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界:从问答开始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宇智波斑:见到因陀罗转世一次就揍你转世一次 (万字)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八章 宇智波斑:见到因陀罗转世一次就揍你转世一次 (万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聊天群的吵闹在系统空间之中的只有小蜘蛛子清楚。

  不过小蜘蛛子只是老老实实看戏,她可没有想要当好蜘蛛为别人传递消息的想法。

  系统空间中,获得了木遁力量的团藏自然是更膨胀了,已经都想好了,等他回去后想办法掌握写轮眼。

  到时候拥有千手一族与宇智波一族力量的他,难不成还怕区区的宇智波斑,甚至整个忍界都尽在掌握。

  当年吃了反应慢的亏,两次被猿飞日斩拿走火影之位,这次,他不会再错过了。

  画面缓缓出现。

  这次,画面里出现的直接就是志村团藏,而且是在之前关于五影会谈消息到来的事情。

  这个毫无疑问,他自然是接受了五影会谈。

  还想着在五影会谈上面立功,然后,直接说服木叶之中的上忍们。

  甚至,如果有机会的话,这次的行动会是他成名之时。

  五大忍村,整个忍界都会歌颂他的名号,让他不再是这木叶之暗。

  想法是挺好的,这个五影会谈也是顺利的召开,志村团藏带着两个跟班前往铁之国开会,一路上是各种膨胀与欢喜。

  还帅气的解决了一些暗杀者,成功抵达会场。

  看到这里,聊天群里的波风水门好像是想到了什么。

  当初那个跑路的火影,就是这家伙吧。

  当时还让他想着是不是要好好选择火影人选。

  现在,真相出来了。

  这老家伙,干啥啥不行,惹祸跑路第一名。

  这五影会谈,按照情况自然是刚开办就出意外了。

  先是志村团藏利用宇智波止水的万花筒写轮眼被揭穿。

  之后又是有面具人直接进入五影会谈,在谈合失败后,直接对所有人宣战,打算开启忍界大战。

  “不管到什么时候,战争都是没完没了的。”

  “还有月之眼计划是真的吗?你知道这东西吗?阿斑。”千手柱间看着里面的带土,无奈的说着,后面又看向宇智波斑问候。。

  写轮眼啊,又是宇智波一族啊。

  千手扉间已经没有要说话的想法了。

  只是想要确定这家伙的具体身份,回去后纲手可以做出准备。

  “。。。”

  宇智波斑已经懒得说话了。

  这愚蠢的家伙。

  他的注意力在画面中的带土身上,这家伙,到这一步了吗?

  八尾,九尾,最后缺少的尾兽。

  五影会谈的画面像是省略一样其实很快就过去。

  后面就是那面具人离开之后,追上刚才跑路的火影,志村团藏。

  这让志村团藏死死的盯着对方,就是那个家伙。

  后面更是从里面的对话得知,这家伙还是一个自称是宇智波斑的家伙。

  这让人看向了宇智波斑。

  “阿斑,没有想到你背着我做这么多的事情。”千手柱间看向宇智波斑。

  让宇智波斑都无语了。

  “不对啊,那家伙完全不像是阿斑,而且,写轮眼的能力不对。”后面看着宇智波斑嫌弃的眼神,他才像是反应过来一样。

  “时空忍术,利用这忍术然后伪装成宇智波斑的家伙,虽然不是宇智波斑,但应该也是宇智波一族吧。”

  千手扉间在一边补充着。

  同时,也都看到了其他人。

  宇智波佐助,还有香菱。

  那标准的红头发一出现,就引起了漩涡水户的注意。

  “宇智波一族与旋涡一族的人合作对付火影吗?”

  “这。。。。”漩涡水户本来想说着会不会是报应。

  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漩涡一族??旋涡一族怎么了吗?”千手柱间他们之前的话题,并没有说太多这个。

  旋涡水户并没有说这方面的事情,都成死人了,难不成还告状不成。

  “旋涡一族已经没了,涡之国也覆灭了,初代火影大人。”

  “当初木叶并没有能力支援。”

  大蛇丸阴沉沉的笑着,在说话后团藏第一时间接话。

  而那个时候已经对上了千手扉间的眼睛。

  除非真的有人打到木叶,不然这么可能放弃涡之国这个同盟。

  这其中如果没有什么问题说什么他都不相信。

  肯定是有人脑残在这里面用什么小手段了。

  而且,就算涡之国灭了,旋涡一族为什么不去木叶,这问题还不够严重吗?

