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饭桌上,邹罗明问道:“假期你们有什么打算?”

  肖狄说道:“寒假没什么好玩的,时间短,中间还过年,也就在家了。”

  周玥说道:“我倒羡慕那些可以出国过年的人。”

  东风说道:“出国过年有什么好,看着国外花花绿绿的,没有年味。”

  东孀说道:“就是就是,我们以前就算自己不放烟花,看着窗外别人放,也很开心。”

  放假的时光过的飞快,一转眼腊月二十九就到了。

  东风一大早就把东孀叫了起来。东孀坐在客厅沙发上,问道:“哥,今天才腊月二十九,咱俩也没个什么人,你那么早叫我起来干嘛呀。”

  东风说道:“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

  东孀说道:“咱家又不来人,不用那么整洁。”

  东风把她拉了起来,推着她往卧室走,说道:“你快去换件衣服,咱俩今天把家打扫打扫,你看沙发上那一堆东西。”

  东孀边走边说道:“哎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放在那好几个月了你也不收拾,怎么今天突然想起来了。”

  东风把她推进了屋子,在外面顺手关上了门,说道:“别废话,今天一定要收拾出来,不光是客厅,还有厨房,卫生间,书房,两个卧室,一间客房,”

  东孀在屋里喊道:“七间屋子呢。”

  东风在门外喊道:“又不光你一个人收拾,咱俩的卧室个人收拾个人的,剩下的五间除了书房,咱俩对半分。”

  东孀喊道:“为什么要除掉书房。”

  东风说道:“前几天我已经收拾过了。”

  东孀安静了一会,换好了衣服打开门说道:“那我收拾客厅和客房,厨房和卫生间就交给你啦。”

  客房基本不用收拾,东孀真是找了一个轻快的活做了。

  东风正在厨房打扫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东孀突然在客厅问道:“哥,你是打算跟华教授过一辈子吗?”

  东风瞅了他一眼,继续干手里的活,说道:“当然了,我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吗?”

  东孀又说道:“一辈子名不正言不顺的。”

  东风反问道:“怎么言不正名不顺?”

  东孀说道:“很多人都不赞同同性,国家也不承认。”

  东风说道:“没关系,我们两个人心中有彼此不就好了。”

  东孀说道:“母亲不会同意的。”

  东风愣了愣,回答道:“难道我跟谁在一起还要跟他汇报吗?”

  东孀走进厨房,说道:“哥,要是以后我找的对象,我希望得到家人的祝福。”

  东风关上水龙头,说道:“如果以后你找的对象是真心对你好的,我一定会祝福你的。”

  东孀说道:“哥,你明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东风说道:“不明白。”

  东孀走过去卡住了东风的手,说道:“哥,你就不能不要对母亲那么有偏见。”

  东风特别冷淡的说道:“十九年她都不管我,难道我跟谁在一起还要经过她的同意?”

  东孀说道:“但她毕竟是咱们的母亲啊。”

  东风反问道:“你是不支持我跟华教授在一起吗?”

  东孀看着东风那眼神,好像有些凶神恶煞。说道:“哥,我不是不支持你,我就是觉得,你到时候要跟母亲说一声。”

  东风突然笑了,说道:“你都说‘到时候’了,等到时候再说吧。”

  东孀低下了头。

  东风说道:“你支持就好。”

  试问世界上有哪个孩子不喜欢母亲不爱母亲呢。陈茗是一个化学研究员,嫁给东明阑生下东风之后,又投身到化学研究当中,东明阑也是做小生意发家,生意越做越大,东风十二岁之前在姥姥家生活,几乎是从没有见过父亲母亲,他所了解到的陈茗和东明阑,只是银行卡上每个月转来几万元的数字而已。

  东风最近一次见过陈茗和东明阑还是十二岁姥姥去世的时候,父母带给他的不是什么可以住在一起的好消息,而是两张离婚证书,和一个房产证,房产证上的名字是东风,所以兄妹两人便在无依无靠的时候,住进了现在的这个房子,虽说在金钱方面陈茗从来没有亏待过兄妹二人,可是在情感上,他们与陌生人没什么两样。所以,东风单方面在心里与他们断绝了父子、母子关系。

  虽然是单方面断绝了父子关系,可是没有人知道,东风在无数个深夜,想念着他的母亲,那个把他带到这个世界的女人,那些对母亲的爱,他从来不敢去触碰。又或许,心里还是埋怨陈茗的吧。

  东孀看东风入了神,晃了晃东风,说道:“哥?”

  东风回了回神说道:“嗯?”

  东孀问道:“怎么了?”

