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四人吃饱喝足之后,回到了宿舍,四人瘫坐在茶几面前,邹罗明问道:“明天咱们上什么课啊?”

  肖狄想了想,说道:“忘了。”

  东风掏出手机,看了看说道:“明天下午一点半到三点半,大学物理,在天文综教二楼1室。”

  邹罗明又问道:“有没有写是谁给我们上课?”

  东风摇了摇头,说道:“没写,光写了在哪上课。”

  虽说已经过了处暑,但中午的太阳依旧狠毒,教室本就燥热,人还特别多,经过太阳这么一晒,就更闷热了,东风拿出一个粉嫩嫩的电动风扇,放在课桌上,吱呀吱呀的吹着,旁边的邹罗明十分不要脸的把小风扇往自己这边转了转,肖狄看了看手表,说道:“马上就一点半了,老师怎么还没来。”

  肖狄话音刚落,就走进一位身穿白色上衣,黑色休闲长裤的男生,男生刚进门,做的靠前的女生都惊呼,这位同学也太好看了吧,近一米九的个子,棱角分明的脸庞,虽说没有穿正装,但依旧透露出几分成熟,显得温文尔雅,好像一尘不染。

  可是这同学并没有走向座位,反而是走向讲台,把U盘插进了电脑。

  邹罗明看着那人说道:“没想到现在的教授还有助理跟着呀。”

  侯宁说道:“这个就是华年教授啊。”

  邹罗明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侯宁,说道:“这就是华教授?你怎么知道的?”

  侯宁说道:“他是我哥哥公司的总经理,我之前见过他几次。”

  肖狄也过来问道:“真的假的,他就是华教授。”

  东风说道:“早就听说华教授年轻有为,只是没想到,这也太年轻了吧,感觉跟我们差不了多少啊。”

  身旁的好多同学听到他们四个这么一说,瞬间炸开了锅,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台上的男生。

  个子不矮,大约一米九左右的样子,动作之间,丝毫没有现代小青年矫揉造作的感觉。

  男生调出了课件,笔直的站在讲台上,看了一下时间:13:32,已经上课了。

  台下的同学依旧议论的热火朝天,台上的男生也没有多说什么,默默的扫视着全场,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台下的哪个角落里的哪个学生大喊了一句:“一点三十五了。”

  他这么一喊,全场顿时鸦雀无声,男生终于开口说道:“既然大家都安静了,那咱们就开始上课,讲课前,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华年,你们可以叫我华教授。”

  说完,便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黑板上,一笔一划,一顿一措,工整的很。

  写完,转过头来,继续说道:“现在,开始上课。”

  一节课两个小时,整节课下来,邹罗明伸了伸懒腰,说道:“好久都没有这么聚精会神的听课了,不过,这个华教授讲的真的好好啊。”

  肖狄说道:“你没感觉这个华教授跟风哥还是蛮像的吗?”

  东风一边收拾一边说道:“像?我哪有人家那学识才华。”

  肖狄说道:“他们两个人都不笑啊,你看着两个小时,他在台上讲啊讲啊讲啊,偶尔提问提问,全程几乎只有一个表情。”

  侯宁也说到:“这方面还是有点像的。”

  邹罗明说道:“不不不,还是不一样,风哥笑,华教授是一点都没有笑。”

  他们四人刚准备往外走,就有姑娘叫住了他们,又是相同的套路相同的配方,那姑娘说道:“同学,可以加个好友吗?”

  东风微微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有对象了。”

  那姑娘也算识趣,说道:“打扰啦。”说完就走了,邹罗明又开始吐槽道:“风哥,你把你的魅力分我一半吧。”

  东风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抓了一下,就像有什么东西似的,又给撕开了,一只手摸了一下邹罗明的脸,另一只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邹罗明一脸疑惑的问道:“你干啥呢。”

  东风说道:“把我的魅力分你一半。”

  邹罗明指着他说道:“就这么生分啊?”

  东风说道:“不然呢,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肖狄一把搂住了他俩,说道:“别叨叨了,回宿舍,吃饭,睡觉。”

  侯宁在身后问道:“回宿舍怎么吃饭?”

  肖狄说道:“点外卖。”

  侯宁声音低了一些,说道:“外卖不健康。”

  邹罗明把侯宁拉到他们身边,说道:“那就去食堂。”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东风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侯宁说道:“你昨天说华教授是你哥哥公司的总经理?”

