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墨渊赶到瑶光洞府就发现洞府外的禁制都被破坏了,其中还残余一道道剑气。墨渊一眼就认出那是属于白清的,心里不禁更加着急。一脚跨进洞府,没看见瑶光与白清大打出手的画面,反而看见司音、白清、瑶光三人把酒言欢,相谈甚欢的画面。

  看见这完全意料之外的场景,墨渊难得一呆。在他发呆的时候,眼尖的白浅就发现了墨渊,嘴里兴奋道:“师父,师父来了。”

  闻言,白清和瑶光都把头转过去,盯着墨渊,然后又相互对视一眼,气氛陡然紧张起来。白清攸然站起身来,快步上前,拉起墨渊的手道:“墨渊,你来了,来,你快告诉瑶光,你现在是谁的未婚夫,好让某些人死心,哼!”

  不等墨渊开口,看着白清和墨渊十指相扣的手,瑶光冷哼一声,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必说了,我知道了,我死心了。我瑶光拿得起,放得下。过去几万年,墨渊孤身一人,我只是觉得自己有希望罢了,现在墨渊既然已经有婚约,而白清上神也不错,我便不会再纠缠。”

  “瑶光上神果然大气,瑶光上神你也很对我的脾气,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如何?”白清道。

  “我不是已经认可你这个朋友了吗,不然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弃,就这样善罢甘休。”

  “好吧,朋友,今日是我和十七的生辰,你要不要陪我过个生辰。”

  “过生辰,今日就算了吧,我们已经喝了一场,而且虽然我已经放弃了,但还要调整一下心情,顺便整理一下洞府,我也是时候搬个家了,下次在替你庆生吧!”

  “好吧,那就这么说定了,至于搬家,如果有需要可要找我帮忙哦。”

  “知道了,你们快走吧,省得你们在我面前转,晃得我眼睛疼。”

  闻言,白清只是耸了耸肩,然后从善如流带着墨渊和白浅离开,将空间留给瑶光。

  夜里,白清和墨渊坐在草地上,喝着从折颜处带来的桃花醉,看着天上的星星,至于白浅则早就拿着桃花醉不知去哪了,还美名其曰不打扰白清、墨渊的二人世界。

  半晌,墨渊放下酒瓶,从怀里拿出一枚玉簪递给白清,道:

  “生辰礼物。”

  白清接过流光溢彩的玉簪,看着上面栩栩如生的九尾狐图案,还有角落里赠爱妻白清的字样,一脸惊喜,道:“你什么时候准备的,我之前没有告诉你我的生辰,就算今日从折颜那知道,也应该没时间准备啊。”

  “我很早便准备好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送与你。”

  “是这样啊,你平日里一本正经,我还以为你不会做这些事呢。我很高兴,你给我带上。”

  白清将玉簪交给墨渊,等墨渊给她带上,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上面刻画了龙凤的图案,同样角落里也有赠亲爱的墨渊字样。待墨渊给白清带好簪子,白清就将玉佩给墨渊。墨渊仔细看了看,然后耳朵悄悄的红了,面上却一脸镇定的将玉佩收起。

  白清开着墨渊通红的耳朵,也不拆穿,只是提起了另一个话题,道:“等白浅过了上仙劫,你就和我去见我父亲他们吧,反正我们不说,我估计折颜也猜出来了,折颜知道,那离四哥知道也不远了。”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我也想和你早日过了明路,成为公开的未婚夫妻,说不定没过多久,我们就可以完婚。”

  。。。。。。。。。。。。。。。。。。。。。。。。。。。。。。。。。。。。。。。。。。。。。。。。。。。。。。。。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去,一日白清正在白浅的院里,盯着白浅练功,却见白浅的十师兄步履匆匆地赶过来。十师兄先是向白清问好,然后道:

  “上神,十七,偏厅来了个女人,说是青丘来的,是来见上神和十七的。”

  “女人?”白浅疑惑不解,然后看了看白清。

  白清当然不会告诉她应该是玄女,而是站起身来,对白浅说道:“看我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去看看。”说完就起身向偏厅走去。

  来到偏厅,果然是玄女。玄女一见白清、白浅,便急忙过来行礼:“玄女见过白清上神。”

  “不必多礼。”白清回道,然后指着白浅道:“这是司音。”然后就不说话了。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白浅无奈只得上前,道:“这是哪里来的妹妹啊,我好想从来没有见过。”

  “司音神君,小女是白玄上神的妻妹。我听姐姐说起过,司音神君是十里桃林的人,与青丘众神的交情颇好。”

  “对,我以前在折颜那里时,因为与白浅长相颇为相似,所以与白浅、白清交情甚好,也常唤白真上神他们一声哥哥。”

  “咦,浅浅吗,说起来,我也有好几万年没有呢见过她了呢。”

  “我也一样有上万年没有见到白浅了。我想白清应该知道,上神你说是吗?”司音说完拉了拉白清的袖子。

  “白浅啊,她见我修行这么迅速,感到很是羞愧,这上万年都在闭关修行,发奋图强呢。”

  “啊,是吗。好了,不说白浅了,那玄女,你来昆仑虚,所谓何事?”

