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七十二章 聂雯出逃

我的书架

第七十二章 聂雯出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景雪山的气候依旧异常,面包此次回来反而开心的不得了,一会儿就去找了神兽,而神兽见了面包大吃一惊,这么快就会说人话了,还长得更加强壮了,就是不知道法力怎么样。
  这几天,沈若夏在跟着北傒修炼,她的病情已经基本克制住了,但是邪神也越来越猖狂了,北傒这几日让沈若夏在温泉里抑制冰锥之气,等到沈若夏的身体有所好转,他便带她去会一会邪神。
  太子府里上上下下都在为沈川妍生子时时刻刻准备着,风一承虽然嘴上说恨透了沈川妍,但是在这段时间里却格外的照顾沈川妍,补品药材、奇珍异宝都往沈川妍的院子里送,而沈川妍依旧失忆,什么也想不起来,幸亏还有容堂在身边照料着。
  “太子妃今日怎么样?”
  “回太子殿下,太子妃安好,孩子也很健康。”
  “她的记忆还能否恢复?”
  “这……这只能靠太子妃自己想不想想起来了,人在经历巨大的打击之后失忆也是很正常的现象,或许在熟悉的地方走一走能唤醒记忆,再或者……再经历一次打击可以刺激恢复记忆,但是这种方法也有可能导致精神失常……”
  “说了半天,你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容堂,你对本太子没有价值的时候,你应该知道自己是什么下场!”
  “是,草民明白,草民定当努力的帮助太子妃恢复记忆……请太子殿下赎罪,草民请问太子殿下是否真心想让太子妃恢复记忆,现在的太子妃温婉可人、天真烂漫……您真的舍得让她想起那些痛苦的事吗?”
  “放肆,容堂你别以为现在还有用,本太子就拿你没办法了,本太子的事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说完,风一承愤怒的让他退了下去,在他看不到的角落,容堂掩饰住恨意,目光逐渐冰冷,“风一承,你确定让妍儿想起一切吗?虽然我不舍得让妍儿受苦,但是看你对妍儿的感情似乎有些不同,既然这么爱她,我就让你一辈子也得不到她的爱,也让你体验体验我的感受,慢慢的杀了你,让你给如玉赔罪……”
  “太子殿下真的舍得让太子妃回忆起那些痛苦的事吗?”
  “太子妃现在温婉可人、天真浪漫……”
  ……
  容堂走后,他的话一直在风一承的脑子里回荡,自己真的想让沈川妍想起那些吗,这几日他看着沈川妍抚琴、跳舞、学做羹汤,对他温言柔语,还有她那时不时羞红的脸……这样的她让风一承安心……难道自己对她除了愤怒还有别的感情……
  意识到这一点的风一承瞬间站直,他不敢承认,自己明明是恨死了她,恨她的背叛、恨她的倔强、恨她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让风一承愤怒,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为什么对沈川妍这么执着。
  聂雯这几日并不好过,心里害怕着风一承找自己算账,又害怕沈川妍的孩子出生,虽然滕春阁来信告诉自己可以安心,但是她总觉得不对劲……
  丞相府里,海棠跪在沈律身前痛哭流涕道:“还请大人为夫人做主啊,是聂雯,她来找夫人说小姐过得并不好,还说……小姐生下孩子后,太子殿下会把小姐杀了,这一切都是聂雯怂恿的啊……”
  沈律听了海棠的话,一口鲜血涌在喉中,“咳……”“老爷,你没事吧?”
  “你今日所说的话万万不要让第二人知道,不然你会有性命之忧。”沈律提醒道。
  “是,但是为了夫人,让海棠死也值了。”
  听着海棠的话,沈律站起身说道:“我们去一趟太子府,虽然不能扳倒太子,但是聂雯这个贱人,我一定要让她死。”说着,带着海棠上了去太子府的马车。
  太子府里,聂雯不断的害怕,信中虽说已经准备妥当,让自己安心,但是自己还是害怕,直到丫鬟进来说道:“夫人,刚才我在街上看到丞相府的马车过来了,我们要不要准备些茶点。”自从沈川妍出事,所有的事务都是聂雯把持着。
  聂雯心里一怕,茶杯立刻掉落在地,,“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翠儿呢,喊她过来。”
  翠儿听丫鬟说聂雯找自己,赶快过去,聂雯已经换上了丫鬟的衣服,“翠儿,我们快走,丞相赶了过来了,如果风一承知道了,恐怕不会轻易放过我,趁现在还没到赶快换衣服准备逃出去。”聂雯冷静的说道,翠儿连连点头,刚转过身准备换衣服,突然间心口一痛,聂雯扔下手中的短刀说:“对不起翠儿,我不能带着你,但是你放心,我会给你安顿好家人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翠儿睁着不甘的眼睛,视线越来越模糊……
  书房内,“太子殿下,丞相大人到访。”
  “他怎么来了?”风一承不悦的说,扔下手里的毛笔走了出去。
  沈律站在书房门口,“参见太子殿下,老臣有事想和太子殿下一叙。”海棠也连忙跪下,风一承眼下闪过一丝不快,“你们下去吧,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屏退了所有人之后,沈律跪在风一承面前说道:“还请太子殿下给老臣做主啊,夫人来太子府的那天,你的妾室聂雯曾和如玉说了许多莫须有的事情,促使如玉来到太子府,更是害了如玉啊!”沈律痛哭着,旁边的海棠也抽泣的跪在地上说:“奴婢是夫人身边的侍女,奴婢可以作证,当时夫人听到聂雯说太子殿下在小姐生完孩子以后会杀了小姐,夫人这才放心不下前来的,请太子殿下做主啊……”
  风一承本以为聂雯不过是耍一些小手段,没想到她的心肠这么恶毒,“来人,把聂雯给本太子叫过来。”
  聂雯早就收拾好东西在全府上下找她的时候,悄悄溜了出去……
  “太子殿下不好了,并没有看见聂雯夫人,而她的贴身侍女被发现死在了夫人房中。”手下急忙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