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待到白浅成功拜师,白清才开口询问:

  “墨渊上神,请问我手上这条手链是什么法器,叫什么名字?能带走吗?”

  “你手上这条手链是父神留下的一种辅助性法器,至于名字则未取。”

  听到是父神留下的,在场的人都十分惊奇,父神怎么会留下一条女式手链。折颜更是问道:

  “墨渊,我怎么不知道父神留下了这么一条手链,难不成我们还有一个妹妹?”

  墨渊脸色不自然,迟迟不开口,见此,他的大弟子很是体贴的将师弟们带出大殿,把空间留给白清三人。

  其余人离开后,墨渊才开口:“这是父神留给我未来。。。。未来仙侣的。”

  听见这话,白清脸都红了,心想:什么鬼,那我先前那么问,不是。。。。。不是有调戏的嫌疑吗,好尴尬啊。想到这里,白清都不敢抬头看墨渊。

  折颜则是哈哈大笑,道:“小六,你这趟不亏啊。”

  白清脸更红了,但只得抬头,道:“抱歉,墨渊上神,我不知道是这么回事,我无意冒犯的,我把手链拿下来。”

  说着,就开始拿手链,然而,拿手链就更长在白清手上似的,根本拿不下来。白清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开始想折颜求救。

  折颜收到信号,正色道:“小六,你也不要着急,我看这手链和你有缘,你一时半会也拿不下来了。这样,你先留在昆仑虚,和墨渊好好相。。。。。。呃。。。想办法。”

  白清闻言,嘴角一抽,顿时觉得无语了。

  折颜,怎么这么不靠谱,不知道我不想面对墨渊上神吗?故意的吧。白清在心里这么想着。然后,瞪了折颜一眼,才开口道:

  “我留下来,影响不好,而且多麻烦墨渊上神啊。我可以回十里桃林想办法,而且折颜你也会帮忙的,是吧。”最后两个字白清咬的格外重。

  “能帮我一定帮,但之前我都不知道这条手链的存在,那是父神专门留给墨渊媳妇的,我哪如墨渊了解啊,你还是留在昆仑虚吧,我想墨渊也是不介意的,毕竟事出有因嘛,墨渊,你说是吧?”

  这话一出,白清顿时将目光转向墨渊,心里不断祈求:不要答应,千万不要答应!

  在白清期盼的眼神中,墨渊开口了:“白清姑娘确实不适合留在昆仑虚。”

  闻言,白清顿时松了口气。但很明显,放松得太早了。

  “但是,白清姑娘可以变作男装,再易容便可留下。”

  “此法甚好,这样白清,你就可以留在这里了。”

  白清皱眉,心里有一种怪异感,正欲反驳,却见墨渊再度开口

  “折颜,你难得来一趟,今日就歇在昆仑虚吧。”

  “那就这样吧,小六,你也没意见吧?”

  “没意见。”

  夜里,白清睡不着,便离开房间,四处散心。不知不觉,来到一个池塘旁边,见一朵金莲在水面静静盛开。白清看得入迷,便没注意到一直静立在旁的墨渊。

  “咳,白清姑娘,你怎么在这。”

  突然出现的声音,拉回了白清的注意力。白清抬头,就见墨渊站立在自己身侧,于是,急忙道:

  “我睡不着,四处走走,墨渊上神,我打扰到你了吗?我这就离开。”说完便欲离开。

  “没有。白清姑娘,你不用急着离开,我。。。。。。。我白天说的事,希望姑娘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听见这话,白清停下脚步,心里那种怪异感又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墨渊上神,似乎很希望我留下,难道是不放心手链?不对,就算信不过我,也可以相信折颜。难道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隐情?

  于是,白清开口询问:“墨渊上神,似乎很希望我留下,这是为什么?”

  墨渊沉吟了一会,才开口道:“不满姑娘,这手链涉及到我日后的一个生死大劫,父神将这手链交给我时,曾经告诉过我,手链日后会自行选择主人,让我务必帮助手链主人掌控手链,而掌控手链需要父神神力辅助,所以手链主人需要留在我身边,直至完全掌握手链,而我有事无法长时间离开昆仑虚,所以,我希望姑娘留下。”

  “待姑娘完全掌握手链,应该就可以拿下手链,届时希望姑娘,可以帮忙研究一下手链与我的大劫相关之处。”

  听完墨渊的解释,白清凝神思考:墨渊上神的生死大劫,是我知道的那个吗?算了,不想那么多,等炼化手链应该就可以验证了。

  “原来如此,那墨渊上神,我该以什么身份留在昆仑虚?”

