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日,狐帝白止在日常看完闺女,准备离去时,被白清拉住,问:“阿爹,今天你有什么安排?”

  “今日啊,爹准备去折颜那讨壶酒来,顺便聊聊天。”

  “那,阿爹,带我和姐姐一起去啊。”

  “不行,我去折颜那不好带着众多侍女,你们去了,没人照顾你。而且你们姐妹两在这一起玩,不是很好嘛。阿爹,答应你等你们再大一点,就把你们一起带去玩。”

  听见这话,白清眼珠转了转,撒娇道:“阿爹,我现在就想去,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而且四哥肯定也在,可以让四哥照顾姐姐。”不等白止回答,又转过身对还在懵懂中的白浅道啊;“姐姐,也很想去。是不是。”

  白浅虽然似懂非懂,但还是坚定地拥护妹妹:“是,阿爹,去。”话落,还学白清紧紧拉住狐帝。

  白止,顿感头疼,最后还是没经住俩闺女的撒娇,带她们一同去十里桃林。

  十里桃林,一处雅致的房屋外,折颜正坐在石凳上摆棋盘,而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两壶酒。白真则靠在一颗桃树上假寐。

  另一边狐帝白止一手一个闺女,大步向十里桃林走去,没过多久,就看见了折颜。

  “哈哈。折颜又来叨扰你了,白真呢,让他过来照顾妹妹。”说着狐帝来到折颜对面坐下。又对白清,白浅道:“这位就是折颜上神,快叫叔叔。”

  白清,白浅很有默契地道:“折颜好。”就是没叫叔叔。

  狐帝正要纠正,折颜却问道:“你们也好,不过,为什么不叫叔叔呢?”

  “折颜漂亮,年轻,不是叔叔。对不对,姐姐?”白清嘴里回答。白浅:“对,妹妹说得对。”

  折颜哈哈大笑:“那以后便唤我折颜吧,不过,可不能用漂亮形容我。”

  狐帝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正要说些什么,又被走来的白真打断。“小五、小六说得对,折颜,你啊,就是漂亮。”白真道。

  白清,白浅:“四哥,你也很漂亮。”

  白真“。。。。。。”

  “哈哈,对你们四哥是漂亮,但我应该是俊美。”折颜笑道。

  白真无语地道:“你们可真是会给我拆台。”

  白清无辜地说:“四哥,什么是‘拆台’,我不知道啊。”

  白真正要回答,狐帝却说:“好了,真儿,快带你妹妹去玩,我要和折颜喝酒下棋。”

  白真无奈,只好抱过白浅,正要去抱白清,白清却拒绝道:“不要抱,我已经长大了,哥哥,你带姐姐玩,我不去。”

  白浅听见,也开始挣扎,说:“妹妹长大了,我也长大了,我也不去。”

  狐帝顿时又开始头疼,无语又好笑地道:“不玩,小六要干什么?”

  白清眼珠转了转道:“和阿爹一样,喝酒下棋。”

  白浅也附和道:“对。喝酒下棋。”

  狐帝:“。。。。。。乖,你们还小,不会下棋,也不能喝酒,去玩吧。”

  “阿爹,那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喝酒下棋?”白清问道。

  “下棋,要你们先学会,喝酒,要开始修行,有一定修为才行哦。”折颜抢着回答。

  白清听到修行两个字心里一喜,接着无辜道:“那要怎么修行,折颜,你能教教我吗?”

  折颜笑眯眯地道:“我可以教你下棋,修行可以问你爹哦。”

  白清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眼神灼灼地望着狐帝。

  狐帝正要拒绝,却又心神一动,道:“乖,你四哥也会,让你四哥带你修行。”

  白清听见这正中下怀的话,二话不说,投向白真。白真见状,无语地看了眼狐帝,然后抱起白清。

  白真带白浅、白清来到桃树下,对白清、白浅道:“来,小五、小六,四哥给你们举高高。”

  白清内心无语,坚定地拒绝:“四哥,我不要玩,我要修行。”

  白浅也道:“对,四哥,要修行。”

  白真眼神转了转,道:“小五,小六,修行很辛苦的,开始修行,要习字,要打坐,就不能玩耍了,不能睡懒觉了。”

  白清道:“四哥,小六不怕辛苦。”

  白浅很犹豫,却还是道:“四哥,小五也不怕。”

  白真无法,只能开始教导白浅、白清习字,心里想着:也许很快就放弃了。

  一天的时间转瞬即逝,白清已经认了几百字,而白浅早已坚持不住睡着了。白真很是惊奇,没想到白清这么有毅力,居然坚持下来了,于是开始认真对待。

  那边狐帝和折颜的棋局也落下帷幕。狐帝、折颜见白清和白浅,一个教的认真,一个学的认真,很是惊奇。

  折颜乐道:“白止,小六真是天资不凡。”

  狐帝很是开心,嘴上道:“哈哈哈,那当然了。”说着上前一把抱起白清,又小心地抱起白浅。

  “小六,真乖,累了吧,不要着急,今日就到这里吧,让你四哥下次再教。”

  “阿爹,是要回家了吗?”

