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惊悚游戏:我的副本零通关 > 第63章 利德高中(二十七)

我的书架

第63章 利德高中(二十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别看了,找到了就赶紧走吧!”瘦高男往外看了一眼,外面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了。
壮汉也听到了外头传来的利刃划过地面的声音,脸上闪过一丝诧异,“那个电锯诡异输了?这个厨师看来不简单啊!”
“肯定的,厨师应该是餐厅的最大的诡异,一般的诡异肯定是打不过他的。这种诡异回到自己的主场只会更强,我们必须立刻离开!”
壮汉点点头,跟在瘦高男身后迅速往外走去。
二人走出去没多久,就听见身后的餐厅里传来打砸的声音,“混蛋!是谁拿走了我的食材!我一定要找到你,拿你的骨头来炖汤!”
两个玩家的步伐瞬间快了几分,身影再次隐入浓雾之中。
“接下来我们去哪?”壮汉摸了摸自己装着赵来友大腿的背包,庆幸的长呼出一口气,目光看向眼前的浓雾。
瘦高男拿出地图,皱着眉头看了看,“去这边吧!学校礼堂,离得比较近!”
壮汉凑过去点了点头,看了看四周的迷雾,更加迷茫了。
瘦高男确认了方向,沉着声音,“往这边走。”
此时身处教室里的两个女玩家看着教室前方的时钟度日如年。
教室里的温度已经降到零下二十多度了,两个玩家不得不抱在一起取暖。
“再坚持一下,就还有一分钟了!”卷发女说话时已经有了雾气。
教室里的一切都被冰封住了,就连教室门上都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她们连逃走都没了机会,只能赌一把!
最后一分钟格外难熬,温度降得越来越快,两个女玩家已经有了失温的症状。
胆小女牢牢抱住卷发女,制止她想要脱衣服的举动,“坚持住,很快就好了,很快就好了!”胆小女不断呢喃着,不知是在安慰卷发女还是在安慰自己。
胆小女的意识也开始消散,就在胆小女即将晕过去那一刻,
“叮铃铃~”。
刺耳的铃声响起,胆小女瞬间清醒过来,发现眼前的教室依旧是之前的教室,没有被冰封的教室,也没有消失的学生。
随着铃声结束,座位上的学生一个个站起来,收拾起书本,有说有笑的往门外走去。
胆小女松了一口气,身体骤然放松下来,怀里的卷发女软着身子滑到了地上。
胆小女四处打量了一下,教室里没有任何被冰封的痕迹,眼看着教室里学生越来越少,胆小女赶紧晃着卷发女,“快醒醒!我们得离开这里了!”
“嗯···”
卷发女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皮肤深处还残留着被冻的十分疼痛的记忆。
“我没死?”
“快,边走边说!”
胆小女扶起卷发女,往教学楼外走去。
“你还记得我们被冰封在教室里吗?放学铃声响的那一刻,教室里所有的一切瞬间恢复了正常。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所以我猜测之前的状况都是我们的幻觉,或者说我们被拉进了某个诡异制造的世界里。只要坚持到铃声响起,就能度过这一关。或许还有其他的通关办法,但是我暂时没有想到。”
二人踏出教学楼,外面一片正常,并没有黑雾,也没有乱窜的诡异。
欢喜站在教学楼门口,身边站着一个眉毛皮肤都挂着寒霜的男生。
“这两个人居然通过了?还以为她们会跟着那两个人一起行动呢!”欢喜搓了搓手臂,收回目光,看向身边的男生。
“阿海,你这是怎么回事?咱们学校里还有这么冷的地方吗?”
男生笑笑摇了摇头,收回了身上的冷气,变成了一个看着白白软软的小男孩,“我是后来进入这个学校的,我死在自己家里,是被我妈妈和我继父联合起来弄死的。
我继父是个赌徒,我妈妈和继父结婚以后,我妈为了帮我继父还赌债,给我买了巨额保险,他们给我喂了大量的药物造成了脑损伤,然后准备把我从山上扔下去的。
但是还没来得及,我继父就被讨债的打死了,我妈担心有人发现我的情况和她有关,就把我放进了冰柜里。
她说,她不忍心亲眼看着我死去,所以把我丢进冰柜以后就出去全世界旅游了。我被活活冻死在冰柜里。
后来世界被诡异侵占,我也逃出了那个冰柜,还恢复了正常。
我死之前在读高中,所以死以后又来了这里,想继续读书。”
欢喜听完只是点点头,并未去安慰,也没问阿海的母亲如今怎么样了,只是歪了歪头说道。
“你很厉害,同学们都很佩服你!我也是!”
阿海笑了笑,继续说:“其实,当初我妈给我那杯果汁的时候,我知道里面有药,因为实在是太苦了,那杯子底还有药渣子呢!”
欢喜惊讶的看着阿海,“那你怎么还喝?”
阿海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手上的白色手串,欢喜看了一眼那个手串,一眼便看出那是由人骨磨成的,来自于谁欢喜已经知道了。
“走吧!去学校礼堂,今天有舞剧表演哦!”
欢喜拽起阿海的胳膊,入手冰凉,还能摸到凹凸不平的疤痕,欢喜不经意的看了一眼。
阿海笑笑说:“我继父烫的,他觉得我这个拖油瓶害的他赌运不好的。”
“胡说!阿海才不是拖油瓶,阿海明明是冰雪王子!有时间你去无忧镇找我玩,我介绍大家给你认识,大家一定喜欢你!”
瘦高男和壮汉走了没多远,就听见了一种血肉混合在一起的粘腻的声音,察觉到不对劲的两个人立刻停下了脚步。
眼前的浓雾中闪烁着红光,红光中地上一团残破不堪的血肉蠕动着,逐渐汇合成一个人形,红光照射在那团肉上,还能看清红色的肌理。
“怎么办?能换一条路吗?”壮汉后退了几步,小声说道,生怕被眼前那个血人听到。
瘦高男摇了摇头,“不行,别的路要绕很大一个圈,路途一旦被拉长,遇到的诡异只会更多。”
“那只能和这个诡异打一场了吗?”壮汉毫不犹豫的拿出自己的武器,做出攻击的姿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