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白清三人正向昆仑虚赶来,途中经过一个树林,就见一群人正对一个瘦弱的白衣少女拳打脚踢。白浅见状立马上前制止,救下少女。

  白清看着跪在白浅面前不断道谢地少女,想到:这应该就是少辛吧。

  果然,白衣少女开口道:“谢谢恩人,谢谢恩人,我名少辛,是山中的一条小巴蛇,只因模样与同族不同,所以他们经常欺负我。不知,不知,恩人可否收留我。”

  “这。。”白浅欲言又止,看了看白清和墨渊。

  “看什么看,人是你救的,你做决定。白浅上仙。”白清见状,提醒道。

  白浅这才回过味来,现在自己是女装,是青丘白浅。于是,开口道:“既如此,你便去十里桃林找白真上神,你就和他说是我救了你,他会安排,呃,对了,这个瓶子给你,到时候你把这个瓶子拿出,白真上神便会相信。”

  少辛接过瓶子,不住道谢。然后,才在白浅的嘱咐下离去。

  没过多久,三人就回到昆仑虚脚下,而白浅此时又已变回男装。正欲上山,却突然听见有人在喊司音的名字。

  “阿音,阿音,等等,你这几日怎么都不来看我,是有什么麻烦事吗?”

  闻言,墨渊、白清、白浅三人同时转过身来,就见一华服俊美男子看着白浅,疾步而来,对此,三人都感到十分诧异。

  白清是诧异:这应该就是离境吧,他怎么认识司音,难道是玄女。

  墨渊则是奇怪昆仑虚怎么会有翼族,而且好像还认识白浅。

  而白浅眼见着,那男子要来拉住自己,就立马躲开,道:

  “这位仙友,你是在叫我吗?我们认识吗?”

  闻言,离境脸色大变道:“阿音,你怎么会这么说,你到底怎么了,我们是恋人,你怎么装作不认识我。”说完一脸受伤的看着白浅。

  白浅闻言也是一惊,反射性的看了看白清和墨渊,又连忙回道:

  “这位仙友,我真不认识你。”

  不料,白浅那一眼却让离境误会了。

  “他们是谁,是不是因为他们,你才不承认的。”

  闻言,白清忍不住道:“你问我们是什么人,不如先回答一下你是什么人吧!我很好奇翼族人怎么会出现在昆仑虚?”

  “什么,他是翼族人。”白浅惊讶道。

  被人一口道破身份,离境脸色微变,知晓白清应该是一位上神,连忙拱手道:“这位上神,我没有恶意,我在昆仑虚出现是因为不久之前,不慎受伤,是阿音救了我,我就一直在这养伤。”

  “我近期跟随白清上神和师父出去了,一直到今日才回转,我不可能救你,你应该是认错人了。”白浅道。

  “不可能,救我的就是昆仑虚的十七弟子司音,我没有认错人。”

  白浅正欲回话,却被一阵脚步声打断,回头一看,见昆仑虚中所有弟子外加一个玄女都来了。

  见状,白清道:“司音最近确实不在昆仑虚,这点大家都可以作证,你既然说没有认错人,那就是被人骗了。”

  叠风他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道:“小十七,最近确实不在昆仑虚。”

  白浅连连点头,而玄女则脸色发白。

  “怎么会这样,那是谁骗我?她为什么骗我?”

  “她为什么骗你我不知道,不过,是谁骗你这很好猜。众所周知,昆仑虚上下都是男弟子。你刚才说她与你是恋人,那就很好猜了,是为女子,玄女,你说是吗?”

  闻言,众人都看向玄女。玄女见隐瞒不住,便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情态来,然后开口道:

  “对不起,是我冒充司音上仙,告诉离境我是不得已女扮男装来昆仑虚的。对不起司音上仙。”

  “离境,我是真的爱你的,只是我担心自己身份低微,配不上你,所以才假借司音的身份来接近你。你能原谅我吗?”说完泫然欲泣地看向离境。

  离境神色复杂,正准备回答,却被白清打断。

  “恐怕不只是身份吧,应该还有脸。”

  闻言,玄女心里一阵愤恨,面上却不显,只是看着离境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爱离境了,又对自己的容貌不自信,所以才会。。才会变作司音上仙的样子。”

  众人闻言都皱了皱眉头,心里感到不耻。白浅更是直接道:

  “玄女,你既然喜欢人家,就更不能骗人了,你这样。。。。。。怪让人。。。不舒服。”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只是一时想左了,才会如此,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呜呜,司音上仙,离境,你们能原谅我吗?”

