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六十九章 沿途的风景不及你

我的书架

第六十九章 沿途的风景不及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一承急忙把郎中喊过来,郎中听是沈川妍醒了,遮掩了悲伤,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快过来看看,她为什么变成这样,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风一承愤恨的说道,她凭什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凭什么让我一个人记着这份痛苦,凭什么让她解脱,风一承气愤的打翻了茶盏。
  沈川妍看着有些陌生的环境,缩在床底,“不要碰我……你们是谁,我要我爹娘……离我远点……放开我……”不管说什么她都不出来,风一承没了耐心,叫人生生按住她,郎中诊治片刻,有些苦恼的说:“回禀太子殿下,太子妃可能是伤心过度导致的失忆。”“那她还有可能回忆起来吗?”“这……这也不好说,或许悉心照料,带她多多回忆一下,应该还有想起来的希望。”
  风一承本来还想发脾气,但是看到沈川妍眼里的恐惧和泪水,终究是什么都没说的离开了,而在一旁暗自观察的墨竹看见风一承离开吩咐手下加强警戒,只好悄悄地溜走。
  沈律一脸憔悴的坐在地上,他的脑子里全都是金如玉死去时的场景,他说不出来对金如玉是什么感情,他或许是不爱她,但是她却是自己的知心人啊,这么多年里里外外都是金如玉在打理,虽然她虚荣没规矩,登不了大雅之堂,但是对自己却是关怀备至,初见她时,她便认定了自己,那时她刚刚被父亲卖进妓院,后脚自己便给她赎了出去。
  那时候的她柔弱娇小,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天,不管什么事都需要自己帮忙,成了丞相夫人后变得势力,重视权利,而沈川妍都给养的和她那样……
  现在这一切,自己也是做错了很多,如果自己关心她一点点,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岳父大人,妍儿已经脱离危险了,但是……她失忆了。”风一承推开门高高在上的说道,沈律目光呆滞的说道:“让我们全家人离开。”沈律猩红的眼睛盯着风一承说道:“我的妻儿都毁在了你的手里还不够吗……”风一承冷漠的说道:“你确定只是因为本太子吗,是本太子让你纳的妾,是本太子让沈川妍红杏出墙?”
  沈律晃晃悠悠的站起身,“让我们回家……”风一承转过身,大手一挥,“已经把岳母大人安排好送她回丞相府,不过沈川妍是本太子的太子妃,她必须生死相随。”
  “风一承,我会把你所做的一切都上报给皇帝,你就等着这天下易主吧!”
  “岳父大人,你可别忘了那些事情还有你的分,还有,沈川妍还在太子府里,如果你想让岳母大人安息的话,就照顾好沈川妍。”
  风一承像是看蝼蚁一样看着沈律,转过身,“来人啊,送丞相和夫人回去。”风一承快步走出去,留下沈律一个人趴在地上痛哭,愤怒的捶打着地面。
  墨竹回到王府后,向风洛寒汇报了这些事情,风洛寒皱了皱眉头说:“你怎么没有亲自动手?”墨竹恭敬的回答道:“在属下心里,曾经千万次想要手刃仇人,但是看到金如玉和沈川妍被风一承折磨的样子,就迟疑了,直到看见金如玉冲向风一承的匕首的时候,也便替我做了选择。”
  风洛寒听了她的话不禁想到沈若夏,如果是她看到这一切,她是不是就后悔报仇了呢?
  “好了,你先下去吧,沈律很快就会倒台了。”
  “是,王爷。”
  “面包,赶快过来吃些东西,我们一会儿还要赶路呢。”沈若夏喊着追蝴蝶的面包,面包转过身跑到沈川妍身前吃饭,“若夏……我好久没这么轻松了,不用看那个凶巴巴的傻王爷可真好,但是,我好想念名硕、浩轩、墨竹……”本来在喝水的北傒,听了面包的话,水都喷了出来,“咳咳咳……笑死我了,原来你在王府里不开心的只因为风洛寒的存在啊!”
  沈若夏也无奈的说道:“幸亏面包那时候小,如果再大点,它就能把风洛寒打死了。”面包听了这句话吃的更快了,“我……要快快长大,争取早日打死他……”还不等面包说完,沈若夏一只手拎起面包的脖颈子,“你长大了,就不能欺负他了,你那一爪子下去,他的半条命就没了。”
  面包气鼓鼓的脸,“好好好,知道了,我不会欺负他的。”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着等长大了,就把他的四肢扯掉,这样他就不能欺负别人了,也算是为自己报仇了,橙儿采了一些野果,红的、绿的,鲜艳极了,“快来尝尝,我找了很多呢。”沈若夏看着那些红果,想起了那次冒充小兵,别的士兵给的吃的,他们还嘲笑自己吃的多呢,其实,自己太累了,根本就吃不饱,也不知道那些士兵现在怎么样了。
  沈律回到丞相府,看着死去的金如玉,他不能够给金如玉一个说法,痛苦的哭红了双眼,青儿见到金如玉死了,更是开心的不得了,这么快就给自己让出了主母位置。
  沈川妍在郎中的照顾下过得还不错,只不过每一次风一承来都会给她吓个半死,“容堂郎中,太子妃今日可好了一些?”这几日容堂照顾的不错,沈川妍慢慢的不再害怕,只不过有的时候,她总是会做噩梦。
  郎中容堂尊敬的说:“回太子殿下,太子妃已经好转了一些,只不过还是需要静养,还有就是……她的记忆还需要一段时间恢复。”
  风一承摆了摆手让他下去,推开门,只见沈川妍正在抚琴,还是他们初见时的曲子,只不过这一次她只顾着弹琴,根本没有给自己一个眼神……
  风一承站在原地欣赏着,不一会儿,沈川妍看见他时,双手立刻停了下来,戛然而止的琴声让风一承回到了现实,看着不知所措的沈川妍,风一承皱眉道:“你还是这么怕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