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六十六章 求见太子

我的书架

第六十六章 求见太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到底什么意思?”金如玉忍着眼泪问道,“哎,这姐姐犯下了这么大的罪过,做什么都是轻的,但是……但是我没想到境地如此之惨!”“你快些说,我们家小姐到底怎么了?”海棠焦急的说着,金如玉更是着急,只不过她要撑住自己的气势,不能让聂雯看笑话罢了。
  “姐姐那日被丢进枯井里,那一夜的雨可是暴烈至极的啊,太子殿下说了,如果那一晚她可以平安无事便相信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血脉。”说到这,聂雯故意停顿了一下,金如玉催促道:“然后呢,然后妍儿怎么样了,你快说呀!”
  “不过姐姐福大命大撑到了第二天,可是从那天以后,姐姐总是被带到地牢里,看着……看着那个男子被行刑,又是剁手跺脚、又是各种毒打的,每一天,太子殿下都会给她看不一样的刑罚,后来啊,听说姐姐也是受了很多毒打呢,连连求救。”
  聂雯故作伤心的说完,假意的哭泣了几声,只见金如玉再也沉不住气,一口鲜血喷出来,聂雯皱着眉头,用手帕擦了擦衣服,厌恶的说:“夫人还是歇着吧!我看太子殿下的架势,等姐姐生完孩子,恐怕也是……”金如玉被海棠扶着,努力的站起身说道:“妍儿到底怎么样了?”聂雯笑了笑,“应该和你现在的状态差不多吧,都是被人抛弃,都是没了孩子,丈夫都是有了妾室……”
  金如玉抬起颤抖的手指指着她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今日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我来干什么,当然是来帮你啊。”说着,她带来了风一承给准备的礼物,“这是太子殿下给你准备的礼物……据说你看了就明白了。”金如玉打开那那个大箱子,“美人骨……”金如玉哆嗦的说道,“太子殿下还说了,你们母女二人以后或许还用得着。”聂雯添油加醋的说,她不知道美人骨是什么东西,后来让人查了查才知道是什么东西,想了想沈川妍怀孕,这个东西功不可没啊,她悄悄地藏起来一瓶,这个东西用不好就是祸患,自己要小心一些。
  聂雯看着眼前虚弱的金如玉说道:“太子殿下说了,你们母女两个用青楼的那些手段来迷惑他,他是不会放过沈川妍的,等到沈川妍生完孩子,她可就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不,不会的,沈川妍还有丞相府,太子不会不管不顾的。”金如玉反驳道,此时的她已经心如死灰,“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你就等着吧,要我说啊,你还不如去给太子殿下谢罪,说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主意,这样一来,他还没准能留沈川妍一命。”说完,聂雯嗤笑着离开了,她还要早早回府,不然等过会儿金如玉来闹,风一承会看出什么的。
  金如玉终究没能撑住是倒了下来,“快……给我更衣,我去见老爷。”隐藏在一边的墨竹看着这一切,金如玉可以因为自己的女儿变成这样,为什么不去想想自己的父亲呢?
  金如玉打扮好,躲过了重重阻拦,来到了沈律的书房,“老爷,臣妾有事相求……”沈律在书房里不理会她,金如玉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老爷,我求你了,你一日不见我,我便不起。”说着她不断的磕头,沈律依旧不理睬的写字。
  夕阳西下,金如玉累了,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她的身子可能撑不了多久了,“老爷是打定了主意不见我了对吗,好……既然这样,我就自己去救我的女儿,你知道妍儿受了怎么样的罪吗?她被扔在枯井里,被下人践踏……你什么都不知道,可笑,就算知道了,你也不会帮妍儿一把吧……你只知道花天酒地……”说着,金如玉站起身,摇摇晃晃的向前走了,“沈律……下辈子,我再也不会爱上你!”沈律听到了金如玉最后一句话,手上的笔掉落在地,但是他仍旧没有走出房门。
  金如玉被海棠一路搀扶着踉踉跄跄来到太子府,门卫自然是认得她的,只不过……“丞相夫人,太子殿下有令,任何人都不能见太子妃。”金如玉放下姿态的说:“我来见你们太子,希望你能替我通报一声。”门卫有些为难,海棠拿出一锭银子塞到了他的手里,“还请大哥帮帮忙。”“这……好吧!”
  风一承听了门卫的话深思一会儿笑着说:“金如玉不会莫名其妙的前来,沈川妍可不会说自己过得不好,恐怕是聂雯传达的意思不简单吧!”门卫还在原地等着他的命令,“好了,带我的岳母大人来见见我吧!”门卫快步走出去恭敬地说道:“夫人,太子殿下请您进去。”金如玉点了点头走进去,让下人把她带到了书房,风一承坐在书桌前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金如玉也不怪,“拜见太子殿下。”风一承扫了一眼金如玉,不冷不热的说:“岳母大人快快请起,这不是折煞小婿了吗!”
  金如玉当然看得出风一承的冷落,但是她不能就这样离开,恳求道:“太子殿下,今日前来是向太子殿下赎罪的,美人骨一事都是臣妇的责任,希望太子殿下不要为难妍儿。”金如玉跪下来连连磕头,风一承听了金如玉的话,脸上浮现了恨意,“你以为这件事只是你一个人的责任吗,我告诉你,沈川妍这辈子都别想好过。”金如玉脸色苍白恳求着说:“我求你了,让妍儿好好活下去吧,你想怎么惩罚都冲我来,妍儿还怀着身孕啊!那肚子里怀的可是你的孩子啊……如果不是为了你,她怎么会沦落到这番地步。”
  风一承大袖一挥,“你们母女两个颠倒黑白的本事真不小啊!这个孩子我要,但是她也别想离开太子府,我要让她一辈子备受折磨,这是她背叛我的代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