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乔生接到夏婉言的来电,当场丢下了一个重要的会议,马不停蹄地赶来别墅。

却终究晚了一步,他只来得及看到医生将一块白布盖在了自家母亲的身上。

“乔生哥哥,悠悠她疯了!”夏婉言见男人来了,哇地一声扑进他的怀里,浑身更是像个筛子似的颤抖不停,看向木子悠的眼中满是恐惧,“不知道她和伯母发生了什么冲突,我进去的时候,就看见她扬起剪刀一下戳入了伯母的心脏!好,好可怕,伯母就这么死了,她死得好惨啊!”

“木!子!悠!”

李乔生顾不得安慰怀里的女人,他大步地冲上前,满脸狰狞地一把捏住了木子悠细嫩的脖颈,并且缓缓地向上提,手上的力道不断加大,而她拼命地挣扎,脸颊涨得通红,张口想辩解几句,却怎么也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

这一刻,男人的眼中满是杀意,阴戾的目光如同一把把锋利无比的冰刀,凌迟着木子悠,也包括她的心。

就在她以为自己便要这么死去之时,耳边也跟着嗡嗡作响,医生过来不知说了一句什么,李乔生这才猛地松开了手,揽过还在小声哭泣的夏婉言便一起离开了。

所以没人注意到,跌落在地的木子悠突然满脸痛苦地弓起身子,有鲜红的血缓缓地从她的两腿之间而出。

等秦阳匆匆赶到时,他也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不轻!

不顾佣人的阻拦,秦阳抱起早已不省人事的木子悠就出了门,开车一路闯了不知多少红灯,终于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她亲手推入了手术室。

“别,别动我的孩子,不要杀它,求求你,不要啊——”

木子悠从噩梦中醒来,一头从床上坐起,下意识地伸手抚在自己的肚子上,却扯动了输液的滴管,血液跟着倒流出来。

而秦阳因为不放心,也没离开过,见状,随即上前将她按了回去,“小心点,别乱动,孩子保住了,小悠,你别怕,它还好好地顽强地呆在你肚子里呢。”

“真的吗?谢谢,谢谢哥哥!”闻言,木子悠不禁喜极而泣。

秦阳却满脸心事重重,“可是小悠,李夫人她……又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到底起了什么冲突?她到底怎么死的?”

“哥,你信我吗?真的不是我杀人了!不是我,是她拿着剪刀要杀我,后来不小心跌倒在地,让剪刀刚好戳中了她的心脏,我没有害她,我没有啊!”木子悠一开始还扯着对方的白大褂连声说着,后来却双手抱头,小脸也皱成一团,整个人更是颤抖不已。

见到她这般,秦阳的一颗心也狠狠地揪起,刚要伸手过去安慰一下她,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却猛地震动起来。

“你说什么?”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消息,秦阳又缓缓地回过头去看了看病床上还虚弱不已的女人,脸上的神情从惊讶转向了凝重。

木子悠察觉到他的异样,也泪眼婆娑地望向他,等着他开口先说。

半晌,秦阳才组织好自己的措辞,小心翼翼地出声道:“小悠,你妈妈她,跳楼自杀了,因为——”

一听到自己的母亲自杀,木子悠先是一愣,随即难以置信地冲出了病房,疯狂地往楼下赶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