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惊悚游戏:我的副本零通关 > 第56章 利德高中(二十)

我的书架

第56章 利德高中(二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是准考证,其实是一张薄薄的纸,上面有姓名、性别、准考证号、考点名称、考点地址、考场号、考试科目这些,还沾着一些干涸的血迹。
“大家都拿到准考证了吧!进入考场以后,把准考试放在桌子的左上角,方便监考老师检查。拿到试卷以后先不要着急动笔,先看卷子,等老师说考试开始以后才可动笔。书写的时候注意字迹整齐,卷面干净。我们是电子阅卷,卷面不干净,很影响老师打分。还有就是,核对好自己的准考证号,涂答题卡不要涂错了 涂串行了,谁要是因为这种问题丢了分,看我不剁了他的手!”
班主任还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讲着,那几个玩家已经觉得不妙了,准考证一拿在手里,就有一股寒意顺着胳膊往上爬,准考证上的照片看着也很诡异。
“行了,你们上自习了,那几个上午旷课的,我懒得说你们,不点你们名字是给你们留面子,但是你们几个可是在我这里挂了名的,是谁自己心里清楚。”
班主任这话就是盯着那几个玩家说的,玩家也知道自己在班主任这里的印象恐怕已经低到极致了,除非能在这次的考试中获得好成绩,不然肯定要被针对了。
班里的学生也察觉到班主任对几个玩家的不喜,也纷纷对他们怒目而视。
“都看书!明天要考试了不知道吗!”
荣荣重重的拍了拍桌子,拉回了班上其他同学的视线。
几个玩家瞬间松了一口气。
特别是壮汉,他对食堂里的场景现在还心有余悸,身体还能感受到皮肉被生生撕扯下来的疼痛。
这堂自习课并没有出什么乱子,玩家们担心惹怒诡异,连纸条都不敢传,拿着课本跟看天书一样,随便拿张卷子,发现也就语文还能看懂,但是看得懂做不对啊!
下课铃声响起,外头传来一阵喧闹,班里同学也纷纷起身往外走。
玩家们对视一眼赶紧跟上。
欢喜和荣荣走在几个玩家后面,声音也没有压低。
“走走,班长,我们快去找找考场,不然到时候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错过考试怎么办!”
“嗯嗯,大家都去了,我们也去。幸好不在我们这个楼考试,不然还要收拾东西,好麻烦啊!”
“谁说不是呢!”
几个玩家慢了几步,让欢喜他们先过去,见周围没什么人了,这才讨论。
“你们怎么样?”
“我死了。”
“我也是。”
“一样。”
“看来大家都莫名的复活了,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代表我们又有了一次机会。”
胆小女是一个死的,对后面发生了什么完全不清楚,只是想到这个学校里无处不在的诡异,还是觉得惊恐,“我们活了,但是时间没有重置,代表不是副本重启。每个副本都是越往后越难,我们这是即将到达最后一阶段了吗?”
卷发女点点头,“应该是的,活到成绩出来我们应该就可以通关了,不过成绩出来的时候应该也是所有诡异完全失控的时候。”
“那怎么办?这个学校光是学生就有几千人,还不加上那些实验楼,还有老师们。”
此时最心慌的是壮汉,他还有诡异的任务没有完成呢!完不成任务肯定逃不了一死。
“你们几个怎么不去看看自己的考场?是离得很近吗?”
丁一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几个玩家身后。
“老···老师好,我们正要去呢!”胆小女小声的回答。
“嗯,带着准考证去,别找不到!46号,好好考,我很看好你!”
丁一说完就离开了。
几个玩家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桌子上的准考证犹豫不决。
毫无疑问这东西沾染了诡异的气息,已经变得不正常了,可若是没有,他们根本无法参加接下来的考试。
“拿着吧!这东西应该挺重要的,只是会被感染些诡异,总比参加不了考试,被班主任弄死强。”
卷发女说完率先拿起桌子上的准考证,那股诡异的气息瞬间攀附上她的手指,带着点点刺痛。
其余几人也纷纷拿起桌子上的准考证,走了出去。
发现教室外走廊里空荡荡的,零零散散几个人都是玩家,试探的打量着四周。
玩家很快集合在一起,瘦高男还有那两个逃跑的玩家是没有经历死亡的,此时站在玩家里,一副身心俱疲的样子。
瞎眼玩家的眼睛也恢复了正常,此时正狠狠的盯着瘦高男,不过仔细看,瞎眼玩家的眼珠子似乎过于漆黑了,像墨色一样。
大家默契的没有这时候就发生纷争,毕竟能活着出去是最重要的。
看到玩家们脸上虚伪的笑,胆小女低下头,不屑的撇了撇嘴角。
玩家在学校转了一圈,发现除了玩家以外,所有学生似乎都消失了,到处都静的可怕。
此时的欢喜他们已经聚到的礼堂里,透过大屏幕看着玩家们到处探索着,时不时相互试探几句。
“无聊,能快进吗?”荣荣打了个哈欠,眼角沁出一些泪花。
校长此时也在礼堂里,看着桌子上摆放的点心水果奶茶,嘴角抽了抽。
想要发个火,看到欢喜吃的开心的样子,又转变了神情,低头思索,是不是应该让厨房研究些新菜式了。
边想着拿起了桌上的点心吃着。
嗯?这点心?
校长低头看去,旁边副校长凑了过来,笑嘻嘻的说:“怎么样?这点心不错吧?这可是欢喜同学亲自做的,只有校长和一部分老师学生有。”
校长把剩下的点心放进嘴里,看着微笑着听荣荣说话的欢喜若有所思。
良久以后,校长拍了拍副校长的肩膀,压低了声音,“你说,我把学校搬到无忧镇怎么样?”
“啊?校长,你是被夺舍了吗?”副校长下意识摸了摸校长的额头,“这也不发烧啊!怎么就开始说胡话了呢?”
“你见过哪个诡异发烧的?不冻成冰块就算好的了!”
校长一把打掉副校长的手,也知道刚刚自己的话有多可笑,不说自己这学校搬走学生怎么办,就是无忧镇镇长也不能答应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