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五十八章 地牢

我的书架

第五十八章 地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聂雯在房间里忍不住的想出去看看,正好看见风一承,她快速走过去,风一承看着她不顾自己的身体快步的走过来,有些不太高兴的说道:“你这么跑伤到胎儿可怎么办!”严厉的话语声,让聂雯有些错愕,“妾身小心着呢,这不是多日不见,您也不知道来看一看妾身呢!”聂雯撒娇的说,“好了,你先回去吧,有空就去看你。”说完就离开了,什么时候他这么讨厌聂雯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沈律和金如玉多少次想去看看沈川妍,却被风一承以安胎为由拒绝了,金如玉在家里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沈律也没有办法,他们把所有的恨都放在了沈若夏身上,在朝堂上不断的打压着风洛寒,风洛寒也不在意,他想要的东西不是这个天下,而是母妃死亡的真相。

  沈若夏的身体也是越来越不好了,风洛寒来到逸清苑,犹豫很久把北傒说的话跟她说了,“所以,你的想法是什么?”风洛寒小心翼翼的问出口,沈若夏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你说,我才来到这里多久,有些人三番五次的想要我死,既然是这样,那就让北傒在这里教我不也一样嘛,何必非要去那景雪山呢?”风洛寒没有说话,“我一会儿就找北傒问问,你最近是不是因为这个事而忧愁啊!”沈若夏抚平他的眉头说,风洛寒一脸为难的说:“我不希望你陷入危险,却一次又一次的让你受伤,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沈若夏笑了笑,“好了,这些不是你的错,何况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不过我前几日听风浩轩说,沈律现在总是找你麻烦,你不能分心,不要让他抓住把柄,因为沈川妍的事情,他应该是恨透我了。”风洛寒抱着沈若夏安慰的说道:“没事,他,我还不放在心上。”

  “参见太子妃,太子妃,今日该去地牢了。”暗卫冷冷的说,沈川妍拖着病态的身子,面无表情的跟着他去了地牢,这几日她哭累了就睡,眼看着赤龙被捂住嘴巴一点点的割去血肉,自己的心就像是被掏空了一样,她恨风一承,恨沈若夏,恨所有人……

  风一承站在沈川妍旁边,看着她苍白的脸,皱着眉头道:“你这几日有没有吃药?”沈川妍默不作声的看着“赤龙”被断去双脚,不着痕迹的咽下一口血,转身离开,风一承跟在她的后面,“沈川妍,你不要妄想着堕胎,更不要想着去死。”风一承按住她的胳膊在地牢里大喊道,沈川妍唾弃的说:“你还以为我是那个对你用情至深的沈川妍吗,你不要让我做的,我偏要做。”

  风一承发疯的大笑着:“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让你得逞,我告诉你沈川妍,你如果想要让他活命,就把孩子生下来,不然,他就不是仅仅受这些痛苦,而是让你眼睁睁的看他去死了。”风一承威胁的看着沈川妍,沈川妍笑闭上眼睛,声嘶力竭的她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念头,现在她才明白,自己从来都没有把握住自己的命运,如果自己不在乎那些权利和虚荣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心痛了呢。

  “放开我……我会把孩子生下来,希望你能够说到做到。”沈川妍用力推开他的手恍恍惚惚的离开地牢,风一承眼神复杂的看着沈川妍,“她越是不屈服,我便越是折磨她。”

  “太子殿下,这个死囚犯怎么办?”暗卫恭敬的问道,“留着他吧,就数他的命最硬,以后都不用折磨他了,保住他的命,一切等太子妃把孩子生下来再说。”暗卫不明白风一承的心思,他精明暴虐,有城府,可是他对沈川妍的情感到底是什么?

  王府里,沈若夏找北傒过来,想要向北傒讨了忘尘丹和抵制自己寒气的丹药,北傒来到逸清苑,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正经的说道:“若夏,你可想清楚了,如果用了这个忘尘丹的话,他对你的记忆都会失去,这样的话你们可就……!”沈若夏抱着暖炉坚定的说:“我不想让他、让橙儿、让名硕、让我所有的朋友,被邪神杀死,而且就算是我放弃这天下苍生和他在一起,最后抵抗住了这冰锥之气,不去将邪神重新封印,邪神现世后恐怕也没有多长时间了吧!既然这样就做一些好事,让他忘了我,至少没那么痛苦,他还有自己的使命没有完成,还有这天下的百姓,需要一个安稳的生活。”

  “我就知道你骗了风洛寒,虽然他聪明,但是他不如我了解你,你撒谎的时候手会不自觉的背在后面,所以北傒你骗不了我,我希望你能够把事情说清楚,也让我安心些。”沈若夏微笑着说,北傒有些尴尬的低下头叹了口气说:“之前我给你治病的时候,便发现了你的不同之处,之前和你们在景雪山,我便寻找着先祖抵御冰锥之气的温泉,找了很久才找到,自从你们走后,邪神越来越难以压制,我就知道这劫难不远了,而你的身体也应该有所改变。”

  “原来如此,看来你果然不像是表面上那样的大大咧咧,没有头脑嘛,说吧,如果我封印了邪神,最少可以活多久?”沈若夏问着,北傒艰难的说:“其实也不一定,如果你的身体能抵抗寒气,法术增进,或许可以活下来。”“好了,你就别给我莫须有的希望了,实话实说,到底有几天?”“最多……三个月,但是若夏……”沈若夏长吐一口气,“也够了,如果死后能回到我的家乡也很不错。”

  沈若夏站起身,“回去把丹药拿过来,我安排好一切,就和你回景雪山,但是,你清楚的,这件事不要让风洛寒知道,不然他会发疯的,我只希望自己走后,他还能回到原来的生活中,回到有自己计划中的生活,而不是因为我畏手畏脚的去较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