  侯宁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我以前见过他几次,他虽然是公司的总经理,但跟我哥哥好像关系很好。”

  坐在两人中间的肖狄问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东风说道:“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了,就问问。”

  东风又问道:“咱们一个周就一节他的课?”

  肖狄说道:“还有周三上午,十点到十二点。”

  东风感叹道:“年纪轻轻就成了大学教授、天文研究员,还是一个公司的总裁,前途不可限量啊。”

  邹罗明问道:“怎么,你羡慕了?”

  东风反问道:“难道你不羡慕?”

  邹罗明回答道:“羡慕,但是没有你羡慕的这么明显。”

  或许是华年太好看了,这让所有的学生都期待着华年的到来,东风他们在去教室的路上就听到有同学说,之前学校给华年安排的课程是选修课,同样的课程,大多数同学都去了华年的教室,这就让很多其他的教授愤愤不平,无奈之下,只能让华年上必修课,这样,每节课的学生都是固定的,对谁都好。

  东风他们这次来得早,坐在了稍微靠前的位置,肖狄突然问道:“前天他布置的那几个题你们做了?”

  邹罗明探头问道:“什么题?”

  东风翻开书,说道:“就是上课的时候他让咱们抄的那三道题。”

  邹罗明拿过东风的课本,说道:“快借我抄抄,我没写。”

  肖狄见华年的课本被邹罗明拿走,便转身向侯宁问道:“侯宁,你有没有写前天的三道题?借我看看。”

  侯宁说道:“嗯,做了。”

  肖狄说道:“借我抄抄。”

  侯宁把课本递给他,东风在一旁看着肖狄抄的题说道:“诶,这个题做的怎么跟我做的不一样?”

  肖狄说道:“答案不一样?”

  东风点了点头,说道:“嗯。”

  这时,华年已经进了教室,又是跟上一次穿的一样,白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他这次一进教室,教室就瞬间安静了,华年还是笔直的站在讲台前,直到一点半整的时候,他才开始上课:“上次课我布置的三道题,有同学做完了吗?”

  台下的稀稀疏疏的回答道;“做了。”

  华年又问道:“没有没做的吗?”

  台下没有一个人说话。

  华年又说到:“既然大家都做了,那我就随便找人提问了。”

  邹罗明心虚的把头埋的低低,很不凑巧的是,华年就看到他了。

  华年指着说道:“就第三排那个穿蓝色衣服的男生。”

  邹罗明没有动弹,东风拿胳膊肘碰了碰他,邹罗明说道:“我吗?”

  华年点了点头。

  邹罗明照着他抄东风的答案原模原样的照搬下来。华年听他说完,点了点头,又问道:“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会这么做……”邹罗明答不上来,伸手偷偷的拉了拉东风的衣袖,更不巧的是,他这个小动作又被华年看见了,华年说道:“那就让旁边的男生帮你回答吧。”

  东风这才站了起来,清楚的把解题思路讲了出来,华年听完,点了点头,说道:“很好,请坐。”

  华年又把这三道题重新更详细的讲了讲,或许是华年的气场强大,又或许是他讲课方式比较诱人,整节课两个小时下来,除了回答问题的同学,几乎没有人会在底下窃窃私语。直到下了课之后,邹罗明才说到:“刚刚他问我为什么的时候,我脑子一片空白。”

  东风说道:“你以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做题吧,别等他下一次再问你,你还答不上来。”

  邹罗明说道:“嗯,这次是个意外。”

  侯宁又说道:“风哥,一会去那再给我讲讲那个题吧,我还有几个点没明白。”

  东风摆出了OK的手势,说道:“没问题。”

  几人吃完饭回宿舍,肖狄看了一眼墙上挂的钟,说道:“哎呀,怎么一点多了,我还约了朋友打游戏呢,你们来不来。”

  邹罗明放下书包问道:“王者?”

  肖狄点了点头,邹罗明说道:“来来来,你们等我一下。”

  肖狄又问道:“风哥呢,你来不来。”

  东风摇了摇头说道:“我今天就算了,太困了,我要睡会午觉。”

  肖狄又问侯宁,说道:“小宁……小宁不打。”

  东风刚上床,又探出脑袋来对下面的邹罗明和肖狄说道:“你们俩声音小点哈。”

  邹罗明做了一个遵命的手势,还做了一个“Yes,Sir.”的口势。

  等东风再睁开眼,已经是两点多了,东风自言自语道:“我怎么才睡了一个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