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猎者 > 第二章 沈湘

我的书架

第二章 沈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的好村长~你就行行好把场地借我嘛~咱们村就您这地盘够大,我把我那五亩樱桃地抵押给您行不行嘛!”见甄和死活不借地方,傅明逊开展软磨硬泡大法,施以利诱。

  “少来!我们老甄家向来没有种地的本事。”甄和捋捋胡子,一张老脸沟壑纵横,其实他年纪不是特别大今年方才六十五岁,不知为何就是有些显老,看上去七老八十的样子。

  傅明逊听出这意思来了,有戏!

  “我帮忙管理,产权归你们老甄家总行了吧!”

  “就等你小子这句话!”这样的条件让人无法拒绝,甄和伸个懒腰,分外愉悦,朝屋里来了一嗓子,声音浑厚有力“阿仁!拿纸笔来!”说完,把傅明逊迎到客厅。

  “啊?哦!”在侧房睡觉的青年赶忙起床,从爷爷书房里拿了纸笔火急火燎的跑到堂屋里来。

  来人身型高大魁梧,雄姿英发,甄南仁,19岁,村长的长孙。

  “唷!仁哥放假回来啦?”傅明逊赶忙例行寒暄。“学校生活如何?啊,真羡慕你啊,少年俊杰,能被猎魔学院录取。”

  “还行还行,前不久刚谈了女朋友,等下个假期带回来给大家伙掌掌眼。”甄南仁递过纸笔,“有啥好羡慕的,咱逊儿哥这是人如其名,谦逊!低调!我哪比得上你啊!”

  嘴上虽这么说,他脸上的表情可藏不住。

  “行啦,臭小子,看你那熊样!人家小明逊都要结婚了......”甄和当面一盆冷水就浇了过来,他把纸笔递给傅明逊,“空口无凭,你立个字据!”

  “好嘞!”傅明逊倒也爽快,执笔速写按押,一式两份。

  看着这镌秀的字体,甄和点点头,“话说你小子到底打哪来啊?该不会是哪个名门世家的公子哥吧?”

  “这您可看走眼了。”傅明逊摊摊手,“误会太大了。”

  “诶,逊儿哥,把你老婆领出来给大家伙儿看看呗!到时候乡亲们才好帮你张罗噻!”

  甄南仁眼仁一转,计上心来,他倒要看看,这傅明逊从哪平白冒出个媳妇儿。

  “好呀,你们等我,我去去就回!”傅明逊那是欣然答应,立即动身回去领人。

  “爷爷,这人好傻啊,您说,他这媳妇不会也是个傻子吧?”

  “先看看吧。”对此,甄和不予置评,因为他也看不透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此前不都还叫嚷着对女人不感兴趣嘛,怎么突然来这一出。

  不多时,傅明逊领着莉娜到达甄家院子里,“村长,我们来啦。”

  “哟!”甄和见了莉娜大吃一惊,“你小子有福啊!从哪找这么一个媳妇儿,看模样,这该是来自西方大陆吧!”

  甄和曾经当过猎魔人,眼界自然不一般,年轻时候他曾见过从西方来的女法师。

  “是嘛?我从云河里捞来的。”傅明逊挠挠头发,捡了这么个宝,怪不好意思的。

  “嘶?看不透,看不透。”甄和摇摇头,直觉告诉他这个西方女孩不简单,但是凭借他49级的实力竟然探测不出任何信息,他问,“这是个觉醒者?”

  “啊?”傅明逊表现出不解之色,“不知道啊,您看不出来吗?”

  “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敢跟人结婚?”甄和气得一跺脚,白瞎了这么一颗好白菜啊!就要让这猪给拱了。

  甄南仁在一旁打量着莉娜,这女孩套着傅明逊的黑色外套,180公分的大高个,腿型完美,颜值极佳……

  自己190公分,相貌俊朗,与她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惜,他也已经有女朋友了。

  甄和表情变得严肃,“我觉得这件事,你再好好考虑考虑,我给你的建议是,至少要把这女孩的身世弄清楚,贸然结合,小心有杀身之祸。”

  “我想过了,甚至设想了所有可能,这就是命啊,村长。”傅明逊男表情猥琐,“况且我们已经......”

  “咳咳!”甄和清了清嗓子,“哎呀随便你!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劝你少带她出来招摇,别给自己找麻烦!”

  “啧!”傅明逊跟甄和唱起了反调,“大家今后都要在一个村子里生活,怎么就招摇了?”

  “啊?今天天气真好啊!我刚才有说什么吗?没有啊......”这下甄和打起了马虎眼,他可不打算和一个傻子讲道理,费劲儿!

  甄南仁摇摇头,表情难看,这傅明逊还真是心大,要有好戏看咯。“兄弟,你们婚期定了吗?”

  傅明逊顿时忸怩,“这不囊中羞涩嘛!村长要不你......”

  “打住!”甄和连连摆手,“不是我不想帮你,我们家阿仁明年也好事将近了!你自己想想办法吧。”

  “好吧好吧。”一听这话,傅明逊倒也不恼,反正场地是借到了,目的达成也不便多留。

  看着两人离开,甄和叹了口气,“怎么?对上眼了?”

