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七十章 出殡

我的书架

第七十章 出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川妍慢慢抬起头眼神游离,有些紧张的说道:“不是……我只是还不习惯……而且容堂郎中和我说了,你……是我的丈夫,而且我们还有了宝宝……虽然我不记得了曾经,但是我相信,你会对孩子好的对吧?”风一承默不作声,凭什么让她忘记一切,自己却要承受这样的痛苦……
  “你可知你的母亲去世了,明日举办葬礼,你可要去?”即使是她失忆了,风一承还在刺激着她,沈川妍不可置信的说:“我还有母亲……她怎么去世了……”沈川妍痛苦的说着,风一承上前替她擦去眼泪,“因病去世,明日就一起去看看吧,你还有年迈的父亲呢。”
  说完,风一承便离开了,沈川妍依旧沉溺在痛苦之中。
  在去往景雪山的路上,沈若夏看到了很多美丽的景色,她好久没有这么自由过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真正离开王府了,看到的景色却远不及自己没离开王府时美丽。
  “呦呦呦,又在这儿触景生情呢?”北傒笑呵呵的走过来说,沈若夏白了他一眼,“以后的日子就要这样过了,我得先习惯习惯才是啊!”沈若夏故作没事的说道,北傒恨不得打烂这张破嘴,总是提那些让她伤心的事干嘛,“面包去哪了?”北傒迅速转移话题道,“这不和橙儿摘果子去了吗,他们两个就对吃的热衷,一路上一直欢欢笑笑的,我几乎看不到橙儿想念风浩轩……”沈若夏头疼的说道。
  “或许橙儿根本就不喜欢四王爷呢?”北傒认真的说道,沈若夏苦笑着:“我又怎么会知道呢,不过看你的样子,你似乎不希望橙儿和风浩轩在一起,难不成是你对橙儿……”“打住,我可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在想像橙儿这样天真懂事的人,如果成了皇家人,岂不是日日提心吊胆,而且如果她和你一样的想法,一生一世一双人,在后宅的生活岂不是举步维艰。”北傒感叹地说道。
  沈若夏摇摇头,“橙儿很容易被说服,但是,我是绝对不会让别人对橙儿不忠的,所以,橙儿以后要嫁给谁,只能由我做主,就算是皇帝老子来了也没用。”看着沈若夏努力保护自己人的样子,北傒的眼里都有了光芒……如果自己当初也这样义无反顾坚持站在南辰的那边,结局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丞相府肃静的很,那天沈律带着金如玉的尸体回来以后一病不起青儿三番两次的过来看他,都被他赶了出去,而皇上听了这件事,也派人来慰问,风一承做的很干净,悄悄地把金如玉的尸体送了回来,而沈律又因为沈川妍的关系不能告发他。
  这一天,丞相府里布置得丧事很隆重,沈律给金如玉换上他们初次相见时穿的衣服,爱惜的抚摸着早就没有血色的脸颊,“如玉……我对不起您……你放心,你是我沈律唯一的妻子……”
  青儿最近可是麻雀变凤凰,嚣张的不得了,就连给金如玉置办丧事,都是她亲力亲为的,一是想让所有人看清楚自己有能当主母的能力,二是给外人看自己是多么的贤良淑德,不过她所做的一切,在沈律眼里都只是一文不值,如果不是她怀有身孕,他甚至动了休了她的想法。
  一大早上,沈川妍就早早地换好了衣服,跟随着风一承来到了丞相府,到了丞相府门前,她被风一承搀扶着下了马车,虽然心里还是很害怕,但是她却不能表现出来,听莲儿说,风一承十分暴虐,莲儿几次三番的叮嘱自己千万不要惹怒他。
  沈川妍的小心翼翼,风一承都看在眼里,只不过,他还不知道怎么接受她失忆的事实,自己对她的这份恨还没有办法放下。
  两个人来到大堂,沈川妍看着金如玉的牌位和沧桑的父亲,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风一承眉头微皱着,她不是失忆了吗,难道真的是因为情景所致?“他们……就是我的父母吗?”沈川妍哽咽着说出话来,风一承点了点头,两个人上香行礼,沈律看到沈川妍的那一刻老泪纵横,几日不见,妍儿又憔悴了许多,而旁边的风一承传出一阵冷意,似乎是在威胁沈律,如果他敢多说一个字,那么他就再也别想见到沈川妍。
  “父亲……”沈川妍走过来含泪说道,沈律抹了抹眼泪,“你还怀有身孕,就先休息吧!”沈川妍摇了摇头,“父亲,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失忆了,但是,我还是想陪母亲走完最后一程。”
  听着沈川妍坚定的话语,沈律便没有拒绝,让如玉看到妍儿现在的样子也挺好,或许失忆对妍儿来说才是解脱。
  就这样,沈川妍披麻戴孝送着母亲出殡,一旁的风一承时刻关注着她,恐怕她有一点不适,眼看着金如玉下葬,沈川妍的泪水更是止不住的流下来,风一承在一旁安慰着沈川妍,沈川妍扑在他的怀里痛哭着,风一承微怔,她好久……没这么依赖自己了。
  晚上,从丞相府回来,沈川妍哭累了恍恍惚惚的睡着了,风一承轻轻的抱起她上了马车,临走时,沈律狠狠的威胁了风一承,“妍儿已经失忆了,你是不是就能放过她了,毕竟,她曾经也爱过你……你自己想想,是不是爱她……不要等了失去才后悔,如果你再做伤害妍儿的事,我就算是赔了我这条命,我也不会放过你。”
  风一承听着沈律的话,心里竟然闪过一丝动容,最后终究是什么也没说的上了马车。
  风洛寒最近算是过得还不错,朝堂上有了些风言风语,说丞相夫人从太子府回来不久后便去世了,而太子妃竟然失忆了,还有最近沈律也不上朝,而风一承办的政务又出现了一些问题,他进行金矿的开采,却因为指挥不当,造成百人伤亡,皇帝也十分不满,便给他禁了足,而这块烫手的山芋就这样落到了风洛寒的手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