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说白清在义无反顾地封印了东皇钟和擎苍后,就急忙施展织魂,紫曜也感知到了主人的生死危机,竭力配合白清,终于勉强保住了白清神魂不散,但是神魂破碎,始终处于破灭的边缘,长此以往,最好的结果也是白清长眠不醒,陷入植物人的状态。

  还好太素珠自动护主将白清的神魂吸入体内。这样,在太素珠的帮助下,白清保留了一丝神智,凭着这一丝清醒,白清开始感悟破灭中的新生,感受生死之意,明白向死而生的涵义,于是第九层功法自然而然的运转起来,破败的神魂也走向新生。

  外界,随着离境投降,大战落下帷幕。墨渊抱起白清的身体,正欲回转昆仑虚,却见一抹流光自天边飞来,流光似慢实快,没一会就来到墨渊面前,化为一白衣少年,原来是白真来了。

  白真一见墨渊悲伤的神情,以及白清毫无生机的样子,心下就有不好的预感,连忙问道:

  “怎么回事,小六怎么了?”

  墨渊木着一张脸,良久才说道:

  “都是我不好,我竟没有察觉清儿有这等心思,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将封印之法让她知晓。”

  白真听得一脸疑惑,他又耐着性子问了一遍:

  “具体怎么回事?”

  白浅闻言,勉强抬头,回道:“四哥,白清为了阻止擎苍,生祭了元神,封印东皇钟。”说完,又泣不成声。

  “怎会如此,何至于此?”白真闻言,简直不敢置信。

  待白真回过神来,突然从墨渊手里抢过白清,又对墨渊道:

  “事已至此,舍妹就不劳烦上神照顾了,我会带小六回家。”

  闻言,墨渊终于找回神智,本想抢回白清,却发现自己毫无立场,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清被带走。

  时间飞逝,转眼三月已过。自那日白清被带走以后,墨渊便整日沉溺在酒水中,颓废不已,对此,昆仑虚一众弟子都倍感无奈,他们阻止不了师父,只得传信给远在青丘的十七,让他回昆仑虚时,将折颜上神请来。

  这日,墨渊酒醒,正准备继续喝,就见叠风来报:

  “师父,小十七从青丘归来了,另外折颜上神还有青丘一众上神都来了。”

  闻言,墨渊总算放下手中的酒,随着叠风来到大殿。

  大殿内,寂静无声,气氛凝重。叠风见状,识趣的离开大殿,顺手将大殿关闭,将空间留给墨渊。

  白浅最先受不了这种氛围,道:

  “既然人都到齐,大家就不要僵着了。师父,小六封印东皇钟之前可有何交代,有没有什么东西留下?”

  不等墨渊开口,折颜又道:“小六应该有交代,我发现小六生机未绝,甚至在好转,我想墨渊你这应该有线索。”

  听见白清生机未绝,墨渊十分激动,口中道:

  “原来是真的,清儿没骗我,没骗我。”

  “咳。”狐帝白止咳了一声,墨渊连忙从失态中回过神来。

  墨渊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拿出一块晶石,道:“清儿封印东皇钟之前,和我说‘相信我,等我’,还给了我这块留影晶石。”

  “这块晶石,你都没有激活过?”折颜问道。

  “嗯。”

  众人了然的点了点头,也没人询问墨渊为何不激活水晶,无外乎,是怕这水晶里是白清的临别之语,不打开水晶,心里总算还有个念想。

  墨渊小心翼翼地激活水晶,白清的身影便出现在大家面前。只见白清伸了伸懒腰道:

  “不知道现在距离我封印东皇钟多长时间了,不过墨渊你既然激活了水晶,那就代表我的计划无误了。阿爹、阿娘、各位哥哥、折颜、白浅,你们现在应该就在我身边。你们应该已经发现了我没有魂飞魄散,还有生机,对不对?要不然墨渊估计不会打开留影晶石了。”

  “在这里,我要说一件很重要的事,请大家不要为我担心,有紫曜的帮助,我定不会有事,大家只需静待我归来就好,我估摸着大概”

  “嗯,我也不在这里再说什么其他话了,等我归来,我会好好向大家赔罪。最后,白浅,你可千万要戴好我给你的手链啊。”

  话落,留影晶石也随之黯淡下来。

  众人听完白清的留言,顿时纷纷松了口气,狐后更是喜极而泣,口中道:“太好了,这孩子没事真是太好了。”

  正当众人激动之余,门外传来叠风的声音:“师父,诸位上神,我有事要报。”

  闻言,众人收起表情,墨渊挥挥手将殿门打开。叠风先是规矩的行礼,然后道:“师父,诸位上神天族大皇子与乐胥娘娘来访,说是拜见师父与诸位上神。”

  “既如此,你去将他们请进来吧。”墨渊道。

  “是,师父。”叠风说完,疾步离开。

  没过多久,就见叠风带着两位衣着华丽的中年夫妻进来,然后叠风又退下了。双方先是一番寒暄,然后才开始正题。但在开始正题之前,央错先是环顾一周,然后看着白浅对墨渊道:

  “这应该就是上神您的十七弟子--司音吧,我的夫人对昆仑虚很是仰慕,不知可否请司音上仙带内子领略一下昆仑风光?”