  真正同盟关系,覆灭了,同盟宁愿去其他地方都不去同盟家里,这。。。

  “。。。”漩涡水户没有继续多说什么。

  千手柱间看着团藏,又看了看漩涡水户都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木叶,现在成这样了吗?”完全没有想到木叶的实力到什么程度了,还是腐败到什么程度了。

  从当年第一大村可以直接打其他四个村子,变成了同盟都无法支援的村子。

  在千手柱间想着当初自己创立木叶是不是错了的时候。

  特别是看着画面里的团藏和宇智波佐助接触,还有团藏手上的一手臂的写轮眼,明显还有关于他的细胞移植的手臂。

  这让他有点怀疑人生,他原本的想法是让各大家族都可以安定一起生活,创立了一个村子确实是人让很多人接触了矛盾。

  但也因为一直在一起生活,出现了更多的矛盾,而且,加上本身的偏见。

  千手柱间,仿佛都变得没有那么活跃了。

  特别是注意到,宇智波斑那冷冷的眼神,仿佛就是在说,看看你做的选择。

  对于画面里的情况,宇智波斑自然也看到。

  看着这个叫做宇智波佐助的家伙,只觉得有点像是他的弟弟。

  看着对方也已经开了万花筒写轮眼也是有点稀奇对方有点天赋,然后仅此而已了。

  之后更多的还是对志村团藏这老家伙的阴冷。

  一个外族人,拿着他们这么多写轮眼。

  “我再问一次。。”

  “是包括你在内的木叶高层,下令让宇智波鼬杀光宇智波一族吗?”

  在动手之前,宇智波佐助先开口发问。

  只是,团藏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趁着佐助说话的时候,直接向前冲发动攻击。

  只是在爆发了万花筒写轮眼使用了须佐能乎的佐助面前,他瞬间就被擒住了。

  在被须佐能乎握住的时候,志村团藏才开口,他也知道这佐助为什么会有想法来杀他了。

  “是他泄露情报了吗?宇智波鼬。”

  “没有想到他也就是这样的男人,可恶的鼬,本来以为他不是这样的人呢,临死之前,还是将秘密都说出来了吗?或则应该说,只有你是特殊的吧,宇智波佐助,当初就不应该留下你。。”

  “这个世界不可能全都是光鲜亮丽的,这个世界还有着很多的忍者在黑暗之中忍辱负重,到最后什么都得不到,然后像是鼬一样丢掉了性命,只是靠说好听话,是无法实现和平的,因为这些人的努力,忍界才维持着明面上的和平,你这种无法理解鼬意志的家伙是不可能明白的,对你说出村子秘密的鼬,也算是背叛了木叶。。”

  哪怕被窝在手里,随时都可以被捏死,团藏表现出来的嘴遁并不弱。

  在开始的质疑之后,就不断的贬低着宇智波佐助,只是到最后,话说得太嗨了,让生气的佐助直接捏爆了。

  “接下来的战斗,就让我们用眼睛来说话吧。”

  被捏爆的团藏并没有死去,反倒活生生的站在佐助的身后,还十分膨胀的利用着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

  消耗了一颗写轮眼,然后改写命运复活。

  这一幕,在不远处的酷拉皮卡看来,眼睛都已经翻红了。

  虽然不是同样一族,但他们仿佛是有着相同的命运。

  同样的火红色的眼睛,同样的因为眼睛而被灭族,到最后眼睛还都落到了乱七八糟的人手里。

  几句话的对话,酷拉皮卡已经可以分清楚里面人的关系了。

  ‘不管是哪一个世界都一样啊。’看着远处那个叫宇智波斑的男人。

  对方仿佛还可以沉得住气的样子。

  这也让小酷拉皮卡知道他们之间的差距。

  如果是他的仇人在面前,他说不定都控制不住自己就要杀人了。

  “区区砂砾,只能维持一分钟的伊耶那岐,丢人的东西。”

