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六十八章 失忆

我的书架

第六十八章 失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川妍扶起她说道:“娘,你干什么呢,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想堂堂的太子殿下是绝对不会食言的。”沈川妍大声的说,风一承猛的抓着沈川妍的肩膀说:“本太子是不会食言,但是,我说的是让你们躺着离开。”沈川妍愤恨的看着他的眼睛说:“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怎么不去死!”
  风一承哈哈大笑,“怎么,你们还想不想出去。”说着,他手里拿出一把匕首,沈川妍绝望了,她就知道风一承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的,“娘,你先回去吧,我在这不会有事的,等孩子生下来,我再去看你。”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但是,现在只有让金如玉回去才行,“不,你再在这里会死的,他不一定会怎么样折磨你呢?”
  风一承看出了她眼里的绝望,他就是要这么折磨沈川妍,他要让她知道,她的这一辈子都只能任劳任怨的付出代价,他把手里匕首拿上前,在金如玉和沈川妍的身前晃悠着,“怎么,你们谁先来?”金如玉看准时机迅速的将刀子捅向自己的心口,一时间,痛感传递到了整个身体里,金如玉似乎什么都放下了,暗处的墨竹没有想到金如玉会这样做,看来自己已经不用动手了……
  书房里的沈律坐立不安,终究是起身询问了金如玉的去向,听到是去了太子府,急急忙忙的赶了过去,而他正好看到风一承的匕首捅向了金如玉,金如玉慢慢躺在沈川妍的怀里,沈川妍看着她的心口不断涌出鲜血,“娘……不要啊,你干嘛啊……郎中呢……风一承也没有想到金如玉会这样做,他只是想戏弄她们一下而已,听到沈川妍撕心裂肺的哭声,他彻底慌乱了,他并没有想让她们去死……这……这对她比任何折磨都残酷。
  沈律跌跌撞撞的推开呆滞的风一承,“夫人,夫人你醒醒,郎中马上来了,你再等一等。”沈律抱着金如玉颤抖的说道,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们会走到这一步,金如玉强撑着一口气,不想看见沈律,她抓了抓沈川妍的手,“妍儿,一定要离开……”她流着眼泪对风一承说:“太子殿下……你可愿意放人了……我已经做了,放过我们妍儿吧……”风一承皱着眉头,沈川妍站起身狠狠的给了风一承一耳光发疯的喊道:“风一承……你为什么啊……”
  沈川妍抽泣着从沈律怀里抱过金如玉,“走开……母亲对你是何等的真情,而你呢,你却以为一个怀了孕的青楼女子,把母亲置于何地?”沈律痛哭着,“不是……夫人,我只是一时糊涂……我是爱你的,你别离开我好不好……”金如玉嘴角流过一丝血迹,“好了,我不想听,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没看清权利、金钱……如果我甘愿平庸,找了一个真心对我的人,结局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恍惚之中,她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医者模样的少年,说完,金如玉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沈律扑过来抱着金如玉痛哭着说:“玉儿,不要啊……我真的错了,我求求你醒过来好不好,我不要青儿了,真的不要了……”郎中姗姗来迟,赶紧上前把脉,见到金如玉的那一刻,郎中明显愣了一下,她是……
  郎中仔细的把着脉,他的眼里充满了泪水,强忍着心痛说:“夫人……香消玉殒了……”沈律发了疯的摇晃着金如玉,“不会的不会的,玉儿你醒醒啊……”
  沈川妍一脸呆滞的坐在地上,她缓缓起身,拿起掉落在旁边的匕首,“风一承,你有心吗?那是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啊……你怎么能下的去手……好啊……你不是想要让我们死吗,我成全你……我要让你的孩子给我母亲陪葬”说着,她狠狠的把刀子插进自己的肚子里,风一承迅速的拦了一下,却还是扎了进去。看着鲜血不断的顺着刀子流出来,沈川妍渐渐的失去意识倒了下去,风一承慌了,急忙的抱起沈川妍,“郎中快来啊!”
  沈律傻傻的愣在那里,一个晚上,他失去了自己的夫人,又要失去女儿了吗?他通红的眼睛里已经看不到眼泪,留下的只有憎恨,风一承,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郎中抹去眼泪,他要把如玉的孩子照顾好,他认真的给沈川妍止血,沈川妍的眉眼像极了如玉,他要沈川妍活着,他一定要给如玉报仇,“风一承,你给我出来,我要你给我妻儿偿命……风一承,你给我出来。”沈律终究是不顾身份的拍打着房门,他要让风一承死无葬身之地……风一承看沈律的疯狂行为影响郎中的诊治,便命令人把沈律关在了偏远的客房,“岳丈大人你先冷静冷静,你要记着,你的女儿还有性命之忧呢!”
  经过一个晚上的救治,沈川妍活了下来,而她的孩子竟然也奇迹般的保住了,“幸亏太子殿下,不然恐怕一尸两命啊!还好我的医术还过得去,不过以后调理身体一定要请专业的人来。”郎中感慨的说道,暗暗的说出自己的优势,向风一承证明自己还有用处,还有便是为了照顾好金如玉的孩子,找到机会替她报仇。
  墨竹观察着这一切,本来是想离开的,但是看到那个郎中竟然悄悄地去客房里抱起金如玉的尸体哭泣着,才知道不对劲,他又是什么人?
  沈川妍渐渐苏醒,风一承站在旁边惊喜的说:“你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沈川妍看见这张脸,那么熟悉却又那么痛苦,但是她竟然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他到底是谁了。
  “你……你是谁?”沈川妍艰难的出声,风一承愣了愣说:“你说什么……你不记得我了……你怎么能不记得我,凭什么?”沈川妍看他情绪有些失控,害怕的缩进了被子里瑟瑟发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