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猎者 > 第七章 冰与火

我的书架

第七章 冰与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汜水村遭遇了建村以来最大的危机,二十多个村民在外来入侵者的屠杀下丧命,仿佛没有任何缘由一般。

  大火,浓烟,遍布整个村庄。

  “或者我给你最后一个选择。”一旁久不开口的维克看着头顶的异象,冷声说,“只要你告诉我们莉娜在哪或者帮我们杀了她,我们可以放过村里所有人,你也就不必如此为难了。”

  “做梦!”

  甄和一招手,云层中的黑点逐渐变大,直至轰然落地,一只三米高,五米多长的黛色岩龟巍然矗立,在其身上缠着一条漆黑深邃的蚺正吐着信子。

  “老伙计,久违了。”甄和一跃而起,落到岩龟背上,墨鳞玄武,墨鳞为蚺,玄武为龟,皆是四阶魔兽,相当于人类40-49级之间的的实力。

  也就是说,现在形势逆转,二打一,变为三对二。

  奥拉和维克互看一眼,面具下的他们不知道是什么表情,“没办法了,虽然有些费劲,杀吧。”

  “烈阳焚天阵!”奥拉双手拉出一道火线向上一甩,密密麻麻的火星向天空迸射!

  “嘶!”墨鳞吐着信子,脑袋往后一仰,随即张开血盆大口,“嗤!”一条细密的高压水线从其嘴中喷发,火星爆裂后形成火牢被水线切割破碎,因水火相遇形成的水蒸气将甄和笼罩在内。

  “玄晶流星!”维克双手渗出丝丝寒意,向水雾中的甄和甩出十道凝实的冰刺。

  “叮叮叮!”

  冰刺似乎打在了什么坚硬的物体上,逐一坠地。

  “炎龙狂息!”

  不给甄和反应的机会,维克技能落罢,奥拉立即跟上,在其身后凝聚出一头岩浆质地的四翼魔龙张嘴吐息。

  “吼!”

  炽热的岩浆裹挟着刚猛的声波向甄和所在的地方喷射,携带的热风将围绕甄和的水雾驱散蒸发!

  眼看对方来势汹汹,甄和不敢怠慢,抬脚往下一跺,数十道水柱自地下冲天而起,将其护在之后。

  “嗤!”

  水火交融,炽热的岩浆冷却成岩石,但因持续的吐息威力未减。

  借着水柱,墨鳞居高临下,“咝!”

  较之先前更细的高压水线自其口中喷出,奥拉凝聚出的魔龙瞬间被水线斩首,霎时涣散。

  “好邪的畜生!”奥拉浑身火焰覆盖,形成火铠,施展高速步法突进,说到底他还是比较擅长近身肉搏!

  经过短暂观察,甄和优先选取远程消耗型的维克作为击杀目标!

  “玄武!上吧!”

  岩龟玄武发出一声低吼,地面颤抖起来。

  “来了!”相较奥拉维克的机动性较差,只好凝结巨大的冰盾挡在身前,岩石连续破土而出由高至低形成一条“滑道”,玄武将头和四肢缩入壳中,借着岩道向维克高速滑射而去。

  迎面而来的奥拉只好暂避其锋芒。

  “呜哇!”数十吨的庞然大物砸在冰盾上,直接将其砸得冰花四溅,维克眼看形势不对,急忙抽身躲闪却还是被撞了个结实,顿时气短,嘴角溢血,腹部一阵抽痛。

  “老伙计,你们有属性优势,先缠住那个玩火的!”甄和从玄武背上跃下,与维克近在咫尺。

  “来吧,老夫今天就要为死去的乡亲们报仇!”甄和双手负于身后,有墨麟玄武的帮忙,他早已没有先前的窘迫。

  “别太嚣张了,老头。”维克在释放冰矛的同时,接连后退,试图拉开距离,对于一个远程法师而言,这个距离实在是太危险了!

  “极寒冰狱!”

  拉开几米间隙,维克立即施法发动反击!

  “呃……”周身气温骤降,甄和感到身子一滞,空气中的水分子凝集为冰晶,一不小心吸入不少。

  “爆!”

  随着维克一声暴喝,细小的冰晶纷纷炸裂开,甄和御水将自己包裹于内,但体内的冰晶炸裂让他肺部遭受创伤。

  “愚蠢!”看到甄和自杀式的用水将自身包裹,维克心中大喜,这不是来送嘛?

  他手掌凌空一握,寒气收拢,甄和顿时被寒冰冻结于内动弹不得。

  而且,只要维克再将温度下调并敲碎冰块,甄和将无力回天,破碎为一地冰晶。

  “死老头,差点儿秀死我,还好我技高一筹。”维克松了口气,他望向奥拉,“别玩儿啦!赶紧清理现场!”

  “嘭!”

  趁他分心,困住甄和的冰块轰然炸裂!

  “罡气?”

  “小心!”

  甄和脊背直立,一头白发迎风飘扬,在他睁眼的一刹那迅速欺身而进,揪住维克衣领,将他往前一拉“喝!”

  他一声暴喝双腿微曲,劲气下沉,“哼!”以声助势,借声协调发力,脚不离地,右手往上一抬以肘向下扣击维克天灵盖,“哈!”

