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末幽之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孟晚星检查了黑衣男子的瞳孔,用自制的听诊器检查了心跳,又让二虎将他的裤腿剪开,检查箭伤时才发现男子右腿微微拱起,无法平放于手术台上,这让孟晚星略微有些惊讶,更对这男子多了几分敬佩。想来这男子落水之时就已经中箭,他深知拔箭后伤口泡在水中无法愈合,恐怕会失血过多而亡,便折断了箭羽,以免箭身过长在水中碰到岩石或树枝等拉扯扩大伤口面积。而自己仰面顺着水流飘下,更抬高中箭的右腿,让伤口能浮出水面,不至于感染,更甚者,中毒让他失去意识却仍能保持这个姿势漂浮了一夜,即便如今躺在她的手术台上,这条右腿仍然未有丝毫的放松。不得不承认,此人心智之坚定且聪慧异常,这样的人若是解剖了,倒有些可惜了。
  “小医仙?”二虎见孟晚星盯着男子那七窍流血的恐怖的脸看了半晌没有反应,忍不住出声提醒,心中更害怕孟晚星直接放弃救人,等着他自己撑不住死了好解剖,所以才壮着胆子出声提醒孟晚星,不过他显然多虑了,只见孟晚星神情突然严肃,从一旁的柜中取出一粒药丸递给二虎道:“一碗温水化开,然后喂他服下。”
  “是。”
  孟晚星戴上羊肠制成的医用手套,先给伤口消毒,随后割开伤口附近的腐肉,泡在水中这么久,男子几乎失去了感知能力,孟晚星也没打算用什么麻沸散止痛,直接就拔了箭,箭上的倒刺带出一片血花,止了血后,孟晚星为男子施针,放松他的腿部神经肌肉,过度让肌肉处于紧张状态,也会造成下肢障碍疾病。
  “小医仙,不行啊,他完全喝不下去。”二虎急的满头大汗。
  “实在不行,你就嘴对嘴喂他呗。”孟晚星没好气道。
  “那...那怎么行啊,我的初吻是要留着跟小芳洞房的时候,怎么可以随便跟别人亲嘴,还是个男人!”
  瞧着二虎气急败坏的模样,孟晚星只得退步,“那让大山进来给他喂,实在不行就找村长!”
  结果大山进来瞧见这男子一脸乌紫,七窍流血,更比刚刚还要恐怖上三分,哭着吵着不愿意,整个人更吓得直哆嗦。
  “磨磨唧唧的跟群娘们似的。”这手术室里被二虎和大山整的鬼哭狼嚎的,孟晚星顿时就燃起了无名火,吵吵闹闹的她头都快炸了,端起一旁的解毒药喝了一口,略抬起男子的后脑便吻了上去,用舌头顶开男子的唇齿,解毒药便缓缓的送了过去。二虎和大山震惊了,震惊得都忘记了害怕,不仅震惊于眼前香艳的一幕,更震惊于孟晚星作为女子对病人的付出。二虎为自己曾怀疑孟晚星可能见死不救的想法深深的感到不齿与悔恨!
  一碗药分三次送服,服下后孟晚星便将男子扒了个干净(当然,亵裤还是会给男主留下的,害羞),健硕的身躯上大大小小有不少旧伤痕,孟晚星立刻施针引领着解毒药的药效迅速运转周身,先克制住他身体里的毒素。待全部做完,已经是半个时辰以后了。孟晚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看着眼前这八块腹肌的男子,脑补这人应该是什么组织的杀手,从小接受训练,因此意志才能这般坚定,身上的伤应该是完成任务或者训练的时候留下的,而中毒中箭应该是任务失败最后只能落魄跳河保命。孟晚星深深为自己的脑洞所折服。
  待处理好男子,村长的四菜一汤也做好了,帮抬上山的三个村民送到人便下山回村了,这会儿魔仙堡就剩下村长、二虎、大山、孟晚星和那半死不活的男子。四人围着院子吃着饭菜,当然大山和二虎受了不小的刺激胃口不佳,倒是美了孟晚星。村长不停的为孟晚星夹着菜,让二虎和大山都有些吃味了。
  “厨房里我还留了两个菜,晚上你热一热就可以吃了,顺便我还熬了一锅粥,若那小伙子醒了,就给他盛一碗吧。”村长今年五十多岁,是村中最德高望重的人,也是孟晚星这辈子最尊敬的两个人之一。孟晚星性格冷清孤僻,更爱专研医术,常常忙的废寝忘食,所以偶尔村长便会上山来为孟晚星做几顿饭,主要村长还是害怕孟晚星自己把自己熬死了。
  “那得看他运气了,他若是明天能醒,便有村长熬得粥喝,他若是明天醒不来,以后就只能喝我熬得粥了。”
  二虎和大山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一想到小医仙熬得粥,只能膜拜,果真应了那句“此粥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凡人喝啊”!
  “你既然要给他喝你熬得粥,此时又何必救他。”听着村长的打趣,孟晚星不开心的撅了噘嘴,表示抗议!
  “小医仙,那公子中的是什么毒啊,那般厉害。”大山有些后怕的问道。
  “末幽,那个鸡腿递给我。”村长直接将整碗鸡汤都推到了孟晚星的面前。
  “末幽?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二虎挠了挠脑袋,突然眼前一亮,吃惊道:“我想起来了,秦终小兄弟不就是中的这个毒吗!”
  “小终终回来的话,可别说漏嘴了,不必让他知道末幽的事。”见孟晚星神情严肃,二虎和大山止不住地点头答应。
  末幽之毒并非至毒,甚至并不难解,至少孟晚星十五岁那年便解过这毒,只是中毒之人格外难熬,毒火灼心,四肢百骸更是苦寒交加,中毒越深越是痛苦,并且神志会越来越清醒,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被毒素侵蚀,三日后便会七窍血尽而亡。当年为秦终解毒时正是第三日,秦终受不住痛苦正准备自裁时被孟晚星所救,而如今屋内躺着的男子,正是中毒的第二日,七窍隐隐开始流血,四肢百骸的痛苦也会逐渐加重,虽然因为伤口感染而造成高烧不退昏迷不醒,但到了毒火攻心之时,即便是昏睡中的人也能清晰的感受到痛苦,更为难的是,因为“末幽之毒”,退烧的药根本起不了作用,届时人会处于一种神志极其清醒,而身体却昏死的状态,这点也是跟秦终当年中毒的状态有所不同的地方,因此今晚才是最关键的时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