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世妃凡:云岭小医仙 > 第三十九章 孟晚星失踪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孟晚星失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锦衣公子呆傻了片刻,箭尖擦着他的头顶飞驰而来,若他再高上个两寸,岂不就……想到此处,小公子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转头看向箭射来的地方。
  仙乐客居三楼亭榭!
  好箭法!如此刁钻的角度竟能做到这般精准,这到底是哪方神圣!
  只见从仙乐客居三楼一个黑色身影一跃而下,脚下轻点房顶,翩若惊鸿潇洒至极的身影三个起纵便落到了街上,一时犹如神祇临世。
  来人一脸冷若冰霜,眉目阴沉,显示出他心情十分的不好!
  童獒手下见自己的同伴被来人一招致命,仅见来人一身磅礴的煞气,就深知不是对手,互相对视一眼,有志一同的扔下沈娇,转身便跑。
  沈娇立刻向夏钦喊到:“世子,孟姑娘有危险!”
  话音刚落,沈娇只觉得眼前杀气扑面而来,让她浑身犹如置身于冰窖,只觉得眼前一阵残影而过,撩起她散乱的发丝飞舞,身后传来两声惨叫,那跑出十米开外的两人倒飞出去,狠狠砸在地上,被摔得血肉模糊当场毙命!
  剩下为首的男子见挡在自己面前的面色阴冷,眼中杀气凌冽的夏钦,当即被吓得腿软,跪下不停的磕头求饶:“公子恕罪,公子饶命,我们不该得罪梦娇姑娘,求公子放小的一条生路……”
  夏钦一手掐住男子的脖子,那男子只觉得呼吸一滞,血气翻涌,再也说不出半句话,眼中只映照出夏钦冰冷无情的脸。
  沈娇何曾见过这般惨烈的场景,见到夏钦转身的一刹那,犹如见到恶鬼一般惊恐,听得夏钦冰冷开口道:“星儿在哪儿?”
  沈娇努力镇定道:“在云岭医馆!”
  或许是带到了话放松下来,沈娇只觉得一阵眩晕无力之感席卷而来,说完便精力不济晕厥了过去。
  那锦衣小公子只觉得夏钦身影虚晃,街上就再也没有他的半分踪迹。
  “孟姑娘?云岭医馆!”那小公子低头思索起来,总觉得这个名字在哪儿听到过。一道灵光闪过,这才想起云岭医馆的小医仙叫孟晚星,是同书院秦终的姐姐!
  “虎子,快送这姑娘去仁心医馆,我去太守府通知秦终和张晟!”那小公子命书童带走晕倒在地的沈娇,立刻朝着太守府而去。
  夏钦到了云岭医馆之时,街上除了浓重的血腥味,竟见不到半个人影,家家户户房门紧闭,云岭医馆虽大门敞开,屋内家具摆设整整齐齐,却透露着一股阴郁之气。夏钦冲进院子里找了一圈,除了房间里孟晚星常穿的一件白大褂,再无其他。孟晚星明显是被人带走了,而且屋内没有挣扎过的痕迹,夏钦暗自懊恼自己来的晚了一步,正准备折回找沈娇问个清楚时,两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却见秦终翻身下马时险些摔了一跤,却顾不上些许,急冲夏钦面前问到:“我姐姐呢?”
  夏钦面沉如水,阴郁之气仿佛要湮灭整条街,张晟感觉此时的夏钦就像一头蛰伏的雄狮,动辄便要饮血。小心翼翼的站到秦终身边,他害怕秦终会激怒夏钦,但张晟显然没想到杀人不眨眼的世子爷居然对秦终格外宽容。
  夏钦阴沉着脸道:“我去寻她,你们别乱跑。”
  秦终急道:“你去哪儿寻她?她有留下什么暗号吗?”
  夏钦摇摇头,眼中是深深的担忧与自责。
  秦终有些失望,“果然,她傻啦吧唧的,哪儿会做这种事。”
  秦终沉默了片刻,抬起头坚定的说道:“我要去找她,就是翻遍整个云州城也要找到她!”
  张晟附和:“我这就回去通知我爹,派出所有人去找!”
  三人正准备分头行事之时,只听得一阵狗叫,从街口串出一条土狗,朝着秦终不停的吠。
  秦终惊喜道:“富贵儿!”
  ——————————————
  童獒抓了孟晚星等人,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回漕帮,半路上却一直没等到他派出去抓梦娇的属下回来,心中忐忑难安,谢昭柳飞絮前往云岭医馆治病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此事若暴露,只怕马上就会让张清找到漕帮的头上,童獒可不想即将到手的漕帮屁股还没坐热,就被云州太守给端了,便提议将人藏到了龙骨帮的大本营里。
  龙骨帮的大本营建在云州城城郊,私底下专干一些走私的买卖,生意涉及私盐、药材、水产及句戎国的马匹、铁器,龙骨帮的背后有京中的大人物,这事儿张清心知肚明,所以只要他们不逾越云州法律,不干烧杀抢掠、鱼肉百姓的事,张清一向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被抓进龙骨帮后,孟晚星便被单独关押在了一间房里,柳飞絮和谢昭则被带进了余千囚的院子里。
  余千囚的卧室里,柳飞絮和谢昭都被绑了起来,谢昭喝了孟晚星的强制安眠药一路上磕磕绊绊的竟然也没醒过来,直到童獒一碗凉茶才将他泼醒。清醒过来的谢昭感觉自己这一觉睡得格外的长,全身动弹不得,胸口的疼痛开始逐渐恢复,拧着眉打量着四周。
  童獒道:“帮主现在可清醒了?”
  “童獒?”谢昭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看到童獒与余千囚坐在一起,当下一个激灵,才明白眼下发生了什么。
  谢昭知道柳飞絮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扔下他的,而他此刻被童獒所抓,柳飞絮也必定落入了他的手中,目光在房间里搜索一番,果然看见身旁同样被绑着的柳飞絮,而柳飞絮白皙的脸上有五道鲜红的印记,应该是刚刚挨了巴掌,而且下手打她的人并没手下留情。
  谢昭急道:“飞絮,你没事吧?”
  柳飞絮朝谢昭微微一笑,说:“没事,就是挨了一巴掌罢了,不痛不痒的。”
  谢昭眼眶通红,看向童獒和余千囚的目光中带着狠厉,“你们竟敢动她!我要杀了你们!咳咳!”
  谢昭的怒吼牵动着肺部,一时剧烈咳嗽起来,连呼吸都开始急促,柳飞絮担心不已,立刻道:“夫君,不过就是挨了一巴掌,到时候再向他们讨回来,你现在不能动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