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世妃凡:云岭小医仙 > 第二章 云岭小医仙

我的书架

第二章 云岭小医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活着,他还活着!”几十米外观望的大山听到二虎的叫声,又小心翼翼地扯着嗓子问道:“当真活着?”
  “真活着,还有心跳,大山,快去告诉村长,让村长找几个人过来,我们把他抬到小医仙那处去!”
  “好嘞!”大山拔腿就跑,不远处的女人们听见这人还活着,一边感叹着他命大,一边知道不是诈尸也总算放下心来。
  等到村长带着三个人拿着担架过来,众人又一阵手忙脚乱的将他架上去,男人们抬着他上路,女人们也都安心回去洗衣裳生火做饭了。
  云岭山脉深处,穿过一片云杉林,半山腰上一座依山而建的小楼豁然出现在眼前,小楼青瓦红墙,一条青石小道直通大门,门口两边种满了大片开得正艳的花草,花草堆中能看见一块半人高的青石上刻着“魔仙堡”三个大字,字体龙蛇飞动,苍劲有力,竟是当代书法家陈青竹的墨宝。跨过大门,入目是精致且清幽的小院,小桥流水,亭台楼榭一应俱全,确是当下大家闺秀们最爱的闺中景致。只是原本的亭台楼榭和院中此时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簸箕筛子,各种各样的中草药赫然出现在眼前。
  二虎急冲冲的进来时,一眼就看见了正蹲在院中晒草药的小医仙孟晚星。一身白大褂,头发随意挽起,秀眉如远黛,双眸如星辰,朱唇却如山门外的一株红色桔梗花,娇艳而明媚。不过是锦瑟年华的妙龄女子,却总带着一丝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的镇定自若和清幽雅致。二虎见到孟晚星的一瞬间,突然像被这女子感染一般,收起慌乱站得笔直,恭恭敬敬地说道:“小医仙,冒昧打扰了。”
  孟晚星抬头看了二虎一眼,随后又继续摆弄着药草,语气带着几分打趣道:“今儿又捡到受伤的猴子还是狐狸了?”
  二虎尴尬的挠挠头,又想起前些天上山砍柴捡了只受伤的狐狸,潜意识就认为小医仙无所不能,便将它带上了魔仙堡,结果孟晚星一句“狐狸肉好吃吗?”吓得二虎又连夜挟带小狐狸下山去找了兽医。
  “这次不是狐狸猴子,这次真是个人,从苏清河上飘下来的人”
  孟晚星手中一顿,低喃道:“苏清河?”
  “不错,我在河边放牛,顺便陪小芳洗衣服,突然从上游飘下来的,本来打捞上来以为是具尸体,结果突然又动了,吓得大山都快尿裤子了。”
  “你没吓得尿裤子?”孟晚星起身进到手术室里,二虎也跟在后面,帮着孟晚星整理手术台。
  “我还差点,嘿嘿!”二虎从一侧的柜子里拿出各种手术器具,继续说道:“那人脸色惨白就跟死了一样,但是应堂发黑,嘴唇也是乌紫色,而且眼角耳边有点轻微出血,我看着像中了毒,这样的人还有救吗?”
  孟晚星听着二虎的描述,选了几样手术器具开始消毒。
  “那得看中的什么毒,中毒时间长短,中毒深浅状态,他可还有其他外伤?”
  “有有有,右大腿中了一箭,没有刺穿,只有这么长的箭身露在外面,没有箭羽。”
  孟晚星手中一滞,看着二虎受伤比划的长度,皱眉沉思。先不提这人中的何种毒,单大腿上的箭伤就足够致命了,泡在水中的伤口是无法自主愈合的,伤口会不断恶化发炎,若是伤口流血不止,只怕早已经失血过多了。
  “你确定他还活着?”孟晚星疑惑的问到。
  “当真还活着,我趴在他胸口听的,虽然很小声,但能听到心跳!”二虎坚定的点了点头。
  孟晚星略微思考了半刻,随后脸上笑意逐渐加深,而后甚至连眼睛都明亮了起来。
  对二虎而言,小医仙长得确实美若天仙,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姑娘,但是她性情冷淡不爱言笑,甚至脾气特别不好。但在治病的时候格外严谨认真,而此时的小医仙眉眼含笑,笑得比山间的桔梗花还灿烂十分,“难道这人有救了?”二虎不得不如是想到。
  “这人的病不重吗?”二虎犹豫了半响,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可重了!”孟晚星答道。
  “能救?”
  “不确定,按你的描述,这人九成活不了,死不死其实就是那口气。”孟晚星一边笑着,一边将手术刀全部消毒完毕待用。
  “那你怎么笑得这么开心呢?”
  “其实这人活不活的不重要,又是中毒又是中箭的,估摸着也不是什么好人,若是死了,刚好解剖了以供我研究,促进医学发展他会死得其所的!”
  “解...解剖?”把人像鱼一样剖开?
  二虎懵逼了,一瞬间觉得微笑的孟晚星从仙女转变为了魔鬼,而她此时笑的越是开心,看上去就越让人毛骨悚然。二虎背脊发凉,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结巴道:“我...我去看看他...他们到哪儿了。”
  说完便飞快的溜了出去。即便感受着正午阳光充足的照射,二虎心里仍然拔凉拔凉。“小医仙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大夫都是救死扶伤的...吧!”
  “到了到了!”
  二虎还未从刚刚的冲击中反应过来,村长等人已经抬着担架到了大门口,二虎立刻上前搭着手将人挪到了手术室的手术台上。村民们以前也不懂什么手术什么的,跟小医仙接触多了,也学了很多稀奇古怪的词汇。而此时孟晚星也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恢复到村民们熟悉的那个小医仙的模样。除了二虎留下帮忙,其他人都默默退了出去,村长倒是轻车熟路的去了后厨房,随便挑拣了几样食材做起了饭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