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起冲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恬淡无为的山林生活一晃便是数日,无丝竹管弦悦耳,也无战场纷繁忧心,每日跟着孟晚星锄锄药田、做做饭,日子逍遥的似神仙。
  昨天半夜,淅淅沥沥下了一场小雨,今日清晨山间弥漫着一层薄雾,魔仙堡便在在雾气笼罩中亦真亦假,远远看上去宛如仙境楼台一般虚无缥缈。孟晚星发丝慵懒的缠在脑后,一袭朴素青衫未有任何配饰,外面套着一件棉麻的白大褂正坐在院中的石桌前捧着一本厚的能砸死人的医书。熹微透过云杉林一层一层投射而下,打在院中形成一幅斑驳的影像,静谧而祥和。夏钦正忙着将屋内的中草药拿出来晒晒,时而抽空欣赏孟晚星专注的容颜,夏钦的腿伤恢复的极好,虽然不能跑跳,但基本的行走已经不妨事了,孟晚星也开始着手准备两日后为他解毒的事情。
  一阵清风袭来,带着吹落了几片枯叶,枯叶飘飘洒洒的竟在院中飘荡不落,随后像有目的似的停在孟晚星的发尾上。夏钦见着好奇,轻轻走到孟晚星身旁坐下,瞧见那看似枯萎的树叶竟然是一对翅膀,时分时合,张开时内侧色彩斑斓十分好看。
  “星儿,这山间真是无奇不有啊。”
  夏钦自顾自说着话,孟晚星看医书看得入神并不理他,这些天夏钦也习惯了她的沉默,只是随意的跟她说说话,并不需要她真的回答。眼瞅着枯叶蝶呼扇着翅膀准备飞走,夏钦眼疾手快便抓住了它,顺带着扯到孟晚星一缕头发,孟晚星当即一声痛呼,夏钦丢下枯叶蝶赶紧揉了揉她的头顶,嘴上含着笑,十分没诚意的道着歉。而秦终进到院子中时就看到这一幕。
  一浪荡男子正笑容猥琐的拍打着他姐姐的头——
  “住手!”秦终一声高呼,手中的包袱直直朝着夏钦飞去,夏钦侧身让过突如其来的“暗器”,便看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朝自己冲了过来。秦终因年少中毒伤了身体,自那以后身体素质便弱于常人,且不能习武,这一段山路本就消磨了他不少体力,这会在夏钦的手下不过一招就被钳制得动弹不得。
  “张晟,你还愣着干嘛,帮忙啊!”秦终朝着刚进门的张晟求救,张晟正一脸茫然,那黑衣男子可是世子爷啊,他怎敢造次,就听得秦终又喊道:“你还是不是兄弟?”
  这话一出张晟就燃起来了,“自然是兄弟了!”张晟豁出去了,好兄弟有难自然要挺身而出,管他什么世子爷,一并揍了再说,反正出了事还有医仙姐姐在。张晟给自己下了定心咒,随即挥着拳头就冲上去,夏钦钳住秦终一边与张晟周旋,如鱼得水一般轻松,张晟挥着拳头不敢下手,害怕直接挥到秦终的身上,急骂到:“世子你卑鄙,有种就单挑!”
  夏钦微微挑眉,心想着哪儿来的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竟敢跟他单挑,当下松开秦终和张晟过起招来,结果显而易见,张晟直接被摔了个狗吃屎。
  “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小爷我斩将八人、破军十万时,你还在你娘的臂弯里喝奶呢!”夏钦一脸嘚瑟的朝着张晟和秦终挑衅,两人被羞的又气又怒,面红耳赤。
  “好了,别闹了。”孟晚星收起书,将趴在地上的两人扶起来,不忘给夏钦飞去一记眼刀。夏钦见好就收,十分乖巧的站在一旁。
  起冲突的时候孟晚星没有出言阻止也是知道夏钦是个懂分寸的人,秦终虚弱不能动武,夏钦便一招将他制服,而张晟虽然挨了几拳,但夏钦都留了手,撤去了大部分的力,与其说是打斗,不如说是夏钦单方的逗两个孩子好玩。
  孟晚星拉过秦终在身旁坐下替他诊脉,见孟晚星眉头蹙起心里有些发憷,没经过她的同意就私自罢课,还日夜兼程赶回来,此时秦终已经感觉自己力不从心,全靠意志坚定才没在孟晚星面前露出一丝疲态。
  “这几日药可有按时吃?”孟晚星声音中带着几分压抑的怒火,秦终低着头不敢看孟晚星的眼睛,孟晚星瞧见他这委屈的模样也不忍心怪他,在秦终额头上弹了一个脑蹦,故作生气道:“还不赶紧去躺下,还等着我抱你过去不成?”
  见孟晚星没真的责怪,秦终笑意顿生,拉着孟晚星的手笑道:“就知道姐姐舍不得怪我,我这就去躺下。”说完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的一瞬间,脸上的笑意再也维持不住,脚步虚浮,甚至连手都带有几分颤抖,明显已经快撑不住了。秦终狠狠的将手砸在墙上,脸上写满了不甘与愤恨,低声咒骂:“真是个废物!”
  “医仙姐姐,秦终从看见世子字条上的末幽两个字情绪就相当的不好,他不会有事吧?”张晟一边揉着摔疼的屁股,还不忘担忧自己的小伙伴。
  “这件事是他的心结,不过总有解开的一天。”孟晚星看着秦终紧闭的房门,眼底尽显担忧。
  “属下见过世子,小医仙。”赵山河一直在门口站了许久,久到让他觉得自己再不开口说话,只怕就要被人给遗忘了。
  “不必多礼,这山间里不讲究这个,随意就好。”
  “多谢世子。”夏钦虽然说随意,但赵山河怎么敢真的随意,恭恭敬敬地在孟晚星面前站定,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她,“小医仙姑娘,这是我们大人带给您的信。”
  孟晚星接过信直接打开,信上并没有几句话,大概就是江楠老将军病重,痛苦难忍已经无法下床,云州的大夫实在束手无策,特请她出山会诊,看见附带的报酬孟晚星眼睛瞬间亮起来了,唇角微勾,笑容浅浅。夏钦瞧着纳闷,有什么事能让孟晚星笑得这般开心,遂伸长脖子偷看,孟晚星倒是大方的递给他。
  “让你给江楠老将军治病?!”夏钦吃惊不已,连音调都提高了两个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