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强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孟晚星疑惑道:“他是不知道你母亲病重了吗?”
  夏钦冷笑道:“他当然知道,但他听信他那美人的话,说我母妃是为了让他回府想出的手段罢了,所以他并未当真。不过我也没让他好过,我当着他的面把他的美人毁容了,我看他到底对着一个毁容的女子能有多鹣鲽情深。”夏钦说着竟带着几分洋洋得意,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大快人心的事情,孟晚星却知道,这是他一生都过不去的心理障碍。
  而夏钦最后也没讨到什么好果子吃,虽说这皇亲国戚权贵世勋谁家手里没沾过几条人命,但别人好歹知道遮掩一二,像夏钦这样将人拉倒大街上斩杀的,从开国以来当属第一人,往小了说是血气方刚做事冲动,往大了说就是藐视皇权,目无法纪。此事可谓震惊整个盛京城,御史台更是联名参奏,不仅参奏世子当街行凶好杀成性有伤天和,更有参奏永宁王爷风流成性纵子行凶,最后虽有皇帝顾偏颇,但为了皇室颜面,夏钦仍被判了羁押两年。出狱后便在太子的举荐之下进了北境军营,拜在魏征手下做了个前锋,近八年时间,一次都未曾回过京城,更没有寄过一封信,这也是他为什么从不踏足烟花之地,更十分厌恶风尘女子的原因。
  孟晚星发现夏钦今日情绪的波动和莫名的伤感都是因为屋内为情自尽的姑娘而起的,在他心中一开始便为她们打上了“爱财、虚伪、卑贱”的标签,在见到为了庞钧元能殉情自杀的梦娇,突然又引起了他埋藏在心底的秘密。
  孟晚星说到:“见到这个姑娘,让你对之前杀害那些无辜的青楼女子的做法感到后悔了吗?”
  夏钦摇摇头说:“我并不后悔当时的做法,盛京城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也别把她们想的有多无辜,那里的女人每日斡旋于权贵之间,若没点心思手段早就尸骨无存了,能有几个良善之人。”
  “那你今日突然的感伤是为了什么?吃撑了?”
  夏钦不顾孟晚星的反对,将她的手拉到自己的唇边,轻轻吻了两下,深情脉脉的看着孟晚星羞红的脸颊,认真说道:“星儿,若有一日我出了什么事,你不要做什么傻事,我希望你能好好活着,开开心心的就好,即使没有我在身边,你也能幸福平安一生!”
  孟晚星看着夏钦蓄满深情的眼神,感觉心跳突然加快,心虚的转移视线,强作镇定道:“别自恋了,你死了我可不会殉情,天下男子千千万……唔!”
  孟晚星话未说完便看见夏钦俊朗不凡的容颜近在咫尺,剩下的言语全都被夏钦堵了回去,夏钦带着怒气的吻略显的粗暴,如攻城略地一般占据着主动,孟晚星挣脱不了夏钦的禁锢,渐渐的连呼吸都有些困难,本该是甜蜜唯美的场景,怎么看都有些狰狞的意思。
  夏钦松开孟晚星时更赌气似的在她柔软的唇上咬上了一口,那滋味竟让他不愿浅尝辄止,还想再吻上去时,脸上只觉得火辣辣的疼,五个鲜艳的掌印跃然脸上。
  孟晚星怒道:“夏九安,你是条狗子吗!”
  夏钦虽捂着脸,却无半点反省:“星儿,你得体谅我,我这是情不自禁。”
  “情不自禁你大爷!”孟晚星只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若隐若现,真想将这滚烫的药炉砸到夏钦春心荡漾的脸上,她居然还会觉得他伤感、难受?她真是脑子撞猪身上了,这分明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孟晚星端着药炉怒气冲冲的回到房中,正看见李蒙斜倚在椅子上,睡得鼾声四起,二话没说就将人撵了出去,丢下一句“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便把房门重重的关上了。
  李蒙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又惹到了孟晚星,向同样被关在门外的夏钦打听:“孟姑娘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火气。”
  夏钦笑的一脸欠揍,说到:“没发火,这是害羞呢,你不懂。”
  李蒙一脸懵逼。
  看着紧掩的门扉,夏钦笑意微微收敛,目光却异常坚定:星儿,我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我绝不会放开你,今生,我必纠缠你一世。
  ——————————————
  梦娇透过窗棂看着天上的白云聚时又散,虽穿着一身寻常人家的布衣,但仍透着一股清冷的倔强,这两日梦娇日日坐在窗前,除了默默垂泪,思至伤心处抽泣三两声外,一句话也不曾说过,孟晚星看在眼里也不知道怎么开导,但若让她独自待着,又怕她再想不开,整个将军府里就孟晚星一个女的,现在还能照看着一二,可江楠老将军的病情稳定,孟晚星原本决定明日启程回云州了,届时又该怎么办才好,将她再带去太守府不成?孟晚星莫名有点烦躁了,为了个男人要死要活的事情她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古时的女子自幼遵从男尊女卑,事事以男人马首是瞻,一旦当家做主的人没了,沦为寡妇的女人总是比常人活的艰难些,就像余家村的孙寡妇,若再是个什么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姐,没个什么家底或是手艺的,再带着个孩子,生活就更举步维艰。孟晚星虽然能理解女子的不易,却不赞同梦娇的做法,情到浓时忘却生死这是愚蠢的想法,生命是可贵的,她是从死神手里抢生命的医生,最痛恶自己放弃生命的人。
  孟晚星停下手中的书,还是忍不住开口说到:“死或许是最一劳永逸的办法,既全了对心上人的情意,又免了日后受他人冷眼数落,可生命都是同等的,你给了宝宝生命,却想要抹杀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机会吗?”
  梦娇回头看着书案后的孟晚星,一头散乱的头发,未施粉黛,眼睑上还带着青乌,一双眼睛却格外明亮。梦娇这两日与孟晚星朝夕相处,自然知道她都干了些什么,一个为了学医不断精进自己医术的女大夫,这世上很多行业对女子不容,而她却能比男子做的更加优秀,她独立,坚强,是自己望尘莫及的存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