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日,白清难得放松,化为原型,在一片绿茵上享受日光浴,正当白清在阳光下昏昏欲睡时,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白清不用睁眼也知道是白浅,脚步声越来越近,白清只能无奈地睁开眼睛,果然见白浅兴奋地跑来,没过一会,白浅就到了眼前,口里兴奋道:

  “妹妹,妹妹,快起来,我们去阿娘,阿爹那里。”

  白清听见这话很是疑惑,道:“姐,你忘了,上次你把阿爹心爱的茶盏打破,阿爹生气,让你禁足抄经书呢,你抄完了吗,现在过去,没问题吗。”

  白浅道:“没有,所以希望小六和我一起过去,而且今天有客人,阿爹是不会轻易发火的。”

  白清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你找我没好事,阿爹现在是不会发火,可是会事后算账,到时候我也倒霉,我不去,我可不想被罚。”

  白清见状,转了转眼珠,撒娇道:“妹妹,去吧,我可是你亲姐,这点连累算什么,你说是吧。”

  白清无语道:“自从发现我俩长得不是一模一样,你找折颜学习了换脸术后,你顶着我的脸做了多少祸事,我主动给你背了多少黑锅,你自己想一下,这回我打死不去。”

  白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道:“你难道不想多个玩伴吗,今天大哥和大嫂来见爹娘,大嫂还带来了自己的妹妹。”

  听见这话,白清开始重视起来,心想:“大哥的妻妹,那不就是玄女,原来是这时候和白浅认识的啊,不行,得先给白浅打个预防针。”打定主意白清开口道:“姐,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你不能再顶着我的脸四处招摇,而且,我们长得还是很相似的,以防万一,你不能把换脸术交给别人,让她易容成我们的样子。”

  白浅以为是白清怕她又闯祸,就道:“我答应了,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让你背黑锅的,当然,更不会让自己背黑锅的。我们快去吧。”

  白清见状,化为人型,一边拉住白浅的手,不让她走太快,一边对白浅说:“姐,待会儿,你不要一上去就傻乎乎的拉着别人交朋友,我们要先观察一下,看看对方品行如何,能不能交朋友。”

  白浅自然是满口应下。

  不一会儿,就到了狐帝的洞府。白清,白浅没有直接进去,而是让侍女先通传一声。没过多久,白浅、白清变得到许可。进入洞府后,白浅,白清先是向狐帝、狐后问安。然后才向旁边的大哥、大嫂问好,然后落座。

  见状,大哥打趣道:“一段时日不见,小五、小六到是乖巧许多。”

  狐帝摸着胡子,笑道:“小六一向乖巧,小五,可能是抄书抄怕了,唔,这么看来抄书真是管用。”

  这话说得,浑然忘了禁足的事。

  白浅,听见这话急了,连忙道:“阿爹,不是因为抄书的事,是我本来就乖,你就免了我的惩罚吧,我以后一定会乖的。”

  闻言,其他人笑了,狐后更是道:“看来抄书很管用。”

  而白清扶额,拉住还想争辩的白浅道:“阿爹,阿娘,姐姐真的是知错了,这不将功补过,帮忙招待客人来了。”

  “哦,是吗,小五?”

  白浅连忙点头。

  一旁的大嫂见状道:“爹,娘,想来五妹、六妹是想帮忙招待玄女,五妹六妹真是乖巧。”

  “那小五、小六就和玄女出去玩吧。”狐后道。

  听到这话,白浅连忙起身,拉着从刚才就躲在大嫂身后的玄女离开,白清则道:“阿爹,阿娘,那我先告退了。”

  然后,才离开追上白浅。

  一行人,离开洞府,一路直奔平日里玩耍的湖边才停下。随意地在草地上坐下后,白清这才仔细看了看玄女,见其相貌与白浅有三分相似,而与自己则只有一分相似,是个挺漂亮的小姑娘,但没法与白浅和自己相比。

  “妹妹,看什么呢,看这么入神。”

  “哦,没有,我只是看玄女挺漂亮的,长得也和我们相似。”

  “咦,真的耶。”白浅惊奇道。

  玄女红了红脸,状似无意道:“没有啦,你们才漂亮呢,我要是有你们那么好看就好了,要是有和你们其中之一一样的脸,付出什么,我都愿意。”说完,看着白清、白浅一脸羡慕。

  白浅闻言,转了转眼珠道:“哈哈,模仿别人就不好了,你真得很漂亮,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啊。”

  听见这话,白清点了点头,而玄女有些不高兴,但只能点头表示认同。然后,无论白浅挑起什么话题,玄女都只是敷衍一下,没过多久,白浅也觉无趣,便不再开口。而白清更是懒得开口。

