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却说白清正在仔细观察身体,发现外表较两个月前没什么变化,只是好像发育完全了,既然外表没问题,那就是内部了,白清进入身体,凝神内视,发现身体内的经脉都已发育完全,而且身体里有一股力量蠢蠢欲动,白清仔细感应,最后确定就是这股力量带来的异样感,白清百思不得其解,心想:我也没有用肉身修炼,这股力量是怎么回事,是好是坏?哦,对了,去观察一下我的邻居。白清用神识仔细观察隔壁小狐狸,发现对方也是这样。那么,这应该是发育中的正常现象,不是我的原因,白清得出结论。

  既然这样,那我就可以放心修炼了。正要进入空间,白清转念一想,既然身体以发育完全,那可以尝试修炼了。嗯,先试试有什么影响。于是白清小心翼翼地运转功法,吸收先天之气,先天之气一入体身体就感到一阵轻飘飘的舒爽,最后和体内的能量汇合在一起,随着越来越多的先天之气进入体内,体内能量居然被功法调动起来,随着功法路线运转被身体吸收,在能量经过的地方,身体的异样感愈发清晰,还传来一股难言的渴望,这种感觉让白清精神一振,醒悟到,这种能量应该会被身体吸收,自己运转功法是加快了吸收,是好事。意识到这点,白清放心地投入修炼。

  随着能量的吸收,白清的身体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但沉浸在修炼中的白清毫无所觉。等白清从修炼中醒来的时候,能量以吸收完毕,身体的变化也完了,所以白清感到身体的异样感已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片轻松的感觉。白清又兴致勃勃的观看身体,只一看就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惊喜:白清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是狐狸的状态,而是人类婴儿的样子。惊喜之余,白清也没有忘记要比照邻居的情况,发现邻居也在蜕变,只是比自己慢了很多,现在才只变了三分之一的感觉。这个发现让白清充满了对修炼的激情。于是,又投入新一轮的修炼中。

  修炼无岁月,白清沉迷在修炼中又过去了两个月。这一日白清感到一阵拥挤,就从修炼中醒来,发现自己正被自己的邻居挤到一旁,而邻居正在向下坠,并且,白清第一次听见了外界的声音,是一个娇媚中透漏着痛苦的女音和一道焦急的男声,另外还有一道清雅的男音以及其他一些比较乱的声音,白清意识到自己要出世了。于是白清奋力向外挤去,可是邻居堵在前面,无奈只能把邻居先推出去,好在邻居也配合,没费多少力气就顺利出去了,可是轮到白清自己的时候却卡住了,白清悲剧的发现是自己太胖了,没办法,为了让母亲少受点罪,把前些日子修炼出来的力气都用上,奋力一挤,终于,白清降生了。

  白清一出娘胎,便可以正常视物,只见一个面容清秀的侍女动作麻利但轻柔地抱起白青,一边给白清穿上衣服,一边向床上的贵妇道喜:“娘娘,又是一个小帝姬呢!”说着,将‘料理’好的白清递给对方。白清瞪大眼睛,仔细观察自己这一世的母亲,见对方满头汗水,脸色苍白但依然柔媚的眼里满含着对自己的喜爱,对方可亲的神色,让白清不自觉伸出双手,身子向对方靠去。贵妇惊喜地抱过白清,亲了亲,口中道:“夫君,快来看咱们小六,真机灵!”话音落,白清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只大手捞过去,白清这才发觉房间里有不少人,她抬头打量这世的亲爹,只见一张英俊的中年男子的脸,只是对方脸上挂着傻傻的笑容,白清不忍直视地移开了眼神,向旁边看去,这一看就发现自己的邻居,哦,现在应该是姐姐正在父亲的另一只手上睡着。见姐姐睡得这么熟,白清情不自禁打了个哈欠,也陷入了黒甜中。

  第二日,白清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在一张洁白柔软的榻上,环视四周,发现什么也没瞧见,只见一片床帐,和身边一只还在熟睡的娃娃。白清等了许久,也不见其他人来,便向旁边的姐姐挪去,费了好大力气才触摸到姐姐的脸颊,于是,白清就这么无所事事地玩起了戳脸颊的游戏。终于,姐姐也不堪其扰地醒来,并张嘴哇哇大叫,白清这才不好意思的收手。