  “嗯,跟折颜上神告别。”

  “折颜再见,四哥,别忘了明天来教我习字。”

  折颜,白真连忙应下,看着狐帝走出十里桃林。

  自从在十里桃林和白真识字以后,白清就表现出对学习无限的热情,一天到晚都缠着白真或者狐帝学习,这让狐帝又是欣慰又是心疼,十分纠结,不过这种纠结也没持续多久,因为白清仗着灵魂的强大,很快就认完所有字。她开始要求狐帝教她修行。

  这个要求让狐帝很是为难,按理说白清这般年级是可以修行,但孩子年纪太小不知轻重,练出岔子,就麻烦了。狐帝有心不同意,却敌不过女儿的软模硬泡,终于还是答应了。

  狐帝答应教导修行的第一天早上,白清早早从床上爬起,心情十分激动:一百年了,总算可以光明正大的修行了。终于在白清要忍不住自己出门找狐帝时,狐帝才姗姗来迟。

  狐帝今天十分严肃,他一言不发地带着白浅来到一个十分寂静的洞府,而洞府里狐后已经等着了。狐帝拿出一个蒲团,示意白清坐下。等白清坐下,狐后开口道:

  “清儿,你与浅儿都是天生仙胎,天资不凡,你更是聪慧不已,但现在开始修行,年龄终究太小,所以以下几点要牢记,别让爹娘担忧,知道吗!”说着不等白清回应,就开始细说条款。

  “第一,修行要持之以恒。”

  “第二,要戒骄戒躁,不可急功近利,每日修行时间要适当。”

  “第三,要打牢基础,不要贪图一时的晋升。”

  “最后,一旦感觉什么不对,要及时告诉爹娘。”

  狐后说完,狐帝就上前将一个玉简交给白清,道:

  “清儿,凝神仔细感悟玉简。”

  白清一脸郑重地将玉简贴在额头上,凝神,不一会儿,一堆信息就出在脑海里,而玉简则‘咔嚓’一声,碎了。狐帝见状,连忙道:

  “清儿,仔细观看功法,按照功法先运行一周天。”

  而,白清这却在呼唤太素珠,原来,狐族功法一出现在脑海里,《太素真灵经》就蛮不讲理地将其驱散,以至于白青都无法观阅,好在太素珠很快出现。太素珠‘告诉’白清:尽管运行《太素真灵经》第一层,它会帮忙遮掩。

  于是白清放心了,很快就熟门熟路地运转《太素真灵经》,没过多久就运行了一周天,然后收工。这在狐帝、狐后看来就是白清正是悟性非凡,如此看来他们这个女儿,悟性、资质、心性都是超一流的,真是青丘之福啊。

  所以当白清睁开眼时,就看见了父母欣慰的眼神。于是,至此白清开启了自己的修行生活:每日打坐修炼《太素真灵经》,泡淬灵泉,还没有忘记修炼之余在狐族藏书阁和空间藏书阁充实自己或者打理空间,期间还找到一门炼体功法《冰肌玉骨决》配合淬体泉淬炼身体。

  当然除了以上修炼生活,白清也没有忘记和家人多多相处,联络感情。

  时间飞逝,距离白清开始修行已经过去一万五千年。在这一万五千年里,白清一日不落的修行下,在三千年时把《太素真灵经》炼至第一层圆满,并且基础打得极为牢固,得到了太素珠的认同与赞扬,在六千年时修炼第二层圆满,一万年时将第三层修炼圆满,终于在今日将《太素真灵经》第四层修炼圆满。

  《太素真灵经》第四层圆满后,白清就预感到自己飞升上仙的天劫快要来临。于是,白清就停下修炼,决定这段时间专心炼体,争取在渡劫前将《冰肌玉骨决》练到第四层后期。

  大约一个月后,距离天劫还有一天,白清终于将《冰肌玉骨决》练到四层中期。在感应到天劫还有一天时间,白清连忙离开洞府,瞒着狐帝他们离开青丘,找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山坡上等待天劫降临。之所以这样做,一是这些年老是闭关,离开一段时间应该不会被发现;二是怕父母爱女心切,替她挡下雷劫,这样不但自己得不到锻炼,还连累父母受伤。想到这里,白清就很庆幸有太素珠遮掩修为,所以狐帝狐后也不知道白清快要渡劫,否则一定溜不出来,而且有太素珠渡完劫后,还可以进入空间,以免别人趁火打劫。如此一想,白清对于这次渡劫更加安心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