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界:从问答开始 > 第两百零四章 琴酒是伏特加的干妈?

我的书架

第两百零四章 琴酒是伏特加的干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贝尔摩德没有想要答题的想法。

  那希望只能落在其他人身上了。

  伏特加和基安蒂来到毛利小五郎等人面前。

  这事情都不用琴酒他们靠近。

  “你们要干什么?”

  “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可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毛利小五郎十分有担当的站在两人面前。

  哪怕已经可以看到这两人身上的枪支了。

  作为一位父亲,不容许他退缩。

  ‘大不了把这倒霉又讨厌的小鬼推出去。’

  心里虽然有点坏坏的想法,但那也始终是想法而已。

  ‘绝对没有要实行的意思。’

  不管怎么样都是他的女儿喜欢的家伙。

  总不能坑女儿吧。

  女儿虐他千百遍,他待女儿如初恋。

  “呵,没有要做什么,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是吧,既然是名人就更好找了。”

  基安蒂冷笑一下有点不屑。

  名字都自爆了,那就不需要他们去多问什么了。

  “你们来回答问题吧,只要答题了,不管对错我们都对你们没有兴趣。”

  伏特加没有开口,戴着黑色墨镜以下看上注视着毛利小五郎,一副我很凶狠的样子。

  说话交流是基安蒂在说。

  而这话,冷漠的很。

  “什么叫做我们回答问题啊?”毛利小五郎一听到这话脾气就上来了。

  这是威胁?

  而且答错了就要死吧,在之前看到奖励和惩罚之后,他可不觉得这是开玩笑的。

  毛利兰不让他们答题,毛利小五郎更没有让人答题的意思。

  这可不是在开玩笑的。

  “就是话里的意思,答题,或则等着死。”基安蒂目光凶狠冷漠。

  漠视人命的眼神十分的明显。

  这是最普通的威胁,但确实是非常有用的。

  那样子也十分的明显,如果对方真的不行动,那她回去之后肯定会解决这三个家伙还有身边的人。

  什么名侦探,听都没有听过。

  侦探在她看来只是会扯嘴皮子的家伙,他们杀了那么多人,也没有见到过多少有能力的侦探啊。

  一个个只是嘴上功夫而已。

  “你。。。”毛利小五郎暴躁如雷,一副要发火的样子。

  不过毛利兰阻止了他。

  “不要乱来啊,在之前已经说过了这里不能动手的。”

  “哼,不管怎么样,我毛利小五郎可不会被你们威胁的,我跟警政厅的目暮警官可是老熟人了,以前还是刑警,像是你们这样的家伙,我都不知道抓过多少个了。”

  “你们这些法外之徒,只要出现在米花镇,肯定全部都给抓起来,威胁是不可能存在的。”

  毛利小五郎平息一下愤怒的样子。

  在开口的时候又变得有理有据了。

  “你们这是找死。”这话让伏特加不满了。

  吓唬人一样动手,但却没有吓到人,就连小兰都摆出了一副空手道的架势。

  “。。。。”这摆明了,威胁他们去答题什么的。

  不可能了。

  “行了,走吧。”基安蒂看了一眼对方。

  朝着还想发狠的伏特加说了一句,直接扭头离开。

  都已经这么明显了,没有什么好说的。

  继续说下去只是浪费时间,对方不被威胁的话,他们可以做出选择的就是回去之后的报复。

  而在这里动手,基安蒂十分冷静,她还不如去答题呢。

  从之前那一个个怪物都不敢乱来的样子,在这里动手会有什么后果那可真不一定啊。

  她可不觉得自己的小手枪可以对付那个将他们拉入这里的机械大光球。

  “。。。。”伏特加还没有反应过来,基安蒂已经转身回去了。

  这让他懵逼一下,之后快速跟上,不太聪明的样子表现得十分的明显。

  就连他的好老大的琴酒,对伏特加都有着深刻的评价。

  “我相信你的忠诚,但我不相信,不相信你的脑子!”——琴酒

  望着伏特加也离开的背影,柯南三人组叹了口气。

  这些凶狠的家伙,哪怕是女人也带着一股坏人的气息。

  刚才说的话,看着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

  特别是柯南,他完全知道这些家伙不可能在这里开玩笑。

  而且,自己都变成小孩子了还要遇到这些家伙,然后还被威胁。

  这让他表情都不太好过了,有点苦涩了。

  “好了,不过是其他地方的地痞流氓,只要到了米花镇,这些家伙都会被找出来的。”

