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惊悚游戏:我的副本零通关 > 第106章 无忧幼儿园(十)

我的书架

第106章 无忧幼儿园(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玩家面色惨白,胃里一阵翻涌,强忍着呕吐的欲望。他们明白刚刚那个女玩家的用意,确实,只要按照她那个方法来,每一轮都是玩家丢给玩家,相互之间不要抓住,再在绕圈过程中拖延一点时间,平安过去这个游戏不是问题。
可是经过女玩家被吃这一件事,剩下的玩家之间也相互提防起来,毕竟谁知道你信任的人到底值不值得你信任呢!
拿到手绢的男玩家不敢选择诡异,只能选玩家,还要选看上去就很弱的。
最后这个男玩家选了一个瘦瘦小小的女玩家,但是一切怎么会完全按照他的想法来呢!
欢喜在旁边目睹了刚才的一出好戏,此时见到男玩家开始丢手绢,便偷偷召唤了一个不起眼的小玩偶趴到了被男玩家选中的那个女孩旁边,等男玩家的手绢即将落地的时候,小玩偶轻轻吹出一口气,那个手绢便轻轻的飘向了旁边的诡异小孩的身后。
男玩家当即就飞速朝前跑去,后面的诡异小孩 以常人难以达到的速度追来。
“不是,不是,我没想给你的,是被风吹的,不能算!”
没有人理会男玩家的大叫,男玩家很快被诡异追上,一只小手摸上了他的脖子,男玩家能感觉到,诡异的嘴巴就在自己大动脉旁边。
男玩家一动不动,身体僵硬在原地,求助的看向在场的其他的玩家,可是刚刚男人那副嘴脸,让玩家们实在不想去救,万一被他推给诡异当挡箭牌怎么办。
“追到你了!”
小诡异阴森的声音在玩家耳边响起,男玩家很快就被诡异拖到了圈子中间,再次当着其他玩家的面,开膛破肚。
接下来的游戏就安稳的多了,经过了男玩家一事,剩下的玩家也没有再搞事的,认真的按照一开始那位女玩家的计划执行,直到游戏结束,也没再有人死亡。
小孩们倒是有些失望,不甘心的舔了舔嘴角的血迹,青白的小脸上满是恶毒。
而且,不知触发了什么,从下午的游戏开始,小孩们一直维持着诡异的状态,再也没有变回去,这无疑又给仅剩的几名玩家添加了不小的压力。
晚上,玩家们回到宿舍,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就剩他们五个人了,那两个帮厨也没有回来,应该是已经没了。
五个玩家没有再分开住,都挤在几个宿舍里,根本不敢睡。
欢喜则是在纠结今晚该给哪些小动物一个机会,小满带领的猫猫大军肯定是少不了的,再加上谁呢?
思索片刻,欢喜便有了答案。
宿舍里,玩家们都没有说话,低沉的氛围弥漫在每个玩家身上。仅仅两天,甚至可以说是一天的时间,就有八个玩家死在了游戏里,里面甚至还有一位大佬级别的玩家。
寂静的氛围,一切声音都显得格外清晰,一阵细细簌簌的声音传来,玩家们瞬间警惕的站起身。
“喵呜!”
猫叫声再次传来,玩家瞬间变了脸色,看着早已经堵好的大门和窗户,一丝不祥的预感还是悄悄涌上了心头。
“大家别慌,门我们已经堵好了,窗子也加固过了,不会被撞开的。我们只要牢牢守在宿舍里,别出去,就不会有事的!”
剩下的玩家听到这话也略微放了些许心,只是仍旧警惕的盯着大门和窗子。
温柔的歌声传来,玩家瞬间大喊:“快堵上耳朵!”
只是这惊悚世界的歌声哪是你堵上耳朵就能抵抗的了的,那是直接传到玩家们脑子里的声音,甚至会影响玩家跟着哼唱起来。
“妹妹背着洋娃娃
走到花园去看樱花
娃娃哭了叫妈妈
树上的小鸟在笑哈哈
娃娃啊娃娃为什么哭呢
是不是想起了妈妈的话
娃娃啊娃娃不要再哭啦
有什么心事就对我说吧
从前我也有个家
还有亲爱的爸爸妈妈
有天爸爸喝醉了
拣起了斧头走向妈妈
爸爸啊爸爸砍了很多下
红色的血啊染红了墙
妈妈的头啊滚到床底下
她的眼睛啊还望着我呢
然后啊爸爸叫我帮帮他
我们把妈妈埋在树下
然后啊爸爸举起斧头了
剥开我的皮做成了娃娃”
很明显,今天这首歌和昨天的摇篮曲不同,是确确实实带着杀意的。
有玩家因为道具的关系迅速清醒过来,看着沉浸在歌声中,嘴角带着笑闭眼哼歌的同伴,已经拿着提前准备好的道具,准备朝着自己胸口刺去。醒过来的玩家毫不犹豫的举起拳头给每个人来了一拳。
清醒过来的玩家们背后一阵发凉,他们差点就被歌声吸引着自杀了。
歌声还在继续,玩家们不敢大意,用尖锐的刀具抵在自己腿上,持续的疼痛让他们勉强保持清醒。
很快,悉悉索索的声音再次传来,一只蚂蚁爬到了玩家的脚上,玩家在全力抵抗歌声,根本没有发现。越来越多的虫子从墙壁的缝隙中钻出,往玩家们身上爬去。
“虫子,虫子,好多的虫子!”
一个女玩家率先发现了不对劲,惊声尖叫道。
玩家们纷纷站起身,拼命抖动着自己的身体,相比乌鸦老鼠,还是这个小的几乎可以忽视小虫子更让人头皮发麻,特别是形成一定规模的虫子。
“啊!”一个玩家从衣服里掏出一只蝎子,狠狠的丢在了地上,乌黑发亮的尾针足以证明他的毒性。
被蝎子叮了的玩家,身上开始起了一个个水泡,里面是黄色的脓水,玩家痛的大叫,疯狂用手挠着那些水泡,水泡被抓破,露出红色的皮肉,玩家整个人很快变成了血红色。
鲜血刺激了那些虫子,纷纷放弃自己的目标,朝着这个玩家爬去,玩家的皮肤上覆盖上一层黑色的壳,不少虫子顺着玩家的鼻孔耳朵嘴巴钻了进去。
玩家痛的在地上打滚,“杀了我,求求你们,杀了我吧!”
玩家每说一句话,便有大量的虫子顺着他嘴角的鲜血流出。
一个男玩家走上前,低声说了句:“一路走好,兄弟!”然后把刀插进了玩家的胸口。
玩家最后一刻扯出一抹笑容,带着解脱离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