  “啊!爷爷,别乱说,我都有女朋友了!”心思被看穿,甄南仁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再说,这姑娘看起来就不正常,我怎么会喜欢一个傻子呢!”

  “嘿嘿,谁还没年轻过啊?”甄和用拐杖轻敲孙子的头,“喜欢一个人并没有错,但,这姑娘水太深,你就不要蹚浑水了。”

  “哦哦......”甄南仁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傅明逊好傻,这种事有什么好炫耀的,肯定给自己惹一身麻烦。”

  对此甄和不予认同,“老夫一生阅人无数,可这个人,我看不透。”

  “您的意思是他故意的?没道理啊!他的动机是什么?”甄南仁纳闷了,怎么说的这家伙很聪明似的。

  “细细品吧。”甄和来到院心,继续打拳锻炼。

  离开甄家,傅明逊带着她接连走访了好几个关系较近的人家,一时引得爱凑热闹的人们前来围观。

  “逊儿哥!你不是不喜欢女人嘛!咋就要结婚了呀!”

  “以前不喜欢,现在爱上了。”傅明逊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同时观察着沈湘的情绪变化。

  “哇!你这个大骗子!哪儿找的漂亮嫂子啊!”

  “昨天云河捞的。”

  “牛笔!吾辈之典范!俺们也去碰碰运气!”一众年轻小伙儿跃跃欲试。

  年轻姑娘们帮腔道:“人家逊哥儿这是好人有好报,就你们这样的还想捞媳妇,还是先审视一下自己的人品吧!”

  “逊哥儿!咋嫂子不说话啊?”

  “唉!”傅明逊指指自己的脑袋,“这儿受了伤,人还很迷糊,浑浑噩噩的,等过几天去镇上看看。”

  “小明逊,你可真是个好人呐!”平时受傅明逊照顾的老人们对他竖竖大拇指。

  一时间,大家纷纷劝慰。

  可能是受氛围的感染,莉娜首次展露微笑。

  “诶诶!嫂子笑啦!”

  “哇!真好看!”

  “逊哥儿你们啥时候办酒啊,到时候大伙儿给你帮忙!”

  “行啊!先赚几个钱再说!现在么,穷啊!”傅明逊掏掏衣兜,表示自己囊中羞涩,几个关系近的就嚷嚷着要众筹,被其一一谢绝。“现在做什么来钱比较快啊?”

  一少年挤了上来,“这个我知道!当然是做猎魔人啦!只要拿了证,每个月都有津贴呢!我哥前几天又给家里寄钱了!就是有点危险!镇上的猎魔协会可以办证!”

  “好,过几天去看看,谢谢你啊,小城。”

  “嘻嘻!逊哥儿客气啦!”

  领着莉娜在小城家蹭了顿午饭后,两人回到住处,看着这简陋的木板房,傅明逊心里有了些想法。

  【回来啦。】趴在门口午睡的茯苓睁开眼,现在她又变回了狗的形态。

  莉娜把鸡腿儿递到茯苓面前晃了晃。

  【算你们还有点良心。】对于美味的鸡腿,茯苓是不会拒绝的。【怎么样,探查的如何?】

  傅明逊搬了两个小板凳出来,“还行吧,大多数人并没有表现出排外反应,她的身世还是没有线索,看来得加大消息扩散力度,过两天去镇上转转。”

  【我说的是结婚的事!】

  “啊?这个啊,我想了下,还是先弄清楚她的身世比较好,像这样的优质女孩,没准早就择好了夫家,先稳一波。”傅明逊打了个哈欠,甄和的话不无道理。

  【哇!你个渣男!】茯苓吃完鸡腿,心情却好不起来,【你有病啊!一天一个主意,做人要果敢一些,畏首畏尾,摇摆反复,生米煮成熟饭别人还有什么好说!】

  “直到刚才,我都和你想的一样。”傅明逊向莉娜招招手,对方很听话的走到他跟前坐下,“你看她的右手手心。”

  【嗯?】茯苓化为人形,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两仪印?!】

  “事情就复杂在这里了。”傅明逊摊开自己的左手手掌,他的手心赫然有一个太阳图腾,而莉娜右手则有一个太阴图腾。

  【这事儿......】茯苓眉头紧锁,世间竟有这种巧合?【我得回去找他们确认一下,你自己小心哈。】

  “喂喂!他们居无定所的,你找得到嘛!”还不等傅明逊把下半句说完,茯苓已消失不见,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这家伙冒冒失失的,肯定是想大伯和伯母了。”傅明逊小声嘀咕。

  “莉娜,你知道沈毅沈叔叔吗?”傅明逊试探着问。

  对方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我从小被订了娃娃亲,女方是沈毅叔叔的女儿,她叫沈湘。”

  听他这么说,莉娜表现出些许情绪波动,揪着他的衣袖不放。

  “傻瓜,我是说,你很有可能就是沈湘呀!莉娜......”

  莉娜郑重其事的点点头,目光始终不离他。

  “真是败给你了!”

  对此,傅明逊哭笑不得,自己这是给人黏上了?......

  经过,几天的蹲守,一名最有耐心的五好青年成功从云河下游救起邻村一名适龄女子,此后两人结为的夫妻,从此,云河有了一个别称“捞媳河”,据说心地善良的单身男性可以在河里捞到自己的命运之人。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