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世妃凡:云岭小医仙 > 第四十二章 擒贼先擒王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二章 擒贼先擒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孟晚星伸出左手,手腕之下的血脉中,目光所见之处能看到一个鼓起来的小包,并且时而鼓动,竟像是藏了一只活物。
  孟晚星道:“这是前些年去南疆时雀羽给我种下的蛊虫,名‘一线情丝’,这是母虫,只要有子虫靠近我,我就能感觉到!”
  赵山河吃惊道:“子虫在我身体里?”
  孟晚星点点头道:“在我身边的人,我都给你们种下了,这蛊虫还有一个作用,如果你们中有人中毒、受了重伤或是殒命,母虫就会焦躁,我也能第一时间知道。”
  赵山河我心中十分感动,没想到自己一个小小的护卫,竟能让小医仙如此上心,“多谢小医仙厚爱。”
  孟晚星摆摆手道:“不用谢不用谢,我就是见你天天打打杀杀的,万一哪天被人开肠破肚了,我能第一时间为你主刀啊!”
  赵山河嘴角抽搐……真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好一个自作多情。
  “小医仙,此地不宜久留,我还是先带你出去吧。”
  “这帮里至少也有百人,你能做到不惊动任何人带我走吗?”
  赵山河犹豫道:“估计不行,不过在被围攻之前杀出去应该不是难事。”
  孟晚星思考了片刻,拒绝道:“我们一逃,只怕柳姐姐她们就没了活路。”
  孟晚星本不是什么爱管闲事的人,但是那余千囚看柳飞絮的眼神实在太过露骨,若是放任不管,只怕后果不堪设想,毕竟都是女子,孟晚星实在有些不忍心,更何况他们出逃的消息一旦传到童獒的耳中,恐怕他知道了漕帮印信的下落,立刻就会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了。
  赵山河道:“若是不走,被发现了就谁也走不了了。”
  “老赵,余千囚的武功怎么样?”
  赵山河冷哼一声,“不过尔尔。”
  孟晚星见过赵山河与童獒动手,童獒被压制得无丝毫还手之力,就算余千囚武功高于童獒,只要赵山河能活捉他,这些属下自然会投鼠忌器。
  孟晚星道:“既然偷跑不行,就正大光明的出去。”
  “小医仙的意思是?”
  “擒贼先擒王。”
  童獒打开房门,那扑面而来的恶臭让他一阵上头,反手便将房门关上,屋内各人神色各异,原本色欲熏心的余千囚一时也有些意兴阑珊。
  没了兴致,余千囚愤怒的不已,骂到:“他娘的,怎么这么臭!”
  童獒:“想必跟刚刚的爆炸有关,小心些为好。”
  余千囚:“已经有属下去查看了,老子到要看看是谁敢在我龙骨帮犯上作乱。”
  “啪啪啪”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童獒打开门,便看见孟晚星阴沉着一张脸,指着余千囚十分不悦道:“你什么意思啊!”
  余千囚一脸纳闷,“什么我什么意思,我答应童兄弟不动你,你还自己送上门来了不成!”
  孟晚星道:“假惺惺,表面上说好生招待,背地里为了杀我,不惜想出炸茅房这么阴损的招。”
  余千囚那叫一个冤枉,“老子要杀你你挨得了一刀吗?我能想出这种……杀敌一人,自损八千的事?你他娘的快把门关上,臭死老子了!”
  孟晚星疑惑道:“真不是你?那是谁要炸死我?”
  孟晚星瞅了一眼屋内的情况,谢昭躺在地上失去了意识,柳飞絮身上搭着一件外衫,垂眸不语,看不清表情。
  余千囚一拍桌子,怒道:“老子还想知道这茅厕怎么就炸了呢!”
  孟晚星浅笑道:“原来是误会,那是我冲动了,帮主抱歉啊!”
  余千囚一声冷哼,在桌上倒了杯茶,刚喝一口就吐了出来,“他娘的,这茶跟喝尿似的。”
  孟晚星转身走了两步,又退回来说道:“帮主,我知道茅房是谁炸的了!”
  童獒、余千囚异口同声问道:“是谁?”
  “这个人就是……老赵!”孟晚星撞开童獒,立刻闪到谢昭身边,一道剑光所至,赵山河从屋外飞身而入,直向余千囚刺去,衣衫翻飞之间,柳飞絮便将一件外衫套在身上,将孟晚星谢昭护在身后,一切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屋内的场景就发生了转变。
  余千囚被赵山河所擒,童獒本就伤了一只手,一时也不敢上前与柳飞絮纠缠,对质之间慢慢退到院中。
  余千囚道:“你们以为挟持我就能逃得出龙骨帮吗?笑话!”
  一阵脚步响起,不过片刻孟晚星等人便被层层包围,谢昭虽恢复了一点意识,却无法独立行走,柳飞絮孟晚星光是拖着他就已经很是费劲儿,若是真动起手来,只怕谁也逃不出去了。
  柳飞絮看着孟晚星道:“小医仙,你我不过萍水相逢,今日能逢你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夫妻二人,此恩此德恐唯有来世再报了。”
  孟晚星:“等真的出去了,再想怎么报吧。”
  柳飞絮:“此次想要脱身只怕不易,我与夫君也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只是不想漕帮落入奸人之手,平白折了兄弟们的心血罢了,我将漕帮印信交托给你,希望小医仙能转交给朱雀堂堂主之手,让他……”
  孟晚星打断道:“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要交代后事还是你自己回去说吧,我是大夫,不是送快递的。”
  柳飞絮苦笑连连,这盛传小医仙的脾气不好,这几日她只觉得孟晚星做事时专注认真,一丝不苟,安静时恬静淡雅宛如大家闺秀,以为都是道听途说,如今一看,世人诚不欺我。
  余千囚哈哈大笑三声,对赵山河手中的剑没有一丝顾忌,“赵大人,你敢杀我吗?杀了我勤王殿下追究下来,张大人可能保得住你!”
  赵山河紧了紧手中的剑,心中却摇摆不定,他知道余千囚在京中有人,没想到竟然是勤王殿下,这可不是他一个区区七品兵马司副指挥能得罪得起的,一个不注意更容易给张大人招惹灭顶之灾。
  见赵山河犹豫,余千囚更是嚣张跋扈,似乎料定了赵山河不敢对他动手,命令属下道:“小的们,给我拿下那两个女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