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空中阴云密布,电闪雷鸣,四周狂风大作,白清在雷云正下方严阵以待,雷劫范围外,狐帝夫妇、墨渊、折颜和白真则有些忧愁。

  “这劫云已经酝酿了一天一夜了,怎么还不下来?这到底是什么雷劫?”

  “夫人,别急,看小六都没着急,应该是没问题的。”

  “对啊,你别着急,小六是渡上神劫,声势浩大一点,正常。”折颜道。

  “可这也。。。。”

  “来了,娘亲,雷劫要下来了。”白真打断狐后的话。

  闻言狐后连忙看向白清。

  ‘轰隆’,一道道雷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向白清,白清催动阵法,让其过滤雷劫,然后则全力运转《冰肌玉骨决》。雷劫不断破坏白清的身体,然后在功法的运转下,艰难的修复,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变强,周而复始。不知过了多久,白清不知疲倦地运转《冰肌玉骨决》,但经过过滤的雷劫却不再增强白清的身体强度。无奈,白清只得停下。

  白清望向愈来愈强大的雷劫,而阵法在雷劫的侵袭下摇摇欲坠,心道:估算错误,再不减轻阵法的压力,这阵法怕是撑不到最后,而我的《冰肌玉骨决》还未到第七层,尚不能直接利用雷劫,可是利用其它宝物渡过雷劫,也会损失惨重,最重要是《冰肌玉骨决》也无法突破到第七层,错过这次机会,不知要等到几时。

  心思电转之间,白清做了个决定。只见,白清拿出太素剑小心地在阵法上开了个小口,引进一部分未过滤的雷劫,这样既不会破坏阵法又减轻了阵法的负担,还能加强淬体,一举三得。

  于是,白清每隔一个时辰就稍微加大口子,引雷淬体。终于在最后九道雷劫到来之前,白清顺利地进入第七层,而此时最后一道阵法也破碎了。但白清也不惧,从容地催动太素剑,挡下雷劫,总算顺利的渡过最后九道雷劫。

  雷劫散去,白清在天道馈赠下快速恢复伤势,稳固修为。

  那厢,狐帝他们见到阵法不断被愈发强盛的雷劫击破,眼见着就发现阵法布置不足,到时候白清就危险了。于是,狐帝就要掐诀加固阵法,折颜却一把拦住狐帝,道:

  “莫急,小六还未做出反应,这阵法还有好几道,我们再观望一下。”

  “对,阿爹,就算阵法破了,我们也可强行介入,救出小六。”

  闻言,狐帝、狐后都放松了许多。旁边,始终未发一言的墨渊悄悄放下正在掐诀的手。

  好在,没一会儿白清便做出反应,及时动作,挽救了阵法,最后安全渡过上神劫。

  “好了,现在小六渡劫成功,你们也可放心了。对了,等小六稳固好修为,便一同去我那庆贺一番,如何?”折颜道。

  “好啊,折颜,我可想念你的桃花醉了。”一道声音突兀地传来,众人循声望去,原来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收功,正向他们飞来的白清。

  于是,当日白清他们便去往十里桃林设宴,宴上觥筹交错,饶是上神修为的诸位,也是醉了一场。

  第二日,墨渊便向众人辞行。

  “诸位,昆仑虚有事,我就先告辞了。”

  “墨渊上神,慢走,多谢上神对小女的照顾。”狐帝一边说道,一边朝墨渊拱手,狐后也在旁边点头,表示赞同。

  “不用,不用,白清姑娘也帮了我好些忙。”墨渊连忙道。

  “好啦,墨渊说不用谢就不用谢,反正大家关系这么好,将来也许是一家人呢。”折颜说完还别有深意的看来白清一眼。

  白真注意到折颜意味深长的一眼,他看向墨渊,发现墨渊的脸好像是红了一瞬间,但很快又恢复正常,以至于白真无法确定什么,于是白真又回头看了看白清,发现白清一脸‘坦然’,于是,暗道自己想多了。

  狐帝、狐后没有注意折颜的眼神,听见折颜的话,也只当是因为墨渊是白浅师傅的缘故,想到这里,夫妇俩更热情了。至于白清注意到了折颜的眼神,虽然面上没有表现什么,但内心是茫然的,想了一会,没什么头绪,也就丢开不管了,和大家一起欢送墨渊。最后,墨渊在大家的热情欢送中,踏上回昆仑虚的路。

  送走墨渊后,白清就随着狐帝、狐后回了青丘,开启闭关之路。

  白清布置好洞府后,便一如既往的来到空间。先是听木石汇报了进阶所得,然后调整时间流为1:60,最后开始在空间里如往常一样修行。

  时光荏苒,转眼外界又过去了五千年。然而,自十年起,白清的《太素真灵经》便陷入瓶颈,卡再第七层后期,无法进入第八层,至于炼体方面,《冰肌玉骨决》这更加缓慢,才到第七层中期。白清明白接下来靠空间时间流作弊,一味苦修,是突破不了的,空间里相对和平的环境,也不能对自己的炼体有较大的帮助。这个认知让白清有些郁闷,本来到是不至于这么着急,只是如果不到第八层,便无法施展织魂,到时候怎么挽救要献祭神魂的墨渊上神,难道只能任由墨渊上神出事,然后九死一生沉睡好几万年吗?