  东风说道:“没什么。”

  东孀说道:“肯定有什么,不然我怎么叫你这么多遍你都听不见。”

  东风擦了擦手,转身轻轻靠在水池边,把胳膊搭在东孀肩膀上,说道:“我在想你都这么大了,该给你找个婆家了。”

  东孀问道:“什么婆家?我不要这么早结婚,不要不要。”

  东孀说着就甩开了东风的手回了客厅继续收拾。

  东风说道:“你放心,你的嫁妆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东孀说道:“我不听我不听。”

  大年三十,早晨六点半邹罗明就给东风打了电话,虽说东风平常起的早,可是昨天收拾家算是超负荷运动了,第二天早晨也是懒了个床。

  “喂,风哥!你在哪呢。”邹罗明兴奋的声音东孀在隔壁屋都听到了。

  东风说道:“我在家呢,怎么了?”

  “就你和小孀两个人?”

  “昂,咋了?”

  邹罗明收了收刚刚兴奋的情绪,说道:“是这么一回事,我经常跟我妈提起你,正好今年我们家不回老家,我妈听说你们家就你跟小孀两个人,怪孤单的,所以就想请你们俩今晚来我家过年。”

  东风说道:“这大过年的哪好意思了。”

  手机里立刻传来了一个大嗓门阿姨的声音:“你就是东风吧,我听小明天天说起你,你来吧来吧,就是添两双筷子的事。”

  东风又说道:“阿姨,我们就不了。”

  邹妈妈说道:“来吧来吧,没啥不好意思的,我跟小明他爸也喜欢热闹,你们兄妹俩来了人就更多了,热闹,一定来哈。”

  东风被这大嗓门吵得耳朵疼,坐起来说道:“那我问一下我妹妹,一会给您回电话哈。”

  邹妈妈说道:“好好好,一定来哈,我等你们电话哈。”

  东风挂了电话,叹了口气,紧接着给东孀打了电话。

  东孀从被窝里摸到了手机,一看是东风,便接通说道:“哥。”

  东风说道:“邹罗明的妈妈说想让咱们晚上和他们一起过年。”

  “嗯。”

  东风问道:“你想不想去?”

  东孀慵懒的说道:“我都行,他们家人多是不是,人多热闹。”

  东风说道:“他们一家三口,阿姨特别热情。”

  东孀说道:“我听你的。”

  东风说道:“嗯,好,我再想想。”

  两人沉默了一会,东孀突然说道:“哥,你在家给我打什么电话。”

  东风说道:“我不想走过去,”

  东孀问道:“所以要不要去他们家过年。”

  东风一下子又倒在了床上,说道:“我也不知道啊,咱俩好多年都是两个人一起过年了。”

  东孀下了床,开门进了东风的卧室,挂断电话看着躺在床上的东风,说道:“哥,要不就去吧,人多,热闹,好多年,咱俩过年都没有人别人热闹过了。”

  东风看着纯白的天花板,说道:“是啊,好久都没有热闹过了。”

  东孀爬上了东风的床,和他躺在一起,说道:“我记得十一岁那年,你缠着姥姥放小烟花,结果火星把衣服烧破了好几个洞。”

  东风笑着说道:“我也记得我也记得,还是我放烟花的那一天,你吓得哇哇哭。”

  东孀扭头看着东风,说道:“是啊,那个时候我胆子特别小,你还经常吓我。”

  东风问道:“那我给邹罗明打电话了?”

  东孀说道:“嗯,打吧。”

  东风打完了电话坐了起来,说道:“走吧,明明一会把他们家的地址发给我,一会咱俩去超市买点东西过去,毕竟是第一次去人家家里。”

  东风和东孀拿着五、六个礼盒在中午十一点准时出现在了邹罗明家门口,邹妈妈果然就像在电话里听到的一样热情,一看见东风就说道:“你就是东风吧,果然状元就是不一样,你看看,长的一表人才的,就是有点高了哈,来就来嘛,还带什么东西。”邹妈妈接过了东风递过来的礼盒,东风和东孀说道:“阿姨好。”

  邹妈妈又“呀!”了一声,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走到东孀面前,拉着东孀转了好几个圈,东孀今天穿了一套特别可爱的新年套裙,这让邹妈妈喜欢的不得了,说道:“你就是东孀吧,这小姑娘怎么长的,这么好看。”

  邹妈妈又摸着东孀外套的衣服料子说道:“哎呀,摸着这料子,这衣服不便宜吧。”

  东孀回答道:“就是淘宝上几百块买的,不怎么贵。”

  邹妈妈拉着东孀的手说道:“好几百一件衣服……”

  邹妈妈还没说完,邹罗明跑了过来,说道:“风哥,你们来啦,快进快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