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山坡上空,乌云很快聚集在一起,一道道闪电在云中翻腾,白清站在小山坡上严阵以待,很快天劫下来了,白清不遮不挡,只是全力运转《冰肌玉骨决》,任由天劫劈在身上,接着一道又一道天劫炼体,很快天劫就渡过去了。这是白清虽然浑身焦黑,形容狼狈,甚至内里受伤不轻,但却精神振奋,因为消化这次渡劫所得,《《冰肌玉骨决》第四层就圆满了。于是,白清就进入空间安心闭关。

  很快半个月就过去了,空间里也过去将近五年,白清消化渡劫所得又巩固好修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被雷劈得焦黑的山坡上。看着小山坡的惨状,白清颇为不好意思,于是准备施法补偿一二,回想脑子里关于水系,木系的法术,白清开始施法,然而,第一遍没有成功,第二遍又失败了,这让白清很是郁闷,同时也让白清意识到:不能一味的提升修为要好好抓紧一下其他了。想到这里,白清更加专注地开始第三次施法:先用水系法术降雨,再用木系催生草木。终于将小山坡恢复绿意。做完这一切,白清才不紧不慢地踏上回家的路。

  这日,一路上观赏美景、饱足眼福的白清在靠近青丘的一片大湖时,突然感受到一种若有若无的召唤,白清想着反正时间还早,不如前去一探。于是,白清顺应召唤,施了避水决跳入湖里。一开始,水里还有各类水生物游来游去,然而随着白清愈发深入,那种召唤感愈强,水生物就越少。最后在连水草都无的寂静之地,白清遇到了阻碍,是一片结界,白清在狐族藏书阁中见过这种结界,明白这种结界是认血脉的,当下毫不犹豫地割破手掌,贴在结界上,果然,结界不再排斥白清。

  白清穿过结界,来到一处颇为素净的洞府。可能是因为血脉感应,白清首先发现的是死去多时的洞府主人,叹了口气,白清恭敬地对着枯骨磕了头,将尸骨入殓,才开始细细检查洞府。白清发现这洞府十分简单,只有一张桌子和桌上的一张琴以及玉简两枚。白清拿起其中一枚玉简读取其中的信息:洞府主人是九尾狐族的前辈白兰;对幻术以及音攻的一些修炼术法和心得;还交代了另一枚玉简是狐族功法《素女心经》,桌上的琴则是一把极品法器,名为“若水”。

  知道这些白浅那叫一个激动,虽然这些东西对白清没什么用,而白清也没想着接受,但可以给姐姐白浅啊,还可以借此机会拿出空间里一些功法。因为据白清观察,狐族的一些功法应该是失传,尤其是女狐的功法。

  于是白清收起玉简和琴,正准备出去,又想着不如先祭炼一把武器,顺便挑好要给狐族的功法。遂进入空间,直奔珍宝阁,挑挑拣拣,发现目前只能拿出与乐器相关的武器,毕竟是白兰前辈的“传承”啊。于是白清选了一把白玉萧,名为幻萧,正好适合音攻和幻术。选好武器,简单地祭炼了一下,白清又去了藏书阁,复制了一些比较符合狐族的功法,其中就有《冰肌玉骨决》。将这些东西发在收入储物戒,白清才出了空间,离开湖底,赶回青丘。

  白清正在回青丘的路上,而青丘狐帝一家以乱作一团。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在白清渡劫时,白浅突然同时感到一阵压抑,颇为不解,找到父母诉说。狐帝白止与狐后一番检查,发现与白浅没有问题,又推算了一番,发现与白清有关,得出这个结果,狐帝夫妇连忙来到白清闭关的洞府,在外面小心地探了探。这一查就发现白清不在洞府的事。这下狐帝一家就慌了,连忙让人四处寻找白清。如此,过了大约一日,白浅就不在压抑了,狐帝白止与狐后心知白清已脱离危险,但仍不放心,就没有让人停止寻找白清。

  所以,这日白清刚踏入青丘,就被眼尖的小狐狸发现,随后赶去狐帝处报告。以至于白清刚踏入洞府就发现,父母、四位哥哥、姐姐都在,而且神情严肃。白清一见这阵仗,就知道大事不妙。于是,抢先一步开口:

  “阿爹、阿娘、哥哥、姐姐,都在啊,我有好消息要宣布,我找到了白兰前辈的洞府,得到一些东西”,说完,白清一边将功法和若水琴拿出,一边讨好地看向大家。

  听到这话,狐帝并没有放过白清,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溜出去的,为什么溜出去,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说。”