  想到这里,白清心里就很难过,还有些微的心痛。心痛!咦,我怎么会出现这种情绪?算了,现在不是愧疚难过的时候,也不是追究问题的时候,我应该出关了。于是那点心痛就被白清忽略过去了。

  白清出关后,便去拜见狐帝狐后,在问安后,便告知父母自己要外出游历的事。在得到两人的同意之后,白清便出门了。

  时光荏苒,转眼一千年过去了。在这一千年的时光里,白清见识过人间的似锦繁华,也见过人间的贫穷困苦,也曾细细品味人间的悲欢离合,也在四海八荒四处流浪,见过大海的波涛汹涌,见过或巍峨或秀丽的仙山。

  在红尘和自然的洗练中,白清终于明白《太素真灵经》第八层的契机--置之死地而后生,也弄明白了为何墨渊上神遭遇危险自己会心痛。明白过来以后,白清无奈苦笑,看来这‘紫曜’织魂是要对自己使用了。既然如此,那从现在开始要好好筹备:

  在白浅晋升上仙前,《冰肌玉骨决》无论如何要提升到第八层,这样在我织魂打破障碍时,不至于向墨渊那样需要外界条件才能保证仙身不腐,想到这里,白清不经有些犯难,这时间有些仓促,虽然按照剧情距离白浅晋升上神还有四千年,但谁知道会不会有变数,这样就得尽量将时间压缩在三千年内。在三千内将《冰肌玉骨决》从第七层中期提升到第八层,这样普通的修炼是不行了。对了,可以利用外界刺激。

  弱水河畔,白清调整好状态,一跃跳入弱水河中,也不利用神力,只是运转《冰肌玉骨决》,尝试利用弱水的压力来炼体。果然,在下沉的过程中,白清感到越来越大的压力,还有弱水无处不在的腐蚀性,都极大的刺激了《冰肌玉骨决》,于是白清松了一口气,开始全神贯注的来运转《冰肌玉骨决》抵抗弱水,加速炼体。

  随着弱水的一次次侵蚀,白清一次次修复,不断增强身体强度。另外,令人惊奇的是,在一次次破坏与修复中,白清一点一点感悟到弱水真意,而感悟越深,弱水对白清的侵蚀越大。

  终于,弱水再也不能侵蚀白清一分一毫,而白清的炼体也顺利突破第八层,顺带完全体悟了弱水真意。白清睁开眼睛,发现弱水一阵亲切,于是控制弱水将自己推上水面。

  白清上岸后,掐指一算,发现堪堪过去三千年。于是急忙向昆仑虚赶去。

  昆仑虚,白浅和子阑正好从人间归来,正欲回洞府,却被十师兄叫住:

  “你们可算回来了,快去大殿,有客人来访。”

  “客人,什么客人啊,需要到大殿迎接。”子阑问道。

  “是青丘新晋的白清上神,据说这位上神还不到七万岁,是一等一的天才。”

  “是吗,白清来啦,那我就先去了。”白浅说完就向大殿跑去。

  见状,十师兄与子阑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大殿,白浅远远的就看见白清站在大殿中央与众人寒暄。白浅心中一喜,就想上前拥抱白清,却突然想起自己现在的男儿身,只得止住脚步,口中道:

  “白清,好久不见,你来昆仑虚看我吗?”

  “小十七,不得无礼,白清上神是来拜访师父的。”大师兄叠风道。

  “无事,我与司音是熟识,此次前来除了拜访墨渊上神外,就是为了司音。”

  说话间,墨渊步履仓促的来到大殿外,见到佳人正被一群弟子包围,不由得咳了一声。众人听到咳嗽声,纷纷散开来站好,给墨渊让出一条路。

  “见过墨渊上神。”白清道。

  “不用这么客气,白清姑娘,坐。”墨渊道。

  见状,白浅急忙拉着白清落座了,自己也不客气地坐到白清身旁,待到众人纷纷落座,白清才道:

  “墨渊上神,我此次前来昆仑虚是有事相求,我希望了解一些有关上古神器东皇钟的资料,不知可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