  宇智波斑看着复活之后开始战斗,口口声声还说着用眼睛说话的团藏,不屑的说着。

  在团藏将自己的底牌暴露后,宇智波斑更不屑了。

  都是他玩过的东西。

  “当初你就是用这招假死的?”千手扉间想到了对方当年的尸体消失的情况。

  “阿斑,你骗得我好惨啊。”千手柱间也插嘴了。

  当年杀死宇智波斑,他可是愧疚了好久,而且在没有过多久,就因为消耗过多去死了。

  愧疚死的。

  没有想到,他竟然又又又被骗了。

  “你自己蠢就给我闭嘴了。”宇智波斑看着事情暴露也毫不在意。

  没有担心的想法,反倒是有点优越感。

  当初一直隐藏在幕后,听着柱间去死的消息就有优越感,隐藏在幕后等着你个蠢货去死。

  现在,总算可以当面让这家伙知道了。

  他当年,可没有输,只是为了细胞而已。

  傲娇斑心里有着想法。

  在傲娇斑傲娇的时候,其他人主要注意力还是看着战斗。

  志村团藏虽然是个老不死的家伙,而且是一个阴险小人,但实力还是真的不错的。

  不管是忍术,体术,甚至是幻术,封印术,通灵术。团藏都有学习,而且掌握度不低。

  最开始面对宇智波佐助的须佐能乎的时候,使用忍住对消耗,还接连尝试了须佐能乎的坚硬程度,最后试探出佐助的一次极限。

  在宇智波佐助无法维持住须佐能乎的时候,一瞬间就使用了风遁快速强攻,打算在佐助瞳力恢复过来之前干掉他们,也十分有效,在风遁的掩护下,团藏爆发出的体术也惊人,近距离的对战中,佐助直接被掐住脖子。

  还好有着通灵兽的辅助,利用风遁凝聚的手里剑,斩下了对方的手臂,这才让佐助脱困。

  而接下来团藏继续利用伊耶那岐对抗,改写了这现实直接回复自己的伤势,一个写轮眼可以让他在一分钟内无数次使用伊耶那岐改写命运,攻击都懒得躲避了,手里剑都可以洞穿杀死他。

  接连的硬抗下,宇智波佐助不得不使用瞳术天照,与幻术配合,打算再干掉团藏,只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但幻术抗性极高的团藏可不像是大蛇丸,瞬间就破解了这幻术,甚至还用了咒印束缚住了佐助。