  闻言,大家都皱了皱眉,墨渊明白央错这是要支开司音的意思,墨渊明白天族此次前来就是为了白清的事,可就是明白所以才为难,毕竟白浅是白清的姐姐。墨渊正欲开口拒绝,白浅就先一步说道:

  “给乐胥娘娘带路是我的荣幸。”

  “十七,你。。。。。。。”不必如此。

  “师父,我正好想出去,您就同意了吧。”白浅打断墨渊的回话。

  “既然如此,那十七你就好好招待客人。”又对乐胥说道:“我这徒儿生性活泼,若有不当之处,还请海涵。”

  乐胥连道不敢。然后,白浅就领着乐胥娘娘离开了。

  殿内这才开始聊正事,果然不出所料,央错开口先是感谢墨渊带领天族阻止了翼族叛乱,然后就想青丘众神表达对白清上神逝去的遗憾,表达天族可以协助白清的葬礼,末了还委婉的表达天族现在与翼族签订了和平条约,希望青丘众人,不要去寻仇。

  一听见葬礼两个字,众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更别提后面‘莫要寻仇’的话了。狐后最先忍不住开口讽刺道:

  “我儿尚未逝去,就不劳烦天族费心了。至于寻仇,天族大可放心,就算寻仇也不会连累天族。天族还是好好照顾在战场逝去的战士后代,听闻天君最近封了个什么昭仁公主,是素锦族的遗孤。”

  央错闻言,大感尴尬,对狐后这毫不客气的话,不知如何回答,明眼人都明白这个公主只是一个安抚人心的工具,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地位。至于狐后第一句话,央错却直接忽略了,只以为是狐后失去爱女,太过悲伤的胡话。

  狐帝见央错的脸色青白交错,心里十分爽快,但面上还是开口道:

  “大皇子,还请见谅。内子最近心情不佳,说话难免有些冲,只是我儿确实尚有一线生机,至于寻仇,至少这七万年内,青丘不会有什么动作。”

  闻言央错先是松了口气,然后又开始紧张,但见狐帝一脸不想详谈的表情,又只好忍着不问为什么有七万年这个期限。不管内心再怎么憋屈,央错还是装着欣喜的样子,道:

  “白清上神还有生机真是太好了,不管白清上神需要何种灵药,天族都不会推辞,我代表天族祝白清上神早日恢复。”

  不管心里这么想的,见央错如此表现,众人都不好伸手去打笑脸人,于是大殿上的众人又陷入一片客套中。

  却说白清将乐胥娘娘带离大殿以后,一路上为了避免尴尬,不断向乐胥娘娘介绍风景,乐胥娘娘也十分配合,一时间倒也算是宾主尽欢。然而在路过莲池时,乐胥娘娘先是心中一动,然后有一种渴望,想要触碰那金莲。于是,乐胥停下脚步,道:

  “司音仙君,请问这金莲是?”

  “这金莲是师父精心养护的,我也不知有何用处。”

  “这样啊,那不知我可否摸一摸这莲花,只是轻轻一碰,不知为何,心中总是有这种感觉。”

  “这。。我没法做主。不如待我禀告师父。”

  乐胥勉强笑笑,道:“那还是算了吧,上神日理万机,没必要拿这种琐事烦他,兴许是我没有缘分吧。”说完正欲离开。

  然而,这是异变突起,池里的莲花突然泛起阵阵金光,然后漂浮而起,悬在乐胥的身前。乐胥情不自禁的碰了碰金莲,然后金莲突然枯萎,化作一阵金光进入乐胥体内。

  这个过程极为迅速,白浅来不及阻止就发生了,等回过神来,白浅连忙道:“娘娘,你没事吧?还请乐胥娘娘与我一同去禀明事情经过。”

  乐胥回神,道:“这是应当的。”

  于是,两人又返回大殿。可巧,央错等人正好商议完事,正欲从大殿离开。墨渊见白浅行色匆匆,面色不好,乐胥同样如此,十分疑惑,便道:“十七,发生何事,如此匆忙,不是让你好好招待客人吗?”

  “师父,不好了,您养的金莲不知为何突然枯萎,然后化为金光,进入乐胥娘娘体内了。”

  墨渊闻言先是诧异,然后见白浅、乐胥都是一脸不安,便开口道:

  “无事,这是乐胥与金莲的缘分,金莲找到命定的主人,是好事。”

  闻言,白浅与乐胥才松了口气。

  没过一会,央错便提出辞行,带着乐胥回转天族。见状,青丘众人也要告辞,墨渊见状也不挽留,只是告诉众人,他会先解散昆仑虚七万年,让众弟子自行决定去留,或是留在昆仑虚自己修行、或可回家、或可出去自行历练。然后,他回去青丘守着白清,希望青丘众神莫要拒绝。

  众人见墨渊做出如此决定,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于是,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