  气氛就沉默下来了,玄女见状,便知道是自己过了,便假意道:“呀,不好意思啊,白浅,刚才我在想事情,不是故意敷衍你的,对不起啊。”

  闻言,白浅也只能开口应付玄女。

  就这样,白浅和玄女一直尬聊到结束,而白清则全程不开口。于是,交朋友的事,白浅直接放弃了。

  那日过后,白清依旧按部就班的修炼,只是加长了运功时间,而白浅依旧不认真练功,一个人没少闯祸。虽然白浅没有和玄女交上朋友,但玄女依旧时常出现在白浅旁边,即使白浅只是看在大哥的面子上敷衍她。

  转眼,时间又过去两万年,白清的修为更进一步,但《太素真灵经》还未突破第七层,只是到达第六层后期圆满,只差一点便可突破后期,其他方面也有进步,尤其是太素剑法随着修为提升,已经学会第六招,更是结合阵法,自创剑阵,领悟了剑域,杀伤力更加强大。

  然而,与白浅与白清形成鲜明对比,明明有优异的功法和天资却还是如原剧情那样未能突破上仙。

  这一日,在白浅又一次闯祸后,狐帝白止终于忍不住了,下定决心找人管束白浅。于是,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早上,折颜出现在狐狸洞。

  “折颜,你是阿爹找来管束我的人嘛?”白浅道。

  “我可管不住你,不过给你找了个师傅,走,收拾一下,和我去昆仑虚。”

  “昆仑虚?昆仑虚不是只收男弟子吗?”白清明知故问道。

  “唔,这不是问题,我可以将白浅变作男儿身。”

  这是白浅也收拾好了,刚好听见折颜的回答,便道:

  “这能行吗,不会穿帮吧。”

  “放心,不会的,我们出发吧。”折颜答道。

  “我还没去过昆仑虚呢,我也去,去长长见识。”白清道。

  “好啊,认认路,以后方便来看我。”

  “嗯,那这样,我先申明一下,白浅呢,是我捡到的一只野狐狸-司音,专门送到昆仑虚学艺的,至于白清,你的身份不用变,只是和司音私交甚好。”

  “明白了。”说完三人便出发了。

  直到昆仑虚外,折颜又停下,交代白清、白浅待会见机行事。

  交代完毕,折颜这才进入昆仑虚。

  到昆仑虚,发现早有一人在等着拜师。见状,白浅心想:这是哪里来的臭小子,竟然和我抢着拜师。白清则明白,这就是白浅未来十六师兄子阑。

  见到白清三人,这小伙子很是不屑地扫了一眼,道:“哼,又是个不学无术的小子,仗着家里长辈做靠山想拜师。墨渊上神可是四海八荒敬仰的上神,怎么会收一只瘦弱的小狐狸。”

  对此白浅直接无视,而白清则有些心不在焉,因为自从踏入昆仑虚以后,就老是感到一种越来越强的召唤感。至于折颜,作为长辈更是不会开口。于是,气氛就沉寂下来了。

  正当氛围尴尬之际,两道流光从空中掠来,一道停在白浅面前,另一道则直接冲到白青手上。白清只感到手腕一凉,凝神一看,就见手上多了一条紫色的手链,很是漂亮。

  “这是什么,折颜。”

  “今日,你们两个运气好,凭白得到两件法器的青睐,司音,别看着,你也拿着吧。”

  在折颜的示意下,白浅也拿起了一直悬在面前的扇子。

  几乎是同时,一群身着白衣的昆仑虚弟子来到白浅面前,见法器在白浅手上,颇为惊异。但却不关注白清。

  正当白清要开口询问,却见昆仑虚弟子让出一条通道,躬身行礼,口称师尊。

  折颜上前与墨渊见礼,而白清、白浅则开始细细打量墨渊上神,心里不约而同想:这可真是个比折颜还风流的小白脸。

  折颜见白清、白浅还愣在那里,只得提醒道:

  “司音、白清还不见过墨渊上神。”

  “白清(司音)见过墨渊上神。”

  墨渊神色莫名地扫了一眼白清的手链,又将目光转向白浅,道:“我们进殿谈吧。”

  昆仑虚殿内,白清站在折颜身后,而白浅和子阑则跪在庭下,道明来意。墨渊虽然看破白浅的女儿身,却因玉清昆仑扇认白浅为主而无法拒绝。于是便收下两个弟子,白浅依旧是最小的十七弟子。但这次却没有任何不满,大约因为在家不是最小的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