  万花筒写轮眼的佐助动弹不得,旁边的面具人都准备要救援了。

  “你为什么要留下这样的垃圾呢,鼬。”作死的团藏到最后都刺激着佐助。

  可能是想不明白,可能是真的反派是与话多吧。

  这话直接激怒了佐助,凭借着刚刚恢复的瞳力,宇智波佐助直接开挂,让须佐进入了第二状态。

  还直接冲破了咒印束缚。

  再次被挣脱,团藏也十分的不满,就宇智波佐助这样一个小鬼,哪怕开了万花筒写轮眼,在他看来也不应该打这么久才对,他更麻烦的对手是那个面具男才对。

  看着佐助的须佐再次出现,而且更强大了,团藏也没有继续消耗下去的想法了,直接使用出通灵术然后用风遁硬刚须佐。

  强大的风遁威力十分恐怖,在通灵兽食梦貘的配合下,将第二状态的须佐能乎都切开了。

  但很快,食梦貘却被宇智波佐助的火遁给烧得不得退场了,团藏也被到达极限无法继续保持须佐能乎的佐助给打飞。

  宇智波佐助,宇智波一族的复仇者,此时对团藏的仇恨完全的显露了出来,什么瞳力的消耗,不重要,什么危险,什么可能死亡,都不重要,只要可以杀掉对方就可以了。

  尽管团藏有着写轮眼当复活币,还是撑不住多久,甚至到最后,在佐助的试探下,还暴露了伊耶那岐,还计算错自己的写轮眼。

  直接使用风遁与佐助的雷遁互插,造成两败俱伤。

  原本就算两败俱伤,团藏也不怕,因为他有着柱间细胞,恢复能力实际上要更快一点的。

  但可惜,佐助那边不单单有着面具男,还有着漩涡一族当充电宝,直接一咬就是恢复伤势恢复查克拉。

  让志村团藏只能在一边眼红,并且感觉到麻烦。

  如果没有漩涡一族的人在这里,他是可以赢的,利用伊耶那岐干掉宇智波佐助,之后用止水的万花筒写轮眼控制那面具男。

  只是可惜,没有如果。

  他现在都有点控制不住柱间细胞,手臂还长出来大树,还好最后他控制住了,不然直接就变成树了。

  或则说,他最后舍弃了那一条手臂,这直接让他少了一条手。

  团藏到最后还想着挣扎。

  解放了已经恢复了瞳力的止水万花筒写轮眼,打算殊死一搏。

  因为旋涡一族的香菱佐助快速的恢复,有了一点体力和查克拉后直接使用千鸟冲向团藏,而这次,团藏开始躲避了,已经没有伊耶那岐了。

  利用止水万花筒的写轮眼洞察力,躲开了佐助的千鸟,只能冲向佐助身后,快速抓住香菱。

  打算拿香菱来威胁他,在他看来,这已经胜券在握了。

  只要拖住佐助,留着‘别天神’对方面具男,这次的胜利者,是他。

  “你这个口中说着忍者要自我牺牲的人,到头来还是害怕死亡,抓着人质。”宇智波佐助看着团藏,露出不屑的笑容。

  这就是木叶的高层,果然就是应该死的家伙。

  “老夫并不是害怕死亡,只是为了木叶,为了忍者世界,老夫还不能死在这种地方。”

  “不管使用怎么样的手段我都会活下去,因为我是这个忍者世界的唯一的改革者。”

  “这个女人就是要为此牺牲的。”

  脸皮厚的人总是让人无话可说,因为好话坏话都会被他们说完,双标都轮不到别人,有的只有他们自己,在这个时候,志村团藏大义凛然的说着。

  如果不看他手里抓着的人质就好了。

  “救救我,佐助。”

  “别动,香菱。”

  团藏心狠手辣,佐助在这个时候也展现出他为了复仇不顾一切的一面。

  女人,伙伴,仿佛在这个时候,都顾不上了。

  在说了别动的话后,千鸟锐枪直接洞穿两人。

  到最后倒下的时候,香菱那眼神都是那么的不敢相信。

  ‘你让我别动就是为了好瞄准我吗?’

  “佐助,对你来说我是???”

  “在被抓住当成人质的时候,你只是碍手碍脚的家伙。”

  最后的对话后,香菱直接倒下。

  看着这一幕。

  系统空间内的人不少人有点郁闷。

  漩涡水户心情十分不好。

  难得看到一个自家族人,结果就这?

  ‘果然宇智波没有一个好东西。’

  聊天群里的宇智波富岳也看到了这一幕,有点不知道说什么。

  从之前的宇智波鼬还有宇智波佐助的这个名字,以及灭族的情况,他已经知道这家伙是谁了。

  本来看到佐助成长到这一步还有点高兴说明他是有天赋的。

  但看着他这么心狠手辣,让他想到,这家伙会不会以后也跟鼬一样。

  宇智波富岳突然想到了,他的大儿子和二儿子突然冲进他们家里,然后对着他们夫妻两说。

  “你们已经没用了,现在的你们只是碍手碍脚的家伙。”

  然后干掉他们,这一下子让宇智波富岳梦回灭族之夜。

  直接在群里@了猿飞日斩。

  反正千错万错,直接@猿飞日斩就是了,还有团藏,以后入群之后就骂他。

  之前给佐助起这个名字,是因为猿飞日斩他老爹叫佐助还是一个强大的忍者,为了表示自己也是猿飞派系的,顺从木叶管理的人。

  但是现在,佐助这个名字对于富岳来说,只是想要告诉猿飞日斩,老子的儿子就是你爹。

  老子就是你爷爷。

  宇智波富岳与猿飞日斩的骂战开始。

  系统空间内的团藏也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无了。

  ‘果然宇智波一族都是邪恶的一族,没有一个好东西的。’

  自己人都杀,好残忍啊。

  志村团藏直接将自己以前坑害的木叶人移出木叶户籍了。

  只要我移除户籍够快,我杀的人就是不是木叶人。————志村团藏。

  木叶人不打木叶人,但你先被移除出木叶户籍就不好说了。

  而除了团藏之外,同样有想法的最多就是扉间了。

  他一直都在研究宇智波一族,在他看来,宇智波一族就是无法控制住自己情感的一族。

  只要强烈的情绪波动,这波动就会化作力量觉醒写轮眼,十分的可怕。

  与其说他们千手一族是爱的一族,他一直认为,宇智波一族更像是爱的一族,虽然这爱非常的偏执。

  而且每次觉醒,都代表着他们葬送了自己的爱情,所以,简称‘葬爱的一族’。

  这样的人,是非常极端不受控制的,也是他一直很小心宇智波族人的原因。

  但在他看来,只要不一直上战场,控制一下伤亡,其实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倒是宇智波斑十分喜欢佐助。

谷</span>  在他看来,忍者就应该是这样才对。

  女人有什么好的,只要挡在他的面前,别说是女人了。

  就算是千手柱间,他都可以打成几段。

  ‘如果报仇的那一天到来,我也可以这样做出选择吗?’在一边有点自我怀疑的酷拉皮卡。

  本来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可以的。

  但是最近的经历,被抓走的小杰与奇犽。

  如果他放弃他们,说不定可以让幻影旅团收到更大的打击,甚至直接消失。

  但他的伙伴也可能没了。

  从进来这里他就十分的纠结,现在看到这一幕,更加的感慨。

  他的仇恨,真的已经超越一切感情了吗?