  “到时候就交给我毛利小五郎就好,小孩子就不要想太多了。”

  仿佛是看到了柯南的样子,仿佛是打算在女儿面前装一下,毛利小五郎一副认真严肃的样子。

  “回去之后要跟妈妈说一下,不然她那边也可能出事。”毛利兰看了他一眼,趁机开口。

  这话直接让毛利小五郎的身体都僵硬了一下。

  但也没有拒绝。

  “这事情就交给你了。”毛利兰的想法很简单,说服她妈妈,然后趁机都到安全的地方休息一段时间。

  或许还可以化解家庭矛盾,直接坏事变成好事情,毛利兰也是一个大聪明。

  想法很美好,但是。。。

  毛利小五郎听到这话原本僵硬的样子更加的扭曲了。

  “谁要见到她啊,还是你去说吧,她爱来不来。”毛利小五郎嘴硬着。

  “这事情是我们引起的吧,你就放心吗?”毛利兰开口。

  “。。。”

  想到自己老婆的性格,如果不是自己去,估计对方是不会出现的。

  而如果是他去,估计对方会好好嘲笑他一下的。

  毛利小五郎纠结一下还是点了一下头。

  如果不是毛利兰十分关注,正常人都看不到呢。

  旁边的小柯南也有点笑话的意思,不过没有表现出来。

  如果现在表现出来,要被笑话的人那就是他了。

  在另外一边。

  看着毛利小五郎等人还十分轻松的样子,没有将他们的威胁到回事。

  琴酒也知道,这事情没有办法这样搞定了。

  “老大,那些家伙太不听话了。”

  “要不让我搞定他们吧。”

  伏特加一回来直接就开口。

  想要解决掉那些不听话的家伙们。

  只是,直接被琴酒一巴掌拍打在头上。

  对方的肌肉也不是特别发达啊,怎么感觉脑子里全部都是肌肉了。

  “据说还是什么前刑警和名侦探,一般的威胁是没有用的,这样的人不吃苦头是不会放弃的。”

  “回去之后,那些家伙就交给我吧。”

  “至于这里。。。”

  基安蒂看了一下旁边的伏特加。

  一副有了人选的样子。

  反正他没有兴趣去答题。

  回去之后的报复任务她接下了,至于其他的。。

  “你们经常要去交易执行任务挺危险的,其实很适合啊。。”贝尔摩德在旁边笑了笑。

谷</span>  看向琴酒和伏特加。

  虽然对琴酒这个男人,她感觉很有意思。

  但是,现在的事情更有意思。

  “。。。”琴酒看向四周的人。

  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嘛?

  他清楚这些人的目的不是他,是打算让他开口让伏特加答题。

  这已经不是欺负老实人了,这是欺负傻子。

  而伏特加还一副认真恶狠狠的样子看着自家老大,等待着老大下命令。

  什么想法,什么阴谋诡计完全没有。

  “哼,所有人抽签,抽到了就答题。”

  琴酒冷着脸开口。

  只是一开口,就被拒绝了。

  “我就不参加了,PASS。”贝尔摩德笑嘻嘻。

  完全没有要配合的意思。

  直接让琴酒脸色阴沉,恨不得掏出他的大宝贝让对方瞧一瞧知道厉害。

  直接就不配合,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对着什么奖励,有着很大兴趣的人,没有。

  更多还是对死亡的畏惧。

  “我觉得他答题就不错。”

  “当然,我们也可以都不答题,看看那系统会怎么做。”贝尔摩德在旁边为琴酒做了下主。

  推出了伏特加。

  队伍里的人各怀鬼胎。

  每个人感觉都在迫害琴酒一样。

  就连伏特加这个家伙也都是。

  “胆小鬼,都是一群胆小鬼,老大,要不就我来答题吧。”伏特加看到其他人要欺负自己老大的意思,脾气一来,直接发动了群体嘲讽。

  连同不想自己开口的琴酒也嘲讽了。

  “。。。。”