  维克本能的用双手去护头,只听“卡擦”一声,左手胫骨断裂,头部挨实了一肘,眼睛暴突,鼻端涌现一股子腥味,颇为刺鼻。

  遭受重击,维克思绪也随之空白,平日里惯用的手段,依赖的装备完全记不起要怎么用。

  甄和没有停手的意思,一肘得势,连连进发!拳路大开大合,拳如惊雷,舞得衣袖猎猎作响,一连几拳砸在维克的头上,打得对方七荤八素,分不清东西南北,一时陷入重伤的境地。

  “崩山捶!”甄和拳开中路,沉气跺脚,坐胯合腰,向维克腹部轰出一记直拳!

  “啊!!”超强的爆发力竟直接将维克的面具及衣衫震碎并硬生生将其轰出十数米,落于路旁的竹林,甄和的拳打的是一股督透劲,从近身的那一刻起,维克就已经输了。

  “兄弟!可恶啊!”见维克瞬间被打得生死不明,奥拉脸色难看,这两个烦人的水属性畜生极大程度的抑制了他的火焰威力,维克比他要强上一分都被轻描淡写的打败,对上甄和他可以说是毫无把握。

  早就听说这些东方人极其擅长技击术,今天算是开了眼,那么一个瘦小的老头,揍一个大汉就跟打小孩似的。

  妈的!撤吧!

  其他人怎么还不到!奥拉在心里一合计,再不跑估计要栽,他可不想向维克一样成为炮灰。

  “墨鳞!缠住他!”甄和见奥拉想逃,赶忙过去封了他的退路,同时指挥墨鳞控制住目标。

  “嘶!”别看墨鳞体型偏大,灵敏度那是一点不低,身子一扭便窜出七八米,奥拉见它想自己袭来,凝聚一超大火球往其头上砸去,墨鳞也不傻,往自己身上覆盖一层水膜,极大程度抵挡火球爆炸时的伤害。

  一见自己的火魔法不起作用,奥拉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什么也不顾的撒腿就跑。

  没有了火球干扰,墨鳞的速度直线上升,它扬起前半身,向奥拉的肩膀一嘴咬过去,但却扑了个空。

  奥拉心存侥幸,却忘记了甄和的存在,迎面吃了一记顶心肘,整个人被击退几步,墨鳞趁机一嘴上来,死死咬住奥拉的左肩。

  “啊!畜生!畜生!”奥拉既恐惧又惊慌,火焰凝聚于拳头上,疯狂的捶打墨鳞头部。

  墨鳞很快将其缠住,奥拉逐渐感受到一股压力,他的心跳透过墨鳞的身体传达到墨鳞大脑,他越是挣扎,墨鳞缠的越紧。

  很快,甄和就听到奥拉骨头碎裂的声音,他赶紧制止墨鳞,“先别急,我还有几句话要问。”

  他上前摘下奥拉的面具,对方面皮紧绷,因为疼痛和缺氧大口的吸着气,甄和揪起奥拉的头发,“说吧,谁派你们来的?你们一进村就开始毫无顾忌的杀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村长赢了?”

  “村长赢啦!”

  甄家院子里的人们看到甄和轻描淡写的击败强敌,一时间欢呼雀跃,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真是让人毕生难忘。

  甄南仁看着外面怔怔出神,这是什么?

  这就是他一直向往的存在,强大!有责任感!

  毫无疑问自己的爷爷是个英雄,这一刻他感到热血沸腾,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对自己那么苛刻的爷爷,在这时成了他的偶像,他下定决心要做这样的人。

  做个英雄,接受喝彩。

  “不说吗?”甄和用手指捏住奥拉的鼻头,墨鳞也缓缓发力,奥拉吐着舌头,艰难的呼吸着,不是他不想说,而是说了也同样会死。

  “被下了禁制么。”甄和松开手,没想再从他嘴里问出什么,“年轻人,年轻时我也和你们一样凶戾,直到上了年纪我才发现,杀人太多,是会遭报应的。”

  “要杀便杀,别他妈废话!待会儿他们几个来了你们一个也活不了!”奥拉双眼紧闭反倒是出奇的硬气。

  “你们妄杀我村民二十余人,捣毁屋舍三十户,这些罪,够你们死好几回了。”甄和手掌一握,墨鳞会意。

  “唧!”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流光飞向甄和的后脑勺,先天具备热感知的墨鳞急忙放了奥拉飞身来挡,导致它下颌处被光线贯穿一个小洞,同时发出一股焦糊气味,伤口虽然不大却疼得它在地上翻滚,两丈长的身躯因痛苦扭曲成一团。

  有了墨鳞的挺身而出,甄和侥幸躲过一劫,转过身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又来了两个身穿白色斗篷的人,“是同伙么......”

  甄和俯身喂墨鳞吃了自己仅剩的一粒九还金丹,伤势恢复,墨鳞停止扭动,仰起头冷冷的盯着来人。

  “有意思,在这么偏僻的村庄竟然有这种高阶恢复药。”来人拍拍手,为甄和鼓掌。

  事态忽而反转,村民们大眼瞪小眼,皆是咽了口唾沫,再也不敢大声说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