  看着画面里的宇智波佐助,他仿佛是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

  此时,已经击溃了志村团藏。

  口口声声说着忍者的自我牺牲,口口声声的说为了木叶和忍者世界的不要脸老家伙,在被面具人拦截下来,知道自己没有活路之后,到最后,可能才真正的觉悟了。

  人在死的时候,才能够看清楚自己。

  “为了忍者世界,为了木叶村,不能让他们活下去。”

  想到了宇智波止水的眼睛,不能落到他们的手里,团藏使用了最后的手段,里四象封印,直接将止水的眼睛还有旁边的大桥封印起来。

  到死的时刻,团藏这才想到了,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因为火影,因为权利改变了。

  在当年,二代火影选择火影的时候,他虽然退缩了,但还是一位传火少年,但到了后面,特别是在猿飞日斩不需要他之后。

  他那由暗转明的想法越来越多,甚至为了他的利益,做出了许多不好的事情。

  其中有不少已经危害到了木叶的安危了。

  但他依旧是固执着以为,只有他带领的木叶,才是真正的木叶。

  其他的,都只是废物,会让木叶变得更加的软弱而已。

  到死了想法才很多,这觉悟平时可能没有人看。

  但现在,一大堆人看。

  特别是志村团藏,看着自己所谓的未来。

  所谓的成为火影的情况。

  脸色已经一阵阵变化了。

  自问一下,他真的没有发生变化吧。

  “忍者就是要自我牺牲。”

  “黑暗之中的忍者。”

  “我不能死啊。。”

  “世界的改革者。”

  一直说着好听的话为别人洗脑,连同自己都洗脑了。

  所谓的口口声声自我牺牲,也不过是因为当年退缩了之后的自我催眠。

  从要求自己,变成了要求别人。

  志村团藏面无表情。

  而另外一边的千手扉间看向了对方。

  当时团藏的心里纠结,可是非常得多的。

  ‘自我牺牲?’

  但就算是这个时候,他的想法在千手扉间看来,也是错的。

  木叶的火之意志,牺牲的只会是那些伸受爱戴,平时享受着木叶福利的人,权利越大,责任越大。

  火影,长老团,在有需要的时候,他们就必须站出来,为木叶牺牲,为了新一代的人去牺牲。

  而不是在没有办法的时候,被逼到绝路了,才去使用一个什么同归于尽的忍术去自我了断。

  初代火影是因为和宇智波斑对战之后,身体消耗过大然后死去的。

  二代火影是因为保护猿飞日斩这一群有前途的人,和云隐的人决战死的。

  其实他们是有着自己的生路可以走的。

  而且其他的火影,三代火影猿飞日斩,原本的情况是被大蛇丸关起来,被初代二代秽土转生围殴如果不使用尸鬼封尽到最后也只能等死的情况。

  四代火影是可以拖着其他增援抵达,耗费大量的忍者姓名重新封印解决九尾不用死的,但因为面具人的原因,不想让面具人获得完整的九尾与不想让木叶忍者继续牺牲才直接使用尸鬼封印。

  区别就是被动与主动的区别。

  一个像是渣男,另外一个像是。。。。

  至于团藏没有什么好说的,如果不是最后被带土拦下来,有其他的活路他肯定苟住再说,什么忍者的自我牺牲还是见鬼去吧!!

  他连猿飞日斩都比不上。

  画面到最后静止,团藏大人封印了半座桥还有止水的写轮眼。

  最后为了这个世界还有木叶做出了一点点的贡献。

  又一个问题的结束。

  团藏获得了木遁与知道了自己以后会被一个宇智波族人追杀。

  算是获得了不少情报。

  不管是面具人还是宇智波佐助,都是情报。

  但是,这里面的情况,看着最后的自己死了,他也有一些打击。

  这算是什么?他一路上坚持过来的道路,就是错的吗?