  这明显不是胆大或则胆小的事情,完全就是有没有必要。

  做多了有的时候就会显得自己无脑了。

  现在,看着伏特加的样子,还有旁边的人笑了的表情,琴酒面无表情。

  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永远都不能相信伏特加的脑子。

  或则对方很忠诚,但脑子真的不够用啊。

  看着还露出白色牙齿笑得很开心的伏特加。

  琴酒无奈点头。

  “那就交给你吧。”

  如果伏特加不开口,他是打算看看都不答题的话,系统会怎么样的。

  但是现在还是算了,这些人摆明了都要坑伏特加,就连伏特加自己都想被坑。

  那玩个锤子。

  还是等看看下次吧。

  ‘祝你好运吧。’表情依旧是面瘫,为伏特加默念了一句。

  琴酒很快就听到了伏特加的声音。

  “那要选谁?贝尔摩德吗?”

  之前的谈话,他还是有听的。

  按照情况,最可能的就是她了。

  她自己都是这么觉得的。

  “都可以,最有可能的应该是他。”琴酒可不觉得自己以后会成为谁家的干妈?

  不过仔细想一想,他有可能成为的干妈,估计就是伏特加的干妈了。

  带着这家伙就跟带小孩一样啊。

  不,比带小孩还麻烦。

  现在的熊孩子比伏特加聪明多了。

  “交给我好了,老大。”

  伏特加虽然没有什么脑子,但‘勇敢’mangzhuang,‘忠心’wunao,可都是非常值得相信的。

  “我选择贝尔摩德。”

  在跟着自己老大打招呼之后。

  伏特加直接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什么死亡,根本不带怕的,真男人就应该面对这惨淡的人生。

  哪怕是死亡,他都要对对方说。。。。

  “回答正确。”

  在几乎黑衣组织所有人抬头砍向系统的时候,系统公布了答案。

  这机械大光球,没有夺走伏特加的命。

  不知道为什么,黑衣组织的人在看向伏特加的时候,表情都有点诡异,还有点感觉到可惜的样子。

  他们这一群人,真心的不是一伙的。

  “哈哈哈,老大,我答对了。。”

  伏特加露出了厚实的笑容。

  白牙全部露出来,朝着琴酒打了个招呼。

  而琴酒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贝尔摩德。

  “我早就说过了,那家伙有问题,还是什么人的干妈呢。”

  “说不定留在我们组织里,就是为了什么消息,肯定有问题。”

  有的人开口指责贝尔摩德可能是间谍。

  他们在说话的时候,都不知道良心会不会痛了。

  反正不管是不是间谍,都不是他们家里的间谍就是了。

  贝尔摩德摊开了一下手,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啊。”

  虽然表情还是一副我就是很有秘密的样子。

  很是敷衍就是了。

  “不管你有什么秘密,后面你都会一丝不挂的暴露出来的,你不会忘记了什么了吧。”基安蒂脸上露出僵硬的笑容。

  这可是她难得开心的时候。

  之前推着伏特加答题,就是因为这题目在她看来就是贝尔摩德。

  而之后,她就可以曝光这个家伙了。

  这个神神秘秘的混蛋,她早就看不爽了。

  如果不是惩罚太严重,在之前她就自己答题了。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贝尔摩德心里也郁闷。

  但此时也是无奈的,脸上没有多少表情就是了。

  让人看不出情况。

  琴酒多看了一下之后看向了伏特加。

  女人只会影响他的判断,他对贝尔摩德的兴趣可不大,虽然也有过不少接触就是了,但那都是为了任务。

  只有伏特加才能够一直给他提供帮助。

  现在伏特加还获得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奖励,说是可以复活什么的。

  又不能去死一次看看。

  他目光盯着像是在搜查什么的伏特加。

  “怎么样了?”

  “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跑进我的身体里了。”伏特加摸着自己的身体。

  一副奇怪的样子,刚才他十分明显感觉到了系统射出了什么东西进入他的体内。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只感觉到体内多了什么,又捕抓不到。

  那种感觉,十分的神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