  白清心里叫苦,想了想答道:“我是21天前出去的,原因是修为遇到瓶颈,想一个人出去散心,不留神出了青丘,然后在湖里发现传承,接受了传承,瓶颈就破了,然后渡了天劫,巩固了修为就回来了。”说完还放出上仙的修为。

  听到白清渡劫,大家都不敢置信,直到看见白清的修为,才一窝蜂地围上来,其中狐后,更是抱起白清细细检查,嘴里询问:“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冒险,有没有受伤。”

  白清无法,只得回答:“啊娘,我没事,没受伤,很顺利地渡了劫。”

  一旁的狐帝,则是见白清气息平稳,修为稳固,才哈哈大笑道:“才一万五千岁的上仙,我儿果然天纵奇才。”四个哥哥也不断点头,赞成。

  而狐后则横了狐帝和四个儿子一眼,道:“这是重点吗,重点是这孩子就这么孤身渡劫,清儿,没有下次,再有,我。。。。。。”

  见势不妙,白清连忙滑下狐后的怀抱,一边拿起若水琴,走向白浅,一边打断狐后的话:“啊娘,我保证以后不会了,阿姐,这是给你的。”

  白浅连忙接过若水琴,道:“谢谢妹妹,阿娘,你不要气,妹妹以后不会了。”

  白清也连连点头。四个哥哥见状也开始打岔:“对,啊娘,还是来看看小妹的收获吧。”

  见此,狐后道:“这次就算了。”说完也开始翻看白清的收获。

  “不错,《素女心经》找回来了,正适合浅儿,咦,这么还有炼体功法,白兰先祖有炼体吗,不是以幻术和音攻见长吗?”狐后一边翻看,一边询问。

  听见母亲的询问,白清正欲瞎扯,而狐帝却抢先一步开口:

  “这可能是先祖后期得到的功法,没练也正常。”

  “太好了,有了这些功法,我们青丘实力可以更上一层楼。”大哥兴奋道。

  “对,我正寻思着练习一下幻术,这下模板都有了,小妹真是福星。”这是二哥。

  “啊爹,小妹都已经是上仙了,那么小五是不是也可以开始修炼了。”三哥道。

  “是啊,小五早就学好所有文字了。”四哥道。

  “对啊,阿爹,我也要努力了。”白浅道。

  “好,好,明日就教小五修炼。”狐帝笑道。

  时间飞逝,距离白浅开始修炼已经过去三年了,这三年来,白浅一直修炼《素女心经》或是练习若水琴,境进不错。而白清这是开始练习各种法术,从外面简单的法术到《太素真灵经》上高深的神通术法,进度都十分不错,然而,白清总感觉自己的法术少了什么,十分烦恼。

  这日,努力了三年的白浅开始坐不住了,她来到白清的洞府,准备拉白清出去玩,见白清苦着一张脸,便上前询问:“妹妹,怎么了,别不开心,我们出去玩耍吧。”

  白清叹了口气,道:“姐,你去吧,我没心情。”

  白浅想了想道:“别呀,妹妹,我刚练成一个新的法术,准备去找阿娘试试,你和我一起去嘛。”

  对啊,我自己练不好,可以让长辈指点,诶真是傻了。白清心想。想着,白清对白浅道:“阿姐,我们不要去找阿娘,阿娘比较忙,我们去找四哥,四哥应该在十里桃林那,正好一起去看看折颜。”

  白浅表示没意见,反正去哪都是玩,妹妹肯一起出门就好。

  于是,姐妹两个直奔十里桃林。到了十里桃林,果然见白真和折颜在下棋。白清,白浅见此也不说话,安静地等棋局结束。

  没过多久,棋局就结束了。折颜一边收起棋子一边问道:“小五,小六,今日这么有空到我这来,有事吗?”

  “我是来找四哥练习法术的。”白浅答道。

  说完,白浅就拉着白真兴致勃勃地开始施法。

  见状,白清只好向折颜请教:“折颜,你看看我的法术,好么?”

  见折颜点头,白清把一些有疑问的狐族法术全都示范了一遍。折颜看了一遍:“小六,练得很好,有什么疑问吗?”

  “可是,我总感觉少了什么。”白清道。

  折颜惊奇地说:“你能意识到这点,很好,你的法术很熟练、很流畅,但你平时应该只是自己对着书本练习,缺少实际运用,所以你的法术少了一点灵性,对法术的理解深度不够。”

  “对,就是这个,我平时生活中常用的法术就不会有问题,谢谢折颜,我以后会找人对练的。”

  “不用客气,有问题及时询问很好,今日也无事,那我陪你练习吧。”

  “好啊。”白清不客气地应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