  “哦,白清上神,这是白真上神的信,他所托付的事都在这信里了。”

  白清接过信,边看边问道:“四哥的信,他为何不亲自来?”

  “白奕上神的小帝姬即将降生,青丘众神都去了那处。”玄女答道。

  “我从青丘离开时,二哥、二嫂才刚成亲,怎么这就要生了。”白浅颇为惊异地说道。

  白清到是不惊奇,淡定的把书信看完,然后递给白浅道:“你也看看。”

  白浅接过信,迅速看完,然后把信交还给玄女,接着问道:

  “四哥,就这样把玄女交给我们,那白清上神你有何安排吗?”

  “错,不是我们,是你,四哥可是在信里明说了,让我尽快回青丘,而且四哥也是知道,我只是客居在昆仑虚,怎么好安排玄女呢?”

  闻言,白浅抽了抽嘴角,心道:“你都和师父定亲了,谁敢说你是‘客居’在昆仑虚。”不过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白浅也明白,白清一向对玄女不耐烦,这回是绝对不会管这闲事的。

  “可是,我也很为难啊。”

  “神君,要真觉得为难,那小女、小女。。。。呜呜。”

  “嗳,你先别哭啊,我再想想办法。”白浅有些无奈,看向白清。

  于是,白清开口了:“玄女,要是跟着我也行,只是不知道你要躲多久呢?如果不久,那没问题,毕竟我没过多久就要回青丘了。而且,这是你娘给你安排的婚事,你这一味的躲避也不是办法啊,你可有什么后招?”

  “小女没有其他办法,只是期望可以躲到娘亲放弃亲事,呜呜。”

  “那就是要躲很长时间啰,那我爱莫能助。”后一句话,是对白浅说的。

  “玄女,你先别哭,我能不能留你,得先问问师父,你现在这等着。白清,你也和我一起去吧,有上神在旁说情,成功率也高一些。”

  白清自然应下。

  殿内,墨渊正在打坐,叠风守在旁边,见白清和司音一起前来,很是奇怪的问道:“白清上神,十七,你们不是在见青丘来的客人吗?怎么来这里了。”

  “没什么。只是有些事情还是要师傅点头。所以。。。。。”

  “什么事情需要师父做主,可以说来听听吗。”叠风问道。

  白浅有些为难。白清却开口道:“没什么不好说的。就是我大哥的妻妹玄女被她娘亲逼婚,所以想在这昆仑虚躲上一阵子。”

  “既然是因为逼婚而离家出走的,那留她住上一阵子,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师父,他能答应吗,毕竟昆仑虚上下都是男弟子,而白清上神是客人,又不能长时间收留玄女,她留下住哪?”

  “住你的院子,她既是来寻你的,住你那最为妥当。”墨渊从殿内走出说道。

  “师父,师父。”白浅、叠风连忙行礼。

  “玄女可不是只来寻我,而且我是男的啊。”白浅抱怨道。

  闻言,墨渊只是转过身来,盯着白浅看。白浅一看墨渊脸色不妙。连忙道:“师父说得有道理,她既是来寻我的,那住我那最好,我马上去照顾玄女。”说完就走了。

  而叠风见状也连忙道:“那师父,我去整理典籍了。”说完也溜了。

  白清则‘噗嗤’一声笑了,道:“墨渊,看不出来,你的徒弟还是挺怕你的。”

  “他们怕我不要紧,你不怕就行了。”

  “我。。。。。。我为什么要怕你,我又不是你徒弟,我可是你未婚妻呢!”说完还凑上前去亲了亲墨渊的薄唇。

  而墨渊。。。墨渊已经脸红到耳根了,僵硬的站着一动不动。

  看见墨渊如此,白清心里颇感好笑,和墨渊谈恋爱的这些年里,白清就发现墨渊特别保守,很容易害羞,这些年出来拉手,拥抱什么进展也没有,而这次居然学会说情话,白清还以为墨渊长进了,结果还是老样子,不过这样也好,方便调戏。

  白清正这样想着,却见墨渊一言不发的拉着白清回到房间里,还随手关了门,设了结界。白清一头雾水,正欲开口询问,却被墨渊拉到怀里,捧着白清的脸,一口吻了下来。

  这回轮到白清脸红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