  自闭团藏出现,甚至有点想要开口问千手扉间,但张了张嘴还是停下了。

  这些年他做的好事情可不少。

  这边团藏不说话。

  机械大光球可不会停下。

  既然这一轮结束了,就继续下一个问题了。

  【选择题:以下哪一个身份不是宇智波佐助的???】

  【1,六道仙人的儿子因陀罗转世,2,木叶的第七代火影,3,大蛇丸的学生,4,忍界的救世主之一。】

  【奖励:复活(给你个身体复活)灵魂强化(强化你的灵魂)。】

  【惩罚:随即失去部分能力。】

  新的题目出现,本来还以为会跟这里的人有关系。

  结果是关于刚才的宇智波佐助的题目。

  这题目一出现,聊天群里的宇智波富岳直接就懵逼了。

  ‘以下哪一个不是?’

  ‘单选题?’

  也就是说有三个是了?

  现在宇智波富岳第一次感觉这个儿子不是自己的儿子。

  是不是哪里抱错了啊。

  这几个身份,一个比一个古怪。

  大蛇丸的学生就算了,按照大蛇丸的情况,已经叛逃了,佐助也叛逃了,还是有可能的。

  七代火影,刚才都叛乱杀了5.5代火影了,还成为第七代火影,这是闹着玩呢。

  还有那个六道仙人的儿子转世?忍界的救世主,这,一个比一个夸张?

  宇智波富岳如果现在不是在监狱里都想要去看看自己的儿子了。

  还有如果第一个真的算的话,他算不算是在帮被人养儿子啊。

  直接就是帮六道仙人养儿子?

  他等于六道仙人?

  这听起来不出,但总感觉自己的头绿油油的啊?

  宇智波富岳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

  【自来也:忍界救世主?】

  自来也就差一句对方是命运之子?

  从上面的题目来看,这个真有可能啊。

  甚至都有想法,去找宇智波富岳把儿子要过来养了。

  当然,只是先想想,可能到最后排除了这个选项呢。

  成为第七代火影,可能性也比救世主高啊。

  群内的木叶人现在非常的复杂。

  波风水门可以确定的是,按照原本的路线,五代是纲手,5.5代火影是团藏,六代火影是卡卡西,然后佐助?

  如果是佐助的话,那他的培养计划,也算是有效吧。

  这也算是给宇智波一族一个交代。

  不然堂堂创始人之一,连一次领导人都没有当,那就太过分了。

  水门的想法倒是正常,倒是猿飞日斩有的只有不爽。

  有心开口反驳几句,但却放弃了。

  现在出去的话,肯定要被宇智波富岳怼。

  而且可能还说不过他。

  现在自来也和波风水门都不帮他,这两白眼狼,他死了之后这火之意志好像就没有用了一样。

  这人都不听他的了。

  让他都忍不住怀念自己的青梅竹马,手足兄弟,志村团藏啊。

  已经期待着让对方进群了,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他现在都想要将对方拉进群了。

  只是很可惜,这只能想想了。

  现在系统空间里的人,看着这里面的选项,不比他们淡定。

  虽然又是复活选项,但这上面的题目真不好猜。

  就连宇智波斑都没有捣乱。

  “六道仙人?忍界救世主。”他现在特别在意这两个选项。

  如果要说救世主?

  那该不会是要阻止他吧?

  阻止他的月之眼计划?那非常有可能。

  虽然在他这方面,他的计划十分好,但对于其他人来说,想阻止很正常。

  所以,如果是真的,那这两个可能都是真的。

  只有六道仙人有关系的人,才可能拯救忍界吧。

  ‘六道仙人,什么因陀罗,就算是六道仙人的儿子转世又如何,见到你一个因陀罗转世就揍你转世一次。’宇智波斑冷傲的想着。

  现在已经知道了,表情十分淡定,就算是六道仙人也不能阻止他。

  抛去了所有的不可能,他感觉,这两个选项可能真的是真的。

  而除此之外,就是二选一了。

  什么七代火影,什么大蛇丸学生。

  都有可能吧,都当了救世主了,当个七代火影还不是小意思。

  那什么大蛇丸学生,更是不用说。

  “扉间,你想到什么了吗?”

