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惊悚游戏:我的副本零通关 > 第53章 利德高中(十七)

我的书架

第53章 利德高中(十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以,交易愉快。”瘦高男爽快的拿出一个模样丑陋的娃娃,交到瞎眼玩家手里,同时拿过那盏小台灯。
这个娃娃身上有不少伤痕,已经破破烂烂的了。
瞎眼玩家仍旧像是如获至宝一般紧紧把娃娃抱在怀里。
“你拔一根你的头发塞进娃娃肚子里就可以了,什么时候需要它替你就把它丢出去,默念‘以吾发肤,换吾生命。’即可。看在你这么痛快的份上,这个娃娃就送你了,应该还能用两次的样子。”
瞎眼玩家点点头,压着嗓子说了句“谢谢”。
“那我们快走吧,那个女医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回来了。”壮汉着急的催促道。
几人迅速往门外走去,此时小楼的灯已经全部熄灭了。虽然是白天,但是一丝光线都没有射进小楼里,房间旁边的门牌发着莹绿的光,墙上照片的玻璃依稀能看清人影。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壮汉看着一眼望不到 头的走廊,声音都有些颤抖。
瘦高男面色沉重,扶着瞎眼玩家的手紧了紧,沉声说道:“肯定是那个女医生搞的鬼,不管了,先往前走走看看,总比一直待在这里好。”
说罢,几人迅速朝着大门走去。
“吱呀!”
一声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响起,不知是哪扇门被打开了,一股清凉的风吹动了三人的衣服。
“跑!”
瘦高男一声令下,壮汉当机立断背起瞎眼玩家迅速往前跑去。
“这走廊怎么跑不到头啊!”
壮汉背着一个人跑了十几分钟,实在是坚持不住了,把人放在地上,自己扶着墙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不行了,不行了,我实在跑不动了!”壮汉感觉自己扶的墙并不是十分僵硬的手感,反而有些像人的皮肤,凉凉的,入手滑腻。
壮汉下意识转头看去,发现自己的手正好按在一副医生的照片上,他转头的瞬间,壮汉的脸瞬间与墙上医生的脸重合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壮汉被困在了照片中一样。
“李哥,你没事吧?”
瞎眼玩家察觉到壮汉不对劲,立刻伸出手摸索着,抓到了壮汉的衣服,把人往后拽了拽。
壮汉像是没了意识,任由瞎眼玩家拽的自己后退了一步,却一声都没出。
瘦高男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立刻返身跑了过来,看见壮汉满脸呆滞,眼睛却紧紧盯着那张照片。
此时,照片上的人已经与壮汉有了五六分相似。
瘦高男也知道,若是照片完全变成了壮汉的样子,恐怕人真的就没救了。
当即,瘦高男直接伸手捂住了壮汉的眼睛,照片虽然不再变化,可是壮汉仍旧是那副不清醒的状态。
“看来,必须把这些照片解决了,不然我们早晚会死在这些照片上。走廊里的照片太多了,根本防不胜防。”
“汪哥,既然是照片,应该会怕火吧?不然用火试试?”瞎眼玩家提议道。
瘦高男沉吟片刻,拿出一个打火机,“啪”的一声打开了,火光亮起的那一刻,瘦高男看到照片中的诡异表情瞬间变得阴狠起来,只是其中还带着一丝惧怕。
“果然怕火!”
瘦高男不再迟疑,直接出手打碎了照片上的玻璃,点燃了那张照片。
一阵尖啸声响起,在浓浓的黑烟中,火光的照射下,壮汉恢复了正常。
壮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他刚刚能看到周围发生的一切,可是说不出,动不了,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奇怪,照片都没了,火怎么还不灭?”
瘦高男面色沉重的看着还在燃烧的墙壁,内心深感不妙。
“咯咯咯!”
一阵清脆的女人笑声在他们身后响起,女医生捧着装有针管药剂的盘子慢慢朝这边走来。
“你们怎么在这里啊!我不是让你们去注射室等我吗?看样子,你们是想逃跑啊!还烧我的医务楼,你们果然是坏孩子!坏孩子就要接受惩罚!”
走廊里的烟雾越来越大,呛得三人直咳嗽。
与此同时,墙壁上的照片也开始发生变化。
随着一声声玻璃被打碎的声音,一个个身穿白大褂的人影从照片中爬了出来。
玩家三人已经被烟雾呛得呼吸困难了,哪里还有精力去对付眼前的诡异。
“汪哥,我们怎么办?”
壮汉一手捂着口鼻,一手抓着瞎眼玩家,目光急切的看着瘦高男。
“先跑吧!这么多诡异,我们才三个人,还有一个看不见的,根本对付不了。”
瘦高男说完转身就跑了。
壮汉看了一眼瞎眼玩家,不忍的叹了口气,不再管他,转身追着瘦高男跑了,他已经没有力气背着人跑了,若是不跑,两个人都要搭在里面。
瞎眼玩家也听见了瘦高男的话,想要抓住壮汉却被人躲开了。
瞎眼玩家不知道,此时他的面前已经围满了诡异,一个个看他的目光满是兴奋。
没有了瞎眼玩家的牵绊,两个人很快就跑离了这条奇怪的走廊。
“汪哥,我们居然这么容易就出来了?”
瘦高男点点头,那条走廊应该是墙上的照片搞得鬼,照片里的诡异都出来了,走廊也恢复正常了。
二人回头看去,就看到那个瞎眼玩家此时已经站在了那个女医生身边,手上还端着那个放着针筒药剂的盘子。
一群医生目光诡异的盯着两个玩家,那个布娃娃已经身首分离,被丢在一旁。
二人不敢再犹豫,快速跑向大门,拿出瞎眼玩家那把能打开任何大门的钥匙,开了门,跑出了这栋诡异的医务小楼。
看到玩家离开,女医生嫌弃的看了一眼瞎眼玩家,不满的嘟囔道:“真是的,好不容易来我这里了,还只让我留下一个,结果还是个瞎了的,真是亏大了!”
说罢,女医生手一挥,身边的那群医生再次回到了照片里,变成那副僵笑的表情。
连那副被瘦高男烧掉的照片也重新恢复了原样。
“哼!一个破打火机也想烧掉我的照片,真是想的挺美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