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六十五章 送信

我的书架

第六十五章 送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浩轩握着橙儿给绣的钱袋,认真的说道:“三哥,我不会受人摆布,我和你不一样,你做什么都很优秀,是最有资格和太子争夺皇位的人,而我只不过是一个闲散王爷。”
  “浩轩,你以为你真的置身事外吗,我无心争那个位子,我只想和若夏在一起,但是我母妃的事情我一定要查的水落石出。”风洛寒坚定的看向风浩轩,风浩轩的眼底出现一丝慌乱,“三哥……”“我知道,你在景雪山看到了些什么,我也一样,但是我现在只有有了证据才能清楚的找到凶手,邪神的蛊惑有真有假,所以,在没有证据之前我是不会相信的。”
  风洛寒的一番话让风浩轩悬着的心彻底放下,“我知道了三哥,无论怎么样,我都会和你一起找到杀害染妃娘娘的真凶。”
  风洛寒笑了笑,“你说现在,他们是不是已经出城了。”外面的枯叶掉落,快整整一个寒冬了,这些叶子还在逞强的挂在树梢上……
  太子府里,沈川妍日复一日的想着报仇,她要把所有的恨都放在风一承、沈若夏、风洛寒身上,她要亲眼看着他们万劫不复,原本她想着如果风一承不再刺激自己,自己生下孩子后便去死,可是,他竟然把手伸到了母亲那里,他又凭什么……
  最近聂雯的身体好些了,想着继续争宠怀上孩子,但是她没想到的是风一承理都不理她,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她暗中联系着烨清,传信说了自己的难处,烨清汇报给风洛寒,风洛寒想了想说:“墨竹不是要报仇的吗,如果把聂雯送到金如玉面前会怎么样?”烨清没有明白风洛寒的意思,“我记得金如玉如果怡红楼给沈川妍评理,那个时候也许会和聂雯产生口角,让聂雯找个机会进去看望金如玉,顺便告诉聂雯沈川妍怀的孩子是风一承的,剩下的就看她自己的了。”
  这几天从聂雯的情报可以看出风一承已经冷落她了,不是因为他发现了聂雯的身份,就是对沈川妍认真了……风洛寒暗暗的想着,但是他的认真是不是就是不肯放过的执念呢?
  烨清给聂雯回了一封信,但是他还是不太明白主子的意思,聂雯收到信,咬着牙说:“太子殿下在哪?”丫鬟说道:“此时应该在书房。”聂雯打扮了一下,遮盖住苍白的脸色,露出一副温婉模样。
  书房内,风一承正在处理一些政事,脑子里不断地出现沈川妍的画面,他知道沈川妍心狠,但是他竟然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她时可人的模样,羞涩又略紧张的回答着他的话……“参见太子殿下——”
  聂雯的声音打断了风一承的回忆,“你怎么了来,身体还没有恢复好就好好待在房间里休息!”风一承不冷不热的说道,聂雯扬起一抹微笑道:“多谢太子殿下关心,妾身已经好多了,臣妾这番前来是有事相求。”
  风一承无所谓的说:“有什么事?”聂雯故作担忧的说:“今日妾身听说姐姐这几日失眠多梦,很是想念家人,如今听说丞相夫人的遭遇更是心痛,已经几日吃不下东西了,所以妾身想着,是不是去丞相府看看丞相夫人,也好缓解姐姐的相思之苦。”
  “放肆,这些话你都是听谁说的,我不是下令不让任何人去探望她吗?”风一承推翻了桌子说,聂雯何时见过风一承这么愤怒,心里有些害怕还是说道:“莲儿前几日来找妾身说的,她想替姐姐传一封信,但是守卫不肯让她出去,她才来求我的,还望太子殿下息怒,看在姐姐一片孝心的份儿上,就让妾身去送个信儿吧!”
  莲儿是来找过她,不过她根本就没当回事,如今却派上用场了。
  风一承的脸色好了一些,他不想猜测聂雯说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是脑子里闪过沈川妍绝望的样子,想着不能让她轻易死了好,勉强答应了聂雯的请求,聂雯心下一笑,“好,妾身这就去准备礼品登门拜访。”“等等,我去布置好了,我也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丞相大人……”风一承坏笑着。
  这几日沈川妍都没有被要求去地牢,风一承一心想让她把孩子安顿下来,还有便是那些死囚已经用的差不多了,这些人要省着点用,不然以后就没有牵制沈川妍的东西了。
  聂雯带着风一承准备的礼品来到了丞相府,她心里也是恨透了金如玉,如今这样一来,一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愤怒,二是让她知道一下自己的女儿有多么痛苦。
  沈律见只是聂雯前来便没有多坐,区区一个小妾,自己还不至于和她长谈,何况还是一个自己女儿的对头,聂雯自然也不是来找沈律的,借机去看了金如玉,只见金如玉躺在床榻上,从一枝春回来以后急火攻心常病不起,要不是有着药物吊着命恐怕已经不在了。
  聂雯的脸变了变颜色,“好,丞相夫人说的是,我自然是比不得太子妃的,今日来也只不过是为了送信。”说着,聂雯把沈川妍的信给了金如玉,金如玉拿过信,里面写着沈川妍对金如玉的关心,还说了一些自己的近况还好不必担心之类的话,聂雯远远的扫了一眼信件说:“姐姐真是孝顺,受了那么大的罪还报喜不报忧啊!”
  “你……到底什么意思?”金如玉忍着眼泪问道,“哎,这姐姐犯下了这么大的罪过,做什么都是轻的,但是……但是我没想到境地如此之惨!”“你快些说,我们家小姐到底怎么了?”海棠焦急的说着,金如玉更是着急,只不过她要撑住自己的气势,不能让聂雯看笑话罢了。
  “姐姐那日被丢进枯井里,那一夜的雨可是暴烈至极的啊,太子殿下说了,如果那一晚她可以平安无事便相信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血脉。”说到这,聂雯故意停顿了一下,金如玉催促道:“然后呢,然后妍儿怎么样了,你快说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