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惊悚游戏:我的副本零通关 > 第93章 绒幸玩偶店(三)

我的书架

第93章 绒幸玩偶店(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散哥还在找着,突然,他眸光一闪,在一个架子的玩偶下边发现一本书,散哥内心一阵狂喜,这是道具 啊!
散哥回头看了看,易哥正紧紧盯着那个诡异人偶,完全没注意他这边,拿起架子上书迅速塞进了自己怀里,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看架子上的名字。
“怎么样?找到了吗?”
易哥看到散哥过来,随口问了句,注意力仍旧在空中的人偶上。
“没有,我怀疑小满就是店长,毕竟是店主的店铺,里面还都是玩偶,所以应该是找到店主最喜欢的玩偶。”
易哥点点头,“那你有什么发现吗。特殊的娃娃一类的?”
散哥嗤笑一声,“我看每个都不正常,你见过哪家的娃娃还会跟人说话的?”
“我可是这个店里最可爱的,选我准没错!”长耳朵兔子在旁边娇滴滴的开口。
“去去,我才是店里最特别的,我的衣服还是店长大人亲手缝的呢!”
易哥一听这话就朝着说话的娃娃看去。
“谁不是呢?这里的每个玩偶都是店长大人亲手设计的。”
易哥和散哥一时陷入了为难的境地。
“怎么样?两位客人选好了吗?”
欢喜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两个玩家身后,幽幽的问了一句。
玩家被吓得身体一僵,迅速转过身体后退几步看着欢喜。
“还没有呢!店长有什么推荐吗?”
“对啊,店长给我们介绍一下吧!”
欢喜皱起了眉头,觉得眼前的两个玩家实在是太磨叽了,一想到这场游戏只有一个小时,当即也不想跟他们浪费时间,语气里挂上了不耐烦。
“你们怎么这么麻烦,要买买,不买就出去,不要在这里耽误我的时间。”说着,欢喜便转身朝着后院走去,“小满!替我看着店,我去找点吃的!”
“喵~”
两个玩家听到欢喜说出小满那个名字的时候就兴奋起来,见到小满回应,便明白了任务里的小满就是店里这只橘猫。
玩家目送欢喜离开了店里,转头看向趴在桌子上打盹的橘猫,二人对视一眼,慢慢凑了过去。
就在二人逐渐靠近小满的时候,散哥突然身子一歪,发出一阵惊呼,接着就是拼命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小满也被吵醒,不满的看着满地打滚的玩家。
易哥此时也慌了神,他根本没注意到散哥到底是怎么中招的。
散哥拼命撕破自己的衣服,露出里面的人皮书,此时的人皮书正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鲜血顺着皮肤往下滑。
小满冷冷的看了那个玩家一眼,便失去了兴趣,自顾自的玩着桌子上的毛线球。
长耳朵兔子玩偶尖利的声音响起,“哈哈哈哈哈,活该,他拿了不该拿的东西!他拿了大人的东西!”
另一只小熊猫玩偶也嘲讽发声,“贪婪的人类要接受惩罚!”
易哥急得团团转,又不知道怎么帮他,拿出打火机想去烧那本人皮书,可是一靠近,散哥倒像是真正被灼烧的那个人,叫喊声更大了。
人皮书在玩家身上蠕动着,所到之处的皮肤全部消失了,只剩下鲜红的肌肉暴露在空气里。
随着人皮书逐渐覆盖到玩家的脸上,玩家发出呜呜的声音,双手用力在自己脸上撕扯着,胸腔剧烈起伏,明显是缺氧了。
直到人皮书从玩家脸上飞下来的时候,玩家已经彻底失去了呼吸,直挺挺的躺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
不知哪个小玩偶突然开口道,“把店里弄这么脏,欢喜大人会生气吧?”
“糟了糟了,欢喜大人要生气了!”
“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小玩偶们急得叽叽喳喳的时候,小满站了起来,“喵!”
一声猫叫过后,小玩偶们陷入了安静。
小满满意的点点头,从门口的花瓶里叼出一支花,跳下了桌子,走到死去的玩家面前,把那支花放在了玩家的胸口处。
易哥一愣,这个副本这么人性化的吗?死了还给送花悼念?
很快他就发现是他想多了,惊悚游戏怎么可能有善意这个东西。
放在玩家胸口的花,把自己的枝干插入了玩家的心脏,玩家身上的血液快速消失,那朵花则是越发的娇艳。
很快,连地上的血液也消失不见,显然都被这朵花给喝干了。
剩下的玩家已经成了一具干尸,门口的玩偶熊走过来,一把抓起丢进了肚子里。
店里重新恢复干净,只有淡淡的花香弥漫。
小满从易哥旁边路过,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便重新回到了门口的桌子上。
易哥看着小满掌心的那颗小球,一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做任务了,好像做不做都是死路一条。
就在易哥纠结之际,一股香气传入了易哥这里,易哥突然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饥饿感从胃里升腾起。
欢喜端着一碟子蛋挞走进了店里,虽说放在收银台上。
小满也顾不上玩球了,直接跳下桌子,走到欢喜腿边就开始喵喵叫。
“小馋猫,等凉一凉,现在还太烫了。”
欢喜像是刚刚发现易哥一样,“哎呀,你怎么还在这里啊!还没选好吗?可是我店里要打烊了啊!”
易哥把目光从桌子上的蛋挞上收回来,看了看小满,然后看向欢喜,“我喜欢那个球,我可以选那个吗?”
欢喜看了一眼易哥指着的桌子上的那个毛线球,有些惊讶的问道:“你确定吗?那就是我随手勾的一个普通毛线球而已,而且我的猫已经玩了很长时间了。”
易哥看到欢喜这个表情,心里已经认定这就是小满最喜欢的玩具了,当即点点头,“是的,我就要那个。”
欢喜顿了顿还是点点头,“这个倒不是不行,只是你不再想想了?”
“不了,我就看中那个球了!”易哥坚定的说道。
欢喜撇撇嘴,无奈道:“好吧!那个球不值什么钱,一诡币,你拿走就是。”
易哥点点头,拿出一诡币放在收银台上,拿起桌子上的沾着猫毛的球走出了店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