  姐姐的动静引来了那天‘料理’白清的侍女,侍女拉开床帐,一边对外言道:“小帝姬们醒来了”,一边轻柔地用手轻轻地拍打姐姐,哄住姐姐。不一会儿,姐姐的哭声就止住了。这时又有一阵脚步声响起,一大波人从洞府外匆匆而来,为首正是白清的老爹,其后还有四个眉宇颇为相似的男人。白清想:那应该是自己的四个哥哥,不过四个哥哥、小五、九尾白狐、总是有股熟悉感,不过到底是什么呢?来不及细想,父亲和哥哥们就来到了面前,其中一个最为年轻的少年手疾眼快地抱起白清,言道:

  “小妹,我是你四哥。”

  “一边去,把我的闺女给我。”父亲一边抱起姐姐,一边怒道。

  “父君,你不是抱着五妹吗!再说了这是我亲妹,我抱抱怎么了。大哥,你们说呢!”

  三个哥哥本能地想赞同,但发现父亲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就硬生生地改口:“当然不是,四弟,快把小六给夫君。”

  四哥无奈,只能照做。于是,父亲抱着两只团子,心满意足地道:“小五,小六,爹带你们去你们娘亲那里。”说罢,就大步向前走去。

  躺在父亲的怀里,‘走出’洞府,白清就觉得眼前一亮,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碧绿的草地,草地上五颜六色的花朵竞相开放,一些颜色艳丽的蝴蝶翩翩起舞,一派春意盎然。白清看着这生机勃勃的景象,不自觉露出一个无齿的笑容。一直注意白清的四哥,看见这一幕笑道:“哟,小六笑了,看来小六也很想看见娘亲。”

  父亲听闻,一看果然如此,于是加快脚步,没一会儿就到了母亲那。白清见母亲的脸色红润,神色也不再疲惫,便知母亲已无大碍,于是,伸出双手,向母亲投去。见此,母亲十分愉悦地道:“我的小六,想娘亲了吧!”说着就抱过白清。

  旁边父亲见此,酸酸地道:“果然还是娘最亲!”母亲见此笑骂道:“夫君,还吃醋吗,女儿和我亲,不是应该的吗。”说着横了父亲一眼,这一眼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风情,看呆了白清,也看傻了父亲。好半晌,回过神来的父亲连忙岔开话题:“夫人,仔细琢磨了一下,小五就叫白浅,小六叫白清,如何。”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不错,就这么定了。”说完就回头逗白清:“小六,有名字了,白清,喜欢吗?”

  而被她逗弄的白清再听见白浅这个名字时,就傻眼了,暗想:怪不得觉得熟悉,这不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的世界吗,那我是成了女主的妹妹、狐帝的幺女吗,可原剧情里没有这个人物啊,算了,不管如何,我都来了,而且,知道剧情总是个优势,不纠结了。而已,重要的是,我的名字没变。

  “诶,小六,怎么呆住了,是不喜欢白清这个名字吗?”

  听见这话白清连忙回过神来,对着父母露出一个无齿的笑容,示意自己很喜欢这个名字。

  狐帝哈哈大笑,道:“我的女儿,怎么可能不喜欢我取得名字呢!”

  自那日,定下名字后,白清、白浅就开始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周围时刻都是人,导致白清无法肉身进入空间,甚至连在外面修炼都不行,免得表现得太异常,惹人怀疑。所幸,白清发现白浅觉多,还能在白浅睡觉时也跟着装睡,趁这时,就可以研读功法或者修炼灵魂。在夜深人静时还可以,神入空间,泡淬灵泉或泡在藏书阁里研究典籍,充实自己。

  春去秋来,光阴如梭,一百年就这么过去了。然而,这让白清无奈的是,一百年的时间才让白清涨到两岁的样子,而且,由于这一百年针对灵魂的修炼,已经到达第一层的极限,但第二层却迟迟没有解封,事实上,第二层解封白清也不能继续修炼,毕竟白清也从书里了解到神魂超过肉身太多不是好事,而白清目前身体的容纳能力也到了极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