  “姑娘,可以以书童的名义留下,只是要委屈姑娘了。”

  “那好,不过明日我要先和折颜回趟家,和父母交代一下再回昆仑虚。”

  “这是应有之举。明日,我会和姑娘一起离开昆仑虚,待姑娘完成琐事以后,再一起回返,到时候就对外宣称姑娘是我在外救下的小仙,只是要委屈姑娘掩饰一下修为、样貌。”

  “没问题,那就这样说定了。”

  翌日,在墨渊十七个弟子的相送下,白清、折颜、墨渊三人离开昆仑虚,前往十里桃林。由于,三人修为都较高且心中有事的缘故,也就无人欣赏风景,一路上风驰电掣。没几日便回到十里桃林。而白清则一人回到青丘见父母。

  “阿爹、阿娘,姐姐已经成功拜入墨渊上神,还得到一件法器。”

  “那就好,这样就有人可以管束住小五了。”

  “对了,我也得到一件法器,不过,我尚不能好好掌控,所以,要去昆仑虚请墨渊上神帮忙,接下来我可能要在昆仑虚一段日子。”

  “这样是不是太麻烦墨渊上神了,而且你长居昆仑虚合适吗?”

  “无事,墨渊上神已经同意了,我会乔装易容,墨渊上神也会帮忙遮掩。墨渊上神现在就在十里桃林,他此次出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既然这样,那我和你娘就该去拜访一下墨渊上神,感谢墨渊上神的照顾。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

  十里桃林,狐帝、狐后、折颜、墨渊一阵寒暄后。狐帝道:

  “感谢墨渊上神对小女的照顾。不计麻烦帮助小女掌控法器。”

  “不必客气,此事是我应该的。我。。。”

  “咳咳,阿爹,阿娘,天色不早了,墨渊上神还要返回昆仑虚呢。”白清连忙打断墨渊的话。见此,墨渊就明白白清不想把劫数之事透露出去,便不再以及此事。

  “那好吧,墨渊上神,那我们就不耽误您的时间了,改日再叙。白清,跟着墨渊上神莫要淘气。”

  见此,墨渊也与众人道别,和白清踏上回昆仑虚的路。半道上,在墨渊的帮助下,白清化作以为清秀的小书童,更是将修为调整到上仙以下。这才一路无话的回到昆仑虚。

  寂静的洞府中,白清正盘着双腿,闭着眼,认真炼化手链,手链散发出幽幽的紫光,终于,某一刻,紫光内敛。白清欣喜地睁开双眼,心道:一万年了,终于掌控了这件神器,以后就叫紫曜。

  当初,回到昆仑虚以后,就开始在墨渊上神的帮助下着手炼化‘紫曜’,发现紫曜不只是简单的法器,炼化紫曜需要理解其蕴含的道文,而道文的显现则需要神力的输入,但显现的道文只有白清可见,而且,道文总共有九个,是一个一个出现的,只有参悟第一个,才会出现下一个。于是,墨渊每隔一段时间就为白提供神力,并将藏书阁开放,以白清寻找资料,加快对道文的参悟。

  功夫不负有心人,白清虽然艰难但还是慢慢参悟了道文,更让白清惊喜的是参悟道文居然加深白清对《太素真灵经》的理解,完成对紫曜的炼化,也就水到渠成地进入第七层。

  白清将紫曜收起,走出洞府,便往墨渊处走去。

  而此时,墨渊正一脸严肃地坐在上首处理公务,白浅则苦着一张脸,跪在下首。白清的到来让白浅万分惊喜,口中嚷嚷道:“师傅,小柳柳来找你了,弟子先行告退。”说完,就迫不及待地站起来。

  墨渊闻言也没说什么,挥挥手就让白浅退下。而白清听见小柳柳这个称呼则嘴角一抽,很是无语。白清化名胡柳,也没有告诉白浅这件事,以为胡柳这个名字会让白浅有所察觉,结果试探了一下白浅,发现对方一点也没有怀疑,还给自己取了个绰号。

  白浅离开后,白清对墨渊道:“上神,我已经炼化完手链了,这手链最大的作用是织魂,以及蕴养保护神魂和补魂。但大约是我修为不够,织魂暂时无法使用。”

  墨渊沉吟了一下:“我暂时也不知道这与我的生死劫有什么联系,难道与神魂有关?不过,以后我还是会尽量注意神魂方面的事,做好防护。”

  白清心里复杂:难道真的是因为元神生祭东皇钟的那件事,可是该怎么说呢。

  “呃,上神,您应该好好想一想有什么会威胁到你的元神,什么情况下,你会让元神出事。我也会好好提升修为,今早掌握织魂。”

  “我知道了,不过你也别太着急,还不一定呢,我观你周身气息,应该是突破上神了,什么时候渡劫?”

  “一个月后。”

  “那你好好准备,需要帮忙吗?”

  “啊,不用帮忙,我自已可以的,不过是雷劫而已。而且,上神我想回青丘了,等我渡完劫,就在青丘修炼。所以。。。。。。”

  “好吧,我会告诉大家胡柳离开了。我帮你护法。”墨渊目光灼灼地看着白清,坚定地说。

  “不用,阿爹他们会护法的,上神你不用特地跑一趟。”白清不解风情道。

  墨渊脸色一暗,无奈却强硬道:“就这样说定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说完就先一步出发,白清无奈只得跟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