  闻言,白浅还是心软了,道:“算了,你以后别这样就行。我就原谅你了。”

  而离境虽然心里纠结,却还是道:“各位仙友、上神,我和玄女是真心相爱的,我会带玄女离开,希望诸位可以成全我和玄女。”

  “玄女只是暂时居住在昆仑虚,不是昆仑虚的人,所以轮不到我们成全,这个只看玄女自己的意愿。”白清道。

  玄女闻言,立即道:“离境,我跟你走。”

  白浅见状,道:“玄女,你母亲那边。。。。。”

  “我母亲那边会同意的。”玄女连忙打断白浅。

  然后玄女向连忙众人辞行,和离境离开昆仑虚。

  转眼三个月的时间悄然而过。这日白清、白浅正要如往常一样练功,突然就见叠风匆匆而来,身上还抱着玄女。只是玄女看着奄奄一息。

  叠风见到白清,道:“上神,我在山下发现玄女,玄女告诉我,翼君擎苍叛变了。”

  “什么,翼族叛变了?这么快,那你师父知道吗?”

  “师父还不知道,玄女昏迷了,我只能先把玄女送到上神这里来。”

  “那你把玄女放下,去告诉你师父吧。”

  叠风放下玄女,急忙离开。白浅施法给玄女治疗,而白清则是开始仔细观察玄女的伤,发现伤虽然严重,但并不致命,顿时明白玄女这是做了和原著中一样的选择。想到这些,白清不动声色,开始配合玄女,准备来个将计就计。

  没过多久,大家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打仗。而白清除了盯着玄女外,更多时间用来熟练对‘织魂’这个技能的使用以及熟悉《太素真灵经》第八层,毕竟事关小命,当然,也在墨渊那软磨硬泡将封印之法弄到手了。

  很快玄女伤愈,而同时墨渊他们的阵图也已确定。果然玄女设计将白浅引开,不过这少不了白清的帮忙,毕竟白浅不信任玄女。将白浅引开后,玄女摇身一变,化作司音模样,光明正大的接近阵图,最后顺利拿到阵图,最后找借口离开昆仑虚。

  离开昆仑虚后,玄女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而白清也松了一口气,藏在幕后将计就计,更换阵图也不容易啊。接下来总算可以安心为封印做准备了。

  很快,战争来临了。刚开始,翼族完全按照玄女所给的阵图进攻,结果自然是完全掉到陷阱里,很快败下阵来。但时间一长,翼君很快明白自己中计了,于是,也顾不得教训玄女,就壮士断腕,主动放弃那些已被包围的士兵,并命他们自爆。然后又开始改变策略,令其他翼族且战且退,必要时也可采取不要命地打法,于是,一时间战场上血流成河,惨烈无比。

  战场上,白清见天族优势减弱,连忙利用布置了一个个剑阵,将很大一部分不要命的翼族困住、杀死。如此一来,天族又开始全面占据上风。

  擎苍也发现了白清的杀伤力,本想向白清杀来,却被墨渊死死缠住。眼见着要输了,擎苍突然硬接了墨渊一剑,闪身来到白清身边,对白清下了一击杀招。

  白清见状,不慌不忙地化解了杀招,事实上,白清知道自己的剑阵会很拉仇恨值,所以一直在防备擎苍。擎苍见偷袭不成,没能杀掉白清,而墨渊也赶到了,就知道自己没机会了,已经输了。

  所以,擎苍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祭出东皇钟,打算引爆东皇钟与白清、墨渊同归于尽。场面一时无比凝重。白浅、叠风他们担忧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而墨渊一见东皇钟就明白自己的死劫应在哪里了。于是,墨渊紧紧握了握白清的手,道:“清儿,对不起了。”白清见状,展颜一笑,迅速将手里准备好的留影石放入墨渊怀里,并轻轻说了一句‘相信我,等我’,然后称墨渊没有反应过来时,将墨渊推离东皇钟,而此时,东皇钟已经处于爆炸的边缘,白清见状立马开始施法。。。。。。

  墨渊不慎被推开,等到想返回时,却已经晚了,白清已经施展了秘法,封印东皇钟。

  墨渊颤抖地抱着白清的身体,跪在战场中央,对周遭的一切,不闻不问。也幸好,随着擎苍、东皇钟被封,离怨被杀,离境直接投降,这才免于墨渊被乱刀砍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