我便来了,我也知道我那个师弟一定会想起我。”北傒淡淡的说着。

  “那这几日你对南辰的关心和善意都是假的!”“这么多年了,我也想看看他过得怎么样,师傅的命令不能违背,但是只要南辰解释清楚,我就会信,我会和所有人说清楚,让南辰回来。”那一抹黑色不见了,风洛寒心里一笑,他也只能帮的也就到这了,至于北傒说的事……自己绝对不能让沈若夏陷入危险。

  北傒望着风洛寒离开的身影自言自语的说道:“我知道这样对你们很残忍,但是只有你们分开,才能保全彼此。”

  “小姐,你怎么会如此怕冷?这个暖炉你要一直抱在手里,多喝些热水,我再去再添一些木炭来,你等等。”橙儿快速的跑出去了,沈若夏自己倒是没觉得怎么样,毕竟自己身子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今年却格外的怕冷,这是自己第一次在这个时空度过冬天,沈若夏抱着暖炉走到外面把那棵小树周围填上一些树叶土壤,希望能给小树苗保暖,自己也没有种过,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是天气这么冷,它应该也会冷吧!

  风洛寒远远的看见沈若夏一个人蹲在院子里,红红的小脸,因为拨土而冻得发紫的双手,气得大喊道:“沈若夏,你自己的身体还要不要了。”沈若夏匆忙的回过头,被他吓了一跳,差点栽进土里,风洛寒把外衣脱下来盖在她的身上。

  “哎呀我没事,倒是你比这天气还吓人呢。”沈若夏嗔怪的说,风洛寒冷声说道:“还不是因为你太不听话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有啊,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啊!”看着她红彤彤的小脸上满是倔强,风洛寒叹息了一口气,一把把她抱起来,突然间的失去平衡让沈若夏不得已的抱住他的脖子,风洛寒坏笑着:“你这样听话也挺好的!”沈若夏昂着头,小手在他的身上挠痒痒,风洛寒忍着笑意,把她放在床上。

  橙儿进来添了很多木炭,沈若夏笑着说:“橙儿放下吧,不用再添了,已经很多了。”其实是因为橙儿无论放了多少,她都没有多少暖意,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这个身子怎么这么怕冷了,“可是小姐你……”

  风洛寒摆了摆手,示意让橙儿出去,橙儿只好放下木炭不情愿的走了出去,以前的小姐并没有这么怕冷,现在是怎么了?是不是吃那些药留下了不好的病,想到这,橙儿赶快去找北傒,只不过不巧,北傒还不在。

  泽西苑内,长安郡主做着女工,陈嬷嬷小心翼翼的拿过来一封信,“公主,信来了。”她快速的拿过信,脸上尽是笑意,手指不断的抚摸那些字,仿佛通过这些字迹能看到那个人的脸,半晌,长安郡主回过神来淡淡说道:“去给烧了吧!”陈嬷嬷眼里满是心疼,接过信件放进了火盆里。

  “这几日的木炭用的有些快,我今天去拿的时候少了许多。”涟漪抱着一篮子的木炭走进来不在意的说,陈嬷嬷想了想道:“可是昨日我还看见刚刚运进一大马车的木炭啊!”涟漪也不知道为什么,长安郡主笑了笑,“或许有人比我们更需要呢?天寒之人,要承受的是百倍千倍的寒冷。”陈嬷嬷心下大惊,“公主……”长安郡主低声说道:“嘘……”

  涟漪也很震惊的看着长安郡主说道:“公主,莫不是她……”长安郡主收了收笑意说道:“我们已经来了这么久了,也应该有所行动了,过几日便出去看一看。”

  晚上,南辰悄悄来到北傒的房间,他记得先祖虽然是天寒之人,但是留下了一本抑制寒意的心法,就在他翻找的时候,门开了,北傒举着灯笼走进来,闻到了熟悉的香味,他扬了扬眉,“哎,沈若夏危在旦夕,如果风洛寒再不说,我就自己把沈若夏带回景雪山,嗯,心法就在我的枕头下面。”北傒刚拿开枕头,又赶快放回去,“我还是先和风洛寒说一声再给她吧,实在不行,就把风洛寒毒傻,这样的话也算是帮了他们两个咯。”

  说着,他又举着灯笼走出了房间,听着他离去的脚步声,南辰迅速走到床边,翻开北傒的枕头拿到书籍,拿起来定睛一看愤怒的大喊道:“北傒,你耍我!”原来那是制作美人骨的书。

  北傒慢慢走进屋子里,“不是我耍你,是你自己私自进入我的房间图谋不轨,我怎么知道你要干什么?”北傒睁着眼睛说瞎话,南辰恨不得马上给他几下子,恼羞成怒的说道:“你怎么不知道,废话少说,赶快把心法交出来!”北傒摇摇头,“那么重要的东西,我怎么可能随身带着呢,早就留在了景雪山。”南辰不相信的问:“为什么啊?你为什么把心法留在景雪山,难道……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还打算把沈若夏带回去,是不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