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惊悚游戏:我的副本零通关 > 第62章 利德高中(二十六)

我的书架

第62章 利德高中(二十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坚持一下,还有五分钟。”
卷发女抬头看了一眼教室前方的时钟,此时时间已经指向了10:55, 尖子班晚自习十一点放学,一直以来是利德高中的规定,学校的学生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基本上回宿舍洗漱收拾一下就快十二点了,熄灯以后还要偷偷点着灯在被窝里补作业,因为晚自习根本没有时间写。
黄毛在踏入浓雾的那一刻,就被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吓破了胆子,随便找了个方向,还遇到了正在巡逻的一队保安。
保安一见到黄毛那头耀眼的头发,直接认定这是校外小混混跑到学校找学生闹事的,纷纷冲了上去。
黄毛还没来得及解释,便被保安们打成了一摊肉泥。
壮汉摆脱了厨师和电锯诡异以后,刚要松一口气,便听见前方传来钢琴曲的声音,而且在朝着他快速靠近。
壮汉刚想再次逃走,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阵风吹过,像是有裙摆拂过自己的脸颊,接着壮汉便不能动了。
随着钢琴声再次响起,前方的迷雾中一束光线落下,光束中一个身穿白色芭蕾舞裙的纤细女子正随着音乐起舞,不断旋转跳跃,完成一个个优美的高难度动作。
钢琴曲越来越激烈,几乎是在砸钢琴的声音,女孩的动作越来越快,难度越来越高。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女孩以一种扭曲的姿态立在原地,双手向上成拥抱的姿态,一条腿向后高高抬起,直到头顶上方。另一条腿只用足尖着地,高昂着头像一只拥抱光明的骄傲的天鹅。
很快,光束消失,那个女孩的身体发出一阵咔咔的声音,双腿的足尖向后,胳膊外头,脑袋弯折在肩膀上。身上的白裙破烂不堪,头发散乱的披在肩上,脸上的妆已经花了,口红抹的满脸都是,眼影斑驳,睫毛膏被晕染成一团团黑色的脏污,只有腮红格外的显眼。
壮汉往后退了几步,女孩发出嗬嗬的声音,朝着壮汉伸出手,那双柔美的双手指甲翻折,好几个手指呈弯曲状,很明显已经断了。
女孩以诡异的姿态飞速奔来,靠近壮汉时,张开了嘴,壮汉这才发现女孩嘴巴里根本没有舌头。
壮汉以为自己死定了,一个身影突然出现,抓住壮汉的胳膊飞速逃离。
女孩在后面怒吼着,这人丢过去一只皮鞋,女孩瞬间被皮鞋吸引,对皮鞋发送了猛烈的攻击。
“汪哥,怎么是你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要死在那个诡异手里了!”
壮汉看着拽着自己胳膊的瘦高男,长长出了一口气。
“嘘!跟我来!”
瘦高男拉着壮汉目标明确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欢喜此时已经去了大礼堂,那个白裙子女孩也来了。
“你是扮演的什么角色啊?有点吓人啊!”欢喜对这个会跳舞的小姐姐十分感兴趣。
“哦,我扮演的是一个想凭借艺术为自己谋一条路的穷苦人家子女,为了让自己更有经验,经常在学校的各种活动上露脸。
只是因为我姣好的面容,吸引了不少禽兽的注意。
那些禽兽里不乏有钱有权有势的人在,学校舞蹈老师为了谋求更进一步的机会,偷偷在我的水里下了药,并把我送上了那些老东西的床。
我醒来后拼命反抗,却被那些人凌虐致死。
只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的死亡并没有影响他们的仕途。
他们官一个比一个做的大,钱一个比一个赚得多。
而我只是被草率的定为失踪,我的父母为寻找我的下落,累出了一身病痛,最终因无钱医治而死。”
“啊?你的剧本也太惨了吧!”欢喜听的眉头都皱起来了。
“谁说不是呢?我当时看到这个剧本差点气死,恨不得直接把那些禽兽千刀万剐。只是原主已经自己报了仇,了结了自己的心愿,去陪自己父母了!那些禽兽连个渣渣都不剩了,我连找个人发泄一下怒气都不知道找谁!”
“好啦好啦!明天找个玩家逗着玩玩呗!”
不知瘦高男是怎么辨别方向的,二人一路躲过了很多诡异的攻击。
“这是……”
壮汉一看到这里就发怵,瘦高男把壮汉带来的地方正是他丧命的餐厅。
“不不……汪哥,我不进去!我们先换个地方查看吧!”
瘦高男双手抓住壮汉的肩膀,双眼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你别怕!冷静!你听我说,现在诡异大多都处于黑暗之中,这正是我们的好机会,不然明天诡异一来,我们就彻底没机会了!”
壮汉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进去。
“喂!你们两个等等我们啊!”
听见声音,壮汉和瘦高男瞬间转头,并准备好了自己道具。
“怎么是你们?我们不是分开行动吗?”
壮汉抱着胳膊,嗤笑的看着二人,压根没打算相信他们。
“嘿嘿!咱们是同伴嘛!我们那会也是情急之下,你们应该会理解的。”
“是啊,非常理解!所以请你们离开,我们的同伴已经够了!”
瘦高男看着这两个贪生怕死的玩家,也不想和他们合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坑自己一把。
不过,拿来探探路倒是不错。
“跟我们进来吧!我们必须找到藏在餐厅里的尸快,雾气不知道能阻止诡异多久。”
瘦高男说完就和壮汉率先打开门,溜进了餐厅。
那两个玩家也不再犹豫, 径步跟了进去。
没有人的食堂里阴森森的,到处都是饭菜发酵的臭味。
四人很快在厨师的工作台找到了自己需要的赵来友的一条大腿,只是看样子已经被吃了一部分了。
另外,工作台旁边还有一个工作证,上面的照片依稀可以看出这就是天台诡异,下面标注着一个名字,周丽。
“这是……那个女诡的?”
壮汉好奇的看了一眼那个工作证,工作证上的女孩清纯可爱,带着少女独有的青春朝气,笑容灿烂,让人看了就很容易生出好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