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妃,回家吃饭 > 第七十六章 风洛寒的信

我的书架

第七十六章 风洛寒的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若夏这几日在泉水里待的还不错,有人准时准点送吃的,泡够了时间就上岸,躺在那张火石床上安安稳稳的睡一觉……
  “南辰,你怎么来了,是么时候到的?”橙儿抱着一篮子果子走进来,“你这是去干嘛?”南辰疑惑的问,面包和北傒想悄悄离开,却被南辰拽住,橙儿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笑着说道:“我准备去给小姐送饭啊!”
  南辰抓过北傒和面包对着橙儿认真说道:“北傒说他们刚才去送饭了,而且,面包还经常去看沈若夏呢!”橙儿听了,一脸愤怒的说道:“你……你们怎么这么无耻,不行,我一定要告诉小姐……”
  北傒拦着橙儿说:“橙儿,你误会了,我们只是听南辰手里有风洛寒的信,我们俩一时好奇……才想看看的……”面包也委屈巴巴的说:“我才不想让那个冰块脸天天和若夏在一起呢,这次出来了,若夏就不要回去了……”
  橙儿难得的不守规矩,泼辣的说道:“这是王爷写给小姐的,纵使你们再胡闹,也不应该断了小姐的念想,此次一行,小姐心里有多难受,你们不知道吗,这么多天见不到王爷,好不容易有一封信,你们就这样?”橙儿气鼓鼓的说。
  面包也被训斥的不说话,北傒也挠了挠头,“都怪南辰,我们也没想看,就是想捉弄住弄他。”南辰无语了,合着你俩什么事都不是故意的呗,好奇的是你们,开玩笑的也是你们……
  南辰把信拿出来,“橙儿,我和你一起去看看若夏……哦,我不进去,我想若夏应该也想知道王爷的近况。”
  橙儿点了点头,拿着饭菜,两个人一起去了泉水,景雪山的景色就是好,每一个地方都各有特点,山下的植被越来越高大了,小的时候和北傒一起在植物里捉迷藏,有一次,南辰藏在了月亮花里,这个花,晚上会盛开,而白天就闭合起来,那天晚上,南辰躲进去就睡着了,直到第二天,北傒都没有找到他,给他急坏了,而花苞里面的花粉有迷药成分,里面的空气也越来越稀薄……
  “南辰……南辰……”
  北傒动了动手指,但是他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他只能听到北傒的声音,却不能回应他,到了最后,第二天,他醒了过来,但是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来的……
  后来听师傅说是北傒在月亮花里找了一夜,他听你说过,月亮花像一个小房子一样……而北傒却发了高烧,南辰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他,北傒怕他自责,还笑话他像个笨蛋似的,说他故意不找自己,才让他多睡了一会儿。
  “南辰啊……南辰,你想什么呢?”橙儿看着出神的南辰问着,南辰回过神来,“我们到了吗?”
  “到了,你把信给我,等小姐让你进来,你再进来。”
  南辰点了点头,坐在一边,如果不是师傅……自己现在和北傒的结局会是什么样呢?
  “小姐,南辰来了,他现在在外面候着呢!”沈若夏听了,立马来了兴致,激动的说道:“南辰来了,那信件呢?”橙儿捂嘴一笑,看来小姐很想王爷嘛,“好了,不逗你了,在这里呢!”
  沈若夏上岸,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擦干净手,激动的接过来。
  夏儿,你的身体还好吗,病情控制住了吗,我很想你,没有一天不想你,我从来都没想过,没有你的日子那么难熬,看来,我真的是越来越离不开你了,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在想我?
  沈若夏红扑扑的小脸上浮现了一抹微笑,“我才不想你呢。”,一边的橙儿在心里说沈若夏口是心非。
  对了,金如玉死了,墨竹并没有动手,金如玉受了聂雯的挑唆,以为沈川妍生下孩子,就会被风一承处死,再加上沈律新纳了小妾,金如玉的地位不保,心急如焚的去了太子府,结果,在风一承的逼迫下,选择了自杀来换取沈川妍的自由,但是最后风一承并没有放沈川妍离开,而沈律也赶来看到了这一幕……
  我问墨竹她为什么不动手,她说金如玉为了沈川妍可以去死,况且,看金如玉的病情也时日无多,便没有动手,我在想,如果你在我身边,你会不会说我太冷酷卑鄙,但是,我一想到丞相府对你做的一切,便不觉得过分,不过墨竹,我能看出来她并没有因为大仇得报而开心,反而又添了一抹愁绪。
  沈若夏抿了抿嘴,她还真没想到金如玉竟然就这么死了,为了沈川妍,为了换取沈川妍的自由,看来一个母亲可以为女儿付出所有,而她好像没有体验过……
  夏儿,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你这次不会回来了,但是好好想一想,你不会这么狠心的对吧,毕竟你还那么爱我,你是答应过我的,你说你一定会回来的,我这个人最恨别人骗我,但是我愿意让你骗,但是前提是,你不能离开我。
  你是不是嫌弃我太能啰嗦了,但是我也没办法,谁让你不在我身边,我想说的太多了,我这边你不用担心,我过得很好,只要查清我母妃的真相,我便随你去到天涯海角。
  知道你也担心名硕,放心吧,那小子很争气,不愧是你的弟弟,理论文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恐怕都要压你一头喽!
  好了,最重要的一点,记住,如果不能成功封印邪神,就赶快离开,天下人自有人来守护,而我,只想守护你……
  不知不觉,沈若夏的眼泪已经浸湿了那几张信件,橙儿连忙给她擦眼泪,“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点想他了。”
  沈若夏摇了摇头,自己的选择是不是过于残忍,为了天下人,为了他,选择抛弃他,但是自己的情况早就已经没多少时间了,就算是能和他多厮守几日,可是终究要离开他,还不如在离开之前,为天下人、为他……多做一些贡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