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六十二章 大闹一枝春

我的书架

第六十二章 大闹一枝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橙儿急忙把手里的暖炉放到她手里,“小姐,你真的没事吗,你的身体要撑不住了。”“没事,放心吧!”

  眼看着到了丞相府,沈若夏坐在马车上,让橙儿趁着人多在门前大声喊道:“三王妃到——”外面的守卫跪下行礼,周围的的人也因为这一声吆喝纷纷停下脚步,“参见三王妃。”沈若夏被墨竹扶下马车,“老爷夫人可在家呢?”守卫恭敬的回禀道:“王妃来的不巧,老爷夫人都不在家中。”沈若夏故作失望的说道:“可知是去什么地方了?”“属下不知!”

  沈若夏站在门前叹气道:“那这可如何是好?”“我那会儿看见丞相夫人去了一枝春!”布置在人群里易容的南辰喊道道,“哦,既然这样,本王妃便亲自去把夫人接回来。”说着上了马车,墨竹和橙儿也憋着笑意跟着进了马车。

  另一边,沈律正在和一个官员在一枝春里喝酒,沈律知道隔壁便是青儿的房间,“丞相大人,这可是新开的,里面的人儿个个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啊!”李明奉承的说道,沈律都是暗地里来一枝春,当然不能暴露,他喝着酒说道:“以后李大人有事便去正经的酒楼就好了,不要来这种地方,让别人看见了可如何是好。”沈律举着酒杯假意的说着,李大人笑了笑,“好好好,我也是听别人说这家开得好才来的,而且现在都把怡红楼比下去了。”沈律没有说什么,一会儿隔壁传来一阵吵闹。

  金如玉一大早便去了一枝春,亲眼看见沈律和李明走进去,她通过消息径直的去了青儿的房间,看着美艳漂亮的青儿,金如玉气得不得了,“就是你这个骚狐狸勾引我家老爷。”青儿眼睛一转,那会儿听自己的丫鬟说沈律来了就在自己隔壁的房间议事,自己这边的动静肯定会被他听见,她只好装作无辜的说:“夫人是谁,青儿不知道夫人在说什么?”“你这个狐媚子,这个时候还和我装,我就是丞相沈律的夫人,你识相的话就不要纠缠着老爷。”

  青儿跪在地上无助的说:“夫人,青儿有眼无珠不知是您大驾光临,还请夫人放过青儿,青儿对老爷是一片真心,求您成全。”金如玉一怒之下一巴掌打向青儿,青儿下意识的护住肚子,故意的撞倒了旁边的古董架子,那些瓶瓶罐罐碎了一地,这一阵动静引起了沈律的注意,他借口去方便,走了出去,李大人笑而不语,好戏开始了。

  “夫人求您了,我可以不要名分,但求您允许我和您一起侍奉老爷,只要您答应我,让我做什么都行。”金如玉走过去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金如玉冲昏头脑用尽全力的想要掐死青儿,不管青儿怎样的求饶拍打,金如玉都不松手,知道沈律赶到,一把推开金如玉,青儿心里一动借力撞开金如玉,金如玉被撞倒在地,金如玉没有想到沈律竟然因为一个妓女而这么对自己,“沈律,你还是不是人了,我可是陪了你二十多年的妻子啊!”

  青儿被沈律抱在怀里,泪眼婆娑的说:“老爷我没事,夫人只是一时冲动,您还是先看看夫人吧,我这一条贱命没什么的。”沈律把青儿扶到床上,走到金如玉面前大吼:“你来这里闹什么闹,还不跟我回家。”沈律明白再闹下去,恐怕所有人都知道这些破事了,没想到金如玉根本就不听,“我不要,我倒是想要看看老爷是要我还是要她。”金如玉吵吵闹闹的哭着,一时间所有的体贴温柔、善解人意都抛在脑后。

  因为动静太大,所有的宾客都围了上来,而这时,一抹亮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前,沈若夏被橙儿搀扶着故作惊讶的说道:“丞相大人、夫人在干什么呢,可是出了什么事情……夫人怎么摔倒了,你们这些下人也不知道扶一下。”金如玉身边的丫鬟都被吓傻了,回过后神迅速的扶起金如玉,隔壁的李明也来了,看了看周围说:“都走开,这是丞相大人的家事,用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李明把所有人支开,沈律看了看李明一脸的气愤,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和自己的夫人做了怎样的荒唐事,这弄到朝堂上,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啊!

  “橙儿,夫人已经有喜了,万万不能出事,快快去寻郎中来看一下。”沈若夏吩咐道,这个时候的金如玉才想起来自己的流产,她迅速站直身体说道:“不用了,我没事,孩子也没事。”青儿娇弱的说道:“没错,夫人身份高贵还是看一看吧,给我诊治的郎中马上就到了。”还没等橙儿走出大门口,一个年老的郎中赶来,青儿见了慌忙的说:“王郎中赶快给夫人诊治一下啊,看看夫人腹中的孩子可有什么不适。”

  沈律即便是再生气,事情闹到了孩子身上也是谨慎的紧,“我没事,不需要看。”“够了,你们两个把夫人按住,让郎中好好的看一看。”不管金如玉的挣扎拒绝,郎中还是给她诊了脉,“这……夫人的孩子已经流了有一段时日了。”

  沈律不可置信的说:“什么,有没有诊错?”郎中坚定的摇摇头,“这是绝对没有错的。”沈律看着金如玉心虚的样子,一个耳光打了过去,李明掩饰笑意急忙上前拉开道:“大人息怒,这里人多眼杂的,我们还是回府解决吧!”沈律打开他的手,“这个贱人已经把我的脸面都给丢光了,我还有什么脸面。”金如玉哈哈大笑,“沈律啊沈律,你还好意思说,在这里和这个狐媚子卿卿我我的,你可曾想过我?”“好你个贱人,不仅不知悔改还变本加厉,你是不想做丞相夫人了是吗?”听到这,金如玉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痛哭着说道:“老爷,我只是一时糊涂,孩子的事情也不是有意瞒你的,这些日子妍儿还在受委屈,我是……我怕你会不要妍儿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