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世妃凡:云岭小医仙 > 第四十一章 茅厕炸了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 茅厕炸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孟晚星被带回龙骨帮就被单独关在一间屋里,屋里陈设虽然简单但胜在干净,看得出童獒此时还不想动她,途中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余千囚不碰她的,反正估计是托了张清的福。
  孟晚星检查了房间,只有一扇出去的大门,门口有两个看守的人,以她这细胳膊细腿的,硬碰硬肯定是不行了,何况这个龙骨帮里还有一百多人,即便冲出去这扇门,还有内院门,外院门,层层把守牢不可破的防守,孟晚星很有自知之明的放弃了硬闯!
  孟晚星打开房门,两把程亮的大刀立刻架在她的脖子上,门口的男子面色十分不善。
  孟晚星卑微道:“两位大哥,刀下留情!”
  “有什么事?”
  “我闷得发慌,喘不上气,能否让我出去走走?”
  男子凶道:“帮主说了,除了茅房,你哪儿都不能去,回屋里待着去!”
  孟晚星道:“只有茅房吗?其他地方不行吗?”
  “只有茅房!”
  孟晚星想到什么,叹了口气妥协道:“茅房就茅房吧,能带我去茅房吗?”
  两人对视一眼,警惕的盯着孟晚星,孟晚星腰一弯,就开始嚎:“哎哟,两位大哥,我肚子疼,我真是要如厕。”
  两人见孟晚星那做戏的表情,十分无动于衷,孟晚星无可奈何道:“我要拉屎!拉屎!非要我表现的这么直白吗?”
  两人嘴角忍不住抽搐,这姑娘看着温婉动人,一言一行可真是太让人幻灭了。
  两名男子一前一后带着孟晚星到了恭院的茅厕,孟晚星一路上规规矩矩的也不东张西望,也没要逃跑的意思,倒是让两名男子渐渐放下心来。这个时代里厕所肯定没有现代的舒服干净,家中有条件的有用檀木的恭桶,或是有设计引流的排厕,条件差一点的,也不过就是挖个大坑。龙骨帮虽然没有漕帮人多,却也不算少了,帮内的茅房修建的还是颇有排面,一排砖瓦房共有十个坑位,还专门分了男女,只是这种大蹲坑也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氨气重、辣眼睛,孟晚星一进茅房,瞬间被扑鼻而来的恶臭熏得翻了白眼,赶紧在小药箱里撕了两坨棉花堵住了鼻子。
  孟晚星十分感谢童獒允许她带了她的特制小药箱,这小药箱是孟晚星出远门时必带的装备之一,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是经过她精挑细选的佳作。
  “对不住了兄弟!”孟晚星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一个写着酒精的小瓷瓶,用棉花轻轻堵住瓶口,倒立后棉花逐渐被酒精浸湿,孟晚星点燃火折子,将酒精瓶引燃,瞄准那坑底的大粪就投了进去,随后收起小药箱,迅速退了出去。那两名守卫本还担心孟晚星会耍什么花招,结果见人不过片刻便出来了,料想是自己多虑了,一前一后又守着她往回走,不过刚过院门拐角,就听“嘣——”的一声爆炸,茅房的房顶十分壮观的升了天,一时间屎尿横飞,整个龙骨帮瞬间弥漫在一阵恶臭之中。
  “发生什么事了?快去看看!”
  押送孟晚星的两人显然被这神来一笔给炸蒙了,见到四周乱哄哄,过来查看情况的人也渐多,这才想起最后一个进去的孟晚星。
  其中一人将刀指向孟晚星道:“说,是不是你搞了什么鬼!”
  孟晚星一脸无辜道:“大哥,你开什么玩笑,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搞什么鬼能将房顶掀起来呀?小心我告你诽谤!”
  那男子本身也是不信的,孟晚星虽说医术了得,但到底是个女子,这等不可思议之事说是她做的,确实牵强的厉害,难道是厕王爷发怒?
  男子犹豫之下还是收了手中的刀,发生这种事,总是要去调查清楚的,两人一左一右架着孟晚星就要折回。
  孟晚星激动道:“大哥,大哥,你们要回去就回去,能别把我拉上吗?”
  这爆炸估摸着炸出了茅厕里的千年积便,空气中的恶臭还未接近就已经臭气熏天,孟晚星一娇滴滴的姑娘确实也不适合去那污秽之地。
  “小虎,你带她去前面凉亭等着,我回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那男子盯着孟晚星警告道:“记住,别耍花招,小心大刀伺候!”
  孟晚星连连点头,那叫小虎的男子捂住口鼻也连连点头。
  院子里的情况怎一个“惨”字了得。有正准备去茅房就被屎尿殃及的,有正蹲坑被炸飞的,原本的红砖白墙,花卉青草之上到处都挂满了秽物,听见爆炸赶来的人纷纷在院门口驻足不前,看一眼院中的场景,都忍不住想要呕吐,更没有踏进去的勇气。
  小虎似乎被熏得厉害,顾不上拿刀剑吓唬她,见孟晚星在凉亭的石凳上坐下不知从哪儿拿了本医书出来看,便守着孟晚星坐了一会儿,铺天盖地的臭味没有丝毫减退,即使捂着鼻子也没丝毫作用。
  孟晚星见小虎干呕了几次,出声说道:“你要实在难受,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让你闻不到这气味。”
  小虎见孟晚星似乎完全不受臭味侵扰,到完全不怀疑孟晚星在骗他,立刻问到:“是什么办法?”
  孟晚星道:“办法就是……”
  小虎只觉得脖子一疼,便失去了知觉,赵山河悄然出现在孟晚星面前。
  赵山河先打量了一遍孟晚星,见没受什么伤害才放下心,“刚刚的爆炸可是小医仙所为?”
  孟晚星有些难为情道:“是我干的,这不是为了引开守卫放你进来吗!老赵,这罪过可都要算到你的头上!”
  赵山河一向呆板的死人脸难得有了丝皲裂,“你是怎么知道我跟着你的?”
  赵山河为人呆板木讷,能当上云州兵马司副指挥全凭一身真本事,他有十足的自信,沿途绝对没有一个人发现他悄悄跟在孟晚星身后,可偏偏最没武功的孟晚星却一早发现了他,更为他创造了潜入的机会,这怎能不让他吃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