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世妃凡:云岭小医仙 > 第四十五章 我的男人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五章 我的男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孟晚星回头,正看见夏钦一脸古怪的盯着他手中的花灯,孟晚星凑过去方看见夏钦的那盏花灯上画着两个穿肚兜的童子,旁边用正楷写着“早生贵子”四个大字,一时之间孟晚星看夏钦的眼神格外不善。
  “下流!”都没成亲就想着早生贵子,一肚子坏水!
  瞧见孟晚星鄙夷的眼神,夏钦不由苦笑,这可真是跳进苏清河都洗不清了。
  孟晚星嫌弃道:“你离我远点。”
  见孟晚星朝旁边挪了挪,一手揽着孟晚星的盈盈细腰,就将人捞进了怀里,“星儿,你这是在埋怨我还没有将你娶进门吗?”
  “埋怨你个大头鬼,你一天不发浪会死吗?”孟晚星发现夏钦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没个正形,时不时的冒两句酸诗都是轻的,经常说些骚言骚语也不看看场景,臊得孟晚星面红耳赤。
  夏钦一本正经道:“会!”
  孟晚星含怒道:“你再口无遮拦,我就将你推下去,去河里好好清醒清醒吧。”
  夏钦立刻做出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拉着孟晚星的手认真不已的说:“星儿,你的夫君这般貌美如花,英明神武,若是掉进河里,一定有好多女子抢着下水捞我,到时候要我以身相许感激她可怎么办是好?”
  瞧着夏钦说的煞有其事的模样,那岸边上真有几个胆大的女子娇嗔着回答:“那小娘子可得快些推,我们这都等着捞呢!”
  夏钦指着岸边道:“你瞧瞧,真有打我主意的女人。”
  孟晚星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被夏钦这装模作样的吊儿郎当的德行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瞧着那岸边甩着水袖向夏钦招手的女子更是碍眼的厉害,忍不住怒道:“滚滚滚,再盯着我的男人看,老娘将你们通通毒瞎!”
  那岸边的女子拍了拍胸口,故作害怕道:“小娘子怎生的这般凶恶,小心小相公不喜欢你。”
  夏钦听闻孟晚星那句“我的男人”正开心的心花怒放,捧着孟晚星的脸含情脉脉道:“我的星儿,不管什么样都是我的最爱。”
  “哼!”孟晚星冷哼一声,脸上写满了“老娘不开心”。
  那岸边的女子轻笑了几声,正准备出言打趣时,一道冰冷的视线让她忍不住一怔,夏钦那不带一丝温度的目光,让她心里发寒,悻悻噤了声。
  夏钦牵着孟晚星朝着医馆走去,孟晚星挣脱不了夏钦的钳制,便任由他牵着,如果忽略孟晚星黑着的脸,两人一路走走停停的倒像一对情侣漫步,显得格外闲适。
  夏钦与孟晚星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要逗弄她,每次见她被气的咬牙切齿的时候,夏钦就格外开心。孟晚星总是一副沉溺在药材堆里忧思重重,或是捧着本医书一丝不苟的样子让夏钦觉得这份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格外让人心疼,时而的放纵和发泄表露出来的任性和恼怒,倒让孟晚星更多了几分活着的真情实感,不似那般飘飘欲仙如梦似幻。也因此夏钦总是将人给惹生气了,然后自己又屁颠屁颠的想办法逗孟晚星开心,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回到医馆时,大堂里坐了满满一屋子人,赵山河、秦终、张晟、沈娇、柳飞絮和躺在手术床上的谢昭。
  见大家似乎都在等着自己,孟晚星突然对扔下他们跑去和夏钦逛节庆的举动有几分内疚,“大家怎么都等在这里,都快去休息吧。”
  秦终原本对夏钦带走孟晚星的举动愤懑不平,但瞧着孟晚星腰间挂着节庆的狐狸面具,手里拿着一串吃了一半的冰糖葫芦,突然就消了气,只是看着两人紧握的双手觉得有几分刺眼,“既然姐姐平安回来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休息了。”
  孟晚星点点头道:“确实挺晚了,你俩也奔波了一夜,赶紧回去睡吧,今晚就别再看书了。”
  秦终点头答应。
  张晟倒是精气神十足,丝毫不见疲态,今日与龙骨帮的一番小小博弈,倒是让他久久不能平静,“医仙姐姐放心,我这就带秦终回去,保证监督他好好休息,不整那劳什子的书。”
  孟晚星笑道:“有你在我真是省心多了。”
  秦终没好气道:“影响别人学习确实是他最拿手的绝技。”
  “这不是让你劳逸结合嘛。”
  秦终送了张晟一个大白眼,并向孟晚星告别,两人一路争争吵吵的出去,看着两人上了张府的马车还能隐隐传出张晟的诡辩声,孟晚星突然觉得这一幕格外的熟悉,像极了夏钦与她斗嘴时的模样。
  孟晚星让赵山河搭着手将谢昭挪到了内院的客房,唯二的两间客房一间给了谢昭和柳飞絮,孟晚星和沈娇这些日子一直都是住一间,赵山河受些委屈住的大堂里的手术台,今晚上又多了夏钦,孟晚星实在找不出地方安置他,想来他也不愿意住赵山河隔壁的手术台。
  孟晚星问道:“夏九安,你今夜不用回军营吗?”
  夏钦道:“星儿这是要赶我走了?”
  孟晚星十分坦然道:“可以这么说吧,这里太小了,实在住不下你了,要不然你找个凳子坐一夜?”
  夏钦眉角跳了跳,知道孟晚星这是故意挤兑他,却当做听不懂她的弦外之音,故作可怜状,“星儿,你心可太狠了,我若是生病了,你可舍得?”
  孟晚星学着夏钦今日的模样,一本正经答:“舍得!”简直太舍得了,这臭男人不整治整治,估计得反了天去。
  看着孟晚星眼睑上的黑眼圈,夏钦也不忍再捉弄她,揉了揉孟晚星的头,道:“晚点我便回军营了,你快去睡吧,我抽空再来看你。”
  难得见夏钦这么正经,孟晚星一时还有些不习惯,拨开夏钦的手,理了理被揉乱的头发,说到:“再见,不送!”
  夏钦苦笑连连,真是个小没良心的。
  见孟晚星回了房间,夏钦收起嘴角的微笑,在大堂的椅子上坐下,为自己斟了一杯茶,开口道:“说吧。”
  赵山河躬身道:“启禀世子,龙骨帮的人已尽数收押,里面没有童獒。”
  夏钦双眸微眯,手中青瓷茶杯应声而碎。赵山河立刻单膝跪地请罪道:“世子恕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