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六十三章 纳妾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三章 纳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律气的手抖,“你……你怎会这么想,妍儿也是我的女儿,是我疼爱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啊!我怎么会因为她的处境抛弃她,你怎会如此的狭隘!”
  沈若夏听着沈律的话是那么刺耳,爱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就这样被人践踏着,他还有心情往外跑,看来他的爱也并非那么值钱,墨竹有些安耐不住,沈若夏轻触她的手,给她提醒,墨竹连忙收起自己的情绪,“看来丞相还有事情处理,那本王妃就先告退了,这送给夫人的贺礼看来也用不上了,还是等您孩子满月酒的时候再来道贺吧!”沈若夏带着橙儿和墨竹想要离开,沈律上前狠狠的说道:“沈若夏,你为何三番两次和我作对?”眼看着沈律要出手,墨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狠狠地把他扔到地上,“敢对三王妃不敬。”
  沈律趴在地上气愤的指着沈若夏,“你……你这个贱人,和你娘一样的犯贱,早知如此,我定当把你扔下去和你娘作伴。”沈若夏听到原主的母亲,看来这个老东西对原主的母亲做了什么,“你什么意思?”沈若夏转过头问道,沈律哈哈大笑,“想知道?哈哈……我偏不告诉你。”
  沈若夏皱着眉头,“无所谓,反正您也不光彩,不管做了什么猪狗不如的事,到了下面以后,自有阎王爷来帮你赎罪,想想那下油锅都觉得刺激。”沈若夏理了理头发又说道:“走吧,咱们今天来的不巧,也不知道是恭贺丞相大人喜得贵子,还是应该祭奠哀思。”
  沈律被她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看着沈若夏就这么兴师动众的出了房间,推开门,果然,所有人都悄悄地站在旁边听着里面的动静,“呦,这么热闹,看来今日的故事大家听的很尽兴啊!”说着,沈若夏被墨竹扶着离开了,周围的人都跪下恭送三王妃。
  沈律回过头看着满脸泪水的金如玉撒起气来,“都是你让我颜面尽失,如今……我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这世人……”金如玉哭泣着说道“是我的错,还请老爷看在妍儿的面子上原谅我。”
  沈律狠狠的呼出一口气,“今日我要纳青儿进府,她已经有了身孕,你要照顾好她的饮食起居,如果有任何差错,这丞相府就换个主母。”金如玉还不死心,“老爷不要啊,她是一个青楼女子,怎么可以……”“难道你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了吗?”沈律愤怒的回应着,金如玉两眼呆滞的看着沈律扶着青儿从自己身边走过,“青楼女子,自己,自己不也是个青楼女子吗?哈哈哈哈……”金如玉自言自语的说着。
  墨竹笑嘻嘻的跟着沈若夏回到了马车上,“怎么样,今日可还过瘾?”沈若夏笑呵呵的问道,橙儿和墨竹都开怀大笑着,“小姐,你是没看到金如玉那面如死灰的样子,真的是太开心了。”“还有沈律被所有人围观,听到李明暴露他身份的时候,那简直是想杀了他的眼神啊……”沈若夏笑了笑,“这只是开始,我想很快就能除掉金如玉了,本来她怀有身孕,我还有些不忍,如今……墨竹,你想做什么都行。”
  墨竹感激的跪下,沈若夏急忙扶她起来,“多谢王妃,如果不是王妃,我的复仇不会那么容易的进行,就算是运气好杀了她,自己也会难逃一死,如今,墨竹已经很开心了。”“不只是为了你,也为了那些因为他们而惨死的冤魂。”两个人相视一笑,橙儿在旁边打趣的说道:“为了庆祝这一票,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些好吃的啊?”橙儿眼巴巴的看着沈若夏,沈若夏弹了个下她的头,“好好好,给你们来个香酥鸡。”
  没想到,短短一天的功夫,全城流传着丞相夫人闹青楼、丞相纳妾、丞相夫人假怀孕、丞相夫人重蹈覆辙……的传闻,至于是重蹈谁的覆辙应该很清楚吧!
  太子府里,沈川妍终日在房间里,没有出过院子里一步,听说聂雯难产,现在伤了气血,风一承只是给了些补血的药材,匆匆见过一面便再也没出现过,想着风一承的质问:“聂雯的事,你有没有动过手?”在他的心里自己早就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了,不过他忘了,自己这样的蛇蝎心肠,一半都是出自他的手……
  “太子驾到——”听了这个声音,沈川妍回到床上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怎么,现在见到本太子连礼都不行了吗?”风一承站在她的床前居高临下的说,沈川妍翻了个身并不回答,“好吧,那我就和你说说外面的新消息。”
  风一承拿过一个椅子,抬起衣服坐在床前,“听说,最近丞相府好生热闹。”沈川妍的心不由得提了起来,风一承见她没有反应接着道:“我那正人君子的岳父竟然纳了青楼的妓女为妾,而且那个妓女竟然还怀有身孕。”
  沈川妍咬着唇不出声,风一承摇着扇子接着说道:“本来岳父大人是没有纳妾的念头,直到昨日,我那端庄的岳母挺着肚子去了一枝春,哦,对了,你这么久没出去,应该不知道一枝春是什么地方吧,那是一家青楼,据说岳父大人纳的妾也就是青儿是他一手捧出来的花魁。”
  沈川妍转过身,“你到底想说什么?”风一承嘲讽的说:“你说你母亲的行为像不像你,现在不管是朝堂上,还是京城里,甚至是整个霄凌国都流传着你父亲的笑话,你看我这岳母大人像不像你那个时候的样子啊!”
  沈川妍愤恨的说:“所以,你是在羞辱我对吗,对,我闹了怎么样,我就是这样的人,而且,不仅你一个人逛青楼,我也给你戴了绿帽子,怎么样,你开心吗,这还不够?”说完,沈川妍一脸得意的笑着。风一承脸色不好,一把掐着沈川妍的脖子,“本太子是不是应该教教你说话了?你不要忘了,那个奸夫还在我的手里,我现在去砍了他的腿怎么样?反正他也没有双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