  “让我答题,我要复活去阻止阿斑啊,不能让他乱来。”

  千手柱间看了看复活奖励,心中又挂念起宇智波斑。

  而这选项,真是特殊啊。

  “不要着急,大哥,这选项,不好选啊。”

  “大蛇丸,你有可能是他的老师吗?”千手扉间开口。

  宇智波斑可以想到的,他自然也想到了一些。

  “那可不一定哦。”大蛇丸笑嘻嘻的。

  “按照原本的情况,宇智波一族会被灭族,可能只有那叫佐助的活下来,现在也没有被灭族,我怎么确定得了。”

  对于这次的情况,他有一点猜测。

  但又没有完全确定。

  对写轮眼,对血继限界的兴趣,他自然是有。

  不然就不会帮团藏研究那么多写轮眼了,看他们后面的情况,合作的可能只有更多。

  这佐助什么的,肯定不可能放过。

  但,对方为什么会去杀团藏,这是一个问题啊。

  难道是暴露了什么?

  那佐助会不会把他也杀了吧?

  虽然想到了自己可能也被杀了,但大蛇丸还是脸上笑嘻嘻,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讨人厌的小鬼。”千手扉间不爽的说着。

  “大哥,要不就我来答题吧,选2或则3。”

  扉间没有多想什么,直接确定下来。

  在说话的时候还挑衅了一下宇智波斑。

  虽然他是不想对方尝试就是了。

  这次,其实也可以赌一赌的,赌赢了复活,赌输了消失一点能力。

  他可以接受的。

  “二爷爷。”纲手张口要说什么。

  但扉间直接摆了摆手。

  “现在木叶这样我不放心,正好回去看看。”

  不单单是现在木叶的情况,还有宇智波斑复活了。

  如果可能的话,第一时间一定要开启五影会谈,然后一起对付宇智波斑。

  另外还有对方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他要确定下来。

  “我选择2,他不是七代火影。”

  千手柱间还没有开口呢,千手扉间就直接猜了。

  虽然宇智波斑看着没有答题捣乱的意思,但,他不完全相信自己的判断,毕竟对手是那个宇智波斑。

  而且,捣乱的可能不止有他,还有自己愚蠢的大哥。

  “扉间,你为什么这么快,我本来还想答题呢。”千手柱间无奈说着。

  “你有什么能力,不管是仙术还是木遁被剥夺,都不是什么好事情,闭嘴。”千手扉间严肃着说。

  比起千手柱间,他的能力被剥夺就无所谓了。

  就他的学习能力和禁术开发速度,没有什么大事情。

  “。。。。”千手柱间直接黑白化,变得低沉。

  他也想复活啊。

  “扉间说的有道理,到时候让他使用秽土转生召唤你回去,如果你的身体还有剩下的话。”漩涡水户看着柱间那一副惨兮兮的样子,安慰了一句。

  这蠢货,总是那么的单纯,想得那么少。

  正因为这样,才总是被宇智波斑那个骚男人欺骗。

  漩涡水户对宇智波斑不满,跟老娘抢男人。

  对于千手扉间做出选择,没有人提出什么。

  本来宇智波斑还在想着,是不是柱间答题他就捣乱一下呢。

  如果不是担心轮回眼没了,他都不用想,直接捣乱。

  区区一个扉间,就算加上什么秽土转生,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区区砂砾。。。’

  只要千手柱间站着,那么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忍界修罗宇智波斑。

  在众人注视下。

  系统大光球给出了答案。

  “回答正确。”

  这答案让人松了口气,同时也让千手兄弟有点失望,如果可以确定,刚才就应该让千手柱间来,就连千手扉间都是这么想的。

  “愚蠢的欧豆豆,你浪费了我的一次机会。”千手柱间还一副认真的说着。

  直接让千手扉间翻了个白眼。

  “你够了吧,不然你别想我会召唤你。”

  “对不起,我错了。”听到这个,千手柱间直接认怂。

  有什么能够比他和阿斑见面更重要的呢,尊严都没有这么重。

  说错了,有什么能够比复活去忍界更重要的呢。

  千手扉间无奈,为什么这么强,却这么的蠢,如果机会可以转让,他也不介意转让出去。

  从小到大,他都无数次想要出一本书,关于千手柱间的。

  【为什么我的哥哥那么蠢却那么的强大???】

  对于这个情况,估计就算他复活了都找不到原因吧。

  机械大光球也没有问什么要谁复活可以转让的事情,这直接被扉间默认不行了,那每次让别人答题转让,就太过分了吧。

  所以,这只能委屈他自己,让自己复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