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超维制香师 > 第十八章 禁香玫瑰极宴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禁香玫瑰极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男孩纸在外面一定要学会保护好自己啊!”

  看着客服小哥哥离去的背影,张雅涵没来由地想大声提醒一句。

  直到对方消失在茫茫人海,这句话也没能喊出口,她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失落感。

  好在问题不大,反正微信加上了,来日方长,以后总有机会见面的。

  ……

  宁州的城市味道,没有太入迷的地方,不宜久留。

  陈默买了去洛城的高铁票,而在高铁站候车的时候,两名高铁警察找到他。

  “你好,请跟我们走一趟,有些事情需要找你调查。”

  对方语气不善,所以,陈默没打算掏出手机打电话。

  他被带到高铁警卫室,一名铁警立刻着手检查他的单反相机挎包,玫瑰极宴被翻了出来。

  “这是什么?”铁警问。

  “香水。”陈默很配合的答道,“你最好不要打开。”

  “问你什么就答什么,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另一名铁警气势汹汹吼道。

  陈默闭嘴,乖乖站在一旁,表面平静,但大脑正在飞速运转,寻找答案。

  很快,一名出租车司机的画像定格在大脑里,在结合铁警的行为反应来看,事情的真相呼之欲出。

  出租车司机被警察抓捕后,倒搭一耙,栽赃了他,所以他现在的身份,是毒贩嫌疑人。

  毒贩嫌疑人,没有人权,更不要嚷嚷着我要见我的律师,现在警察有权对你进行强制措施。

  在警卫室待了十分钟,两名刑警赶来,将陈默带到刑警大队的拘留室,半个小时后,例行询问开始。

  询问陈默的两名刑警一高一矮,高的胖,矮的廋。

  “姓名?”高胖刑警笑着问道。

  “陈默,耳东陈,黑犬默。”陈默回答说。

  “身份证号码?”

  “51***2029。”

  “来宁州做什么?”

  陈默不在回答,保持沉默。

  “没听见吗,问你在做什么?”廋矮个刑警立刻拍桌子巴掌道。

  陈默依旧不为所动。

  “小伙子,我看你年纪轻轻,长得也挺帅,应该不至于…。”高胖刑警这一句话还没说完,突然戛然而止,看向陈默的眼神里出现了一抹诧异,随之他起身离去。

  陈默伸了个懒腰,闭上眼睛。

  五分钟后,高胖刑警重新进入拘留室,真诚笑道:“陈默,实在不好意思,一场误会。”

  误会?

  矮廋刑警蒙了,怎么就误会了,眼前这小子,和出租车司机描述的一模一样,能是误会吗?

  “我的香水呢?”陈默起身,挑衅地看了矮廋一眼。

  “拿去化验了啊!”

  陈默一听,立刻感到不妙。

  “我去!”

  惊呼之后,陈默推开拘留室的门,嗅着检验室的特殊味道跑了过去。

  高胖刑警心中闪过一丝机警,一瓶香水,至于这么紧张吗?

  “高队,什么情况,不审了?”

  “他就是陈默啊!”

  “我知道他叫陈默。”矮廋刑警重复完,神情突然一滞,在刑警圈子里,流传着一位神探,他追查凶手,靠的不是脑子,而是嗅觉,传闻比狗鼻子还要灵的嗅觉。

  “现在知道他在自报姓名和身份证号后,为什么沉默了吗,因为他就是那个陈默。”高胖刑警唏嘘不已道,敢情刚才自己作威作福,人家心里跟明镜似的。

  “举报电话是他打的?”矮廋刑警恍然大悟,“难怪刚才他看我们的眼神,不同寻常。”

  “什么眼神?”

  “我们怕是个傻子吧!”

  “走吧,去检验科看看他的香水。”

  ……

  在刑警大队里奔跑果然是不明智的,没跑出几步,陈默就被两名小刑警拦住。

  “跑什么跑,好好走路。”左边小刑警呵斥道。

  “不好意思,有点急事。”陈默点头,脸上堆满笑容。

  “这不是高队带回来那小子吗,怎么跑出了拘留室?”右边小刑警恍然过来,立刻做警戒架势。

  陈默见状,只得无奈的耸耸肩,因为这时,他已经闻到极宴的香水味道。

  “咦,什么味道,好香?”

  “好像是玫瑰花的味道。”

  两名小刑警在不久后,也闻到了。

  “小李,小张,你们做什么呐,这人不用拦。”高队走出拘留室便看到被拦在走廊上的陈默。

  陈默快步走向检验科,回头看了一眼高队,后者会意,小跑上前并行。

  “还有什么问题?”

  陈默焦虑问道:“检验科里有女法医吗?”

  “有男有女,怎么呢?”高队不解。

  “我的那瓶香水是禁香,一般不对外使用。”

  “不就是玫瑰花的香水味道吗?”高队的不解再次加1。

  两人来到检验科室门口,陈默一把推开门。

  顿时,一股难以抑制的芳香扑鼻而来。

  高队从来没有闻到过能让人如此亢奋的香水味道,他仿佛看到了最繁华的宫阙,色泽鲜艳的玫瑰花朵一瓣一瓣从天顶落下,轻纱薄缕的舞女,在玫瑰花语中飘飘起舞。

  陈默没等独自沉醉的高队,快步进入检验科。

  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的法医女警见到他到来后,眼中满是不解。

  “你是谁?”

  陈默没有回答,径直走到那名呆站原地沉醉在极宴香气里不可自拔的男法医。

  他一手抓起玫瑰极宴,将外瓶盖扭上,接着又将喷洒有香水的检验片放在水龙头下冲洗。

  极宴的味道渐渐淡了下来,男法医睁开眼,看向桌子,却惊讶发现他正准备检验的检验片载体不见了,还有那瓶疑似毒品的香水瓶。

  “谁动了我的东西?”男法医转身微怒道。

  手里拿着玫瑰极宴的陈默,与之并肩站立的高队。

  “高队,你怎么来了?”

  “我过来告诉你,别检验了,刚送过来的只是一瓶香水。”高队说着,语气忽然一滞,“咦,关法,你怎么流鼻血呢?”

  “可能最近熬夜太多,有点上火。”关法赶紧去找卫生纸,“确实是香水,只是香味不一般。”

  陈默淡然一笑,他看向若无其事的女法医,不明所以问道:“你们刚才没有闻到玫瑰花的味道吗?”

  “闻到了,香调很好闻,有什么问题吗?”

  陈默懂了,关法没戴口罩,而其他女法医们都戴着口罩。

  这是原因之一,原因之二,还在于关法医检验的剂量只是少许,要是按照正常香水的喷法,那后果就会有点严重。

  “没什么问题,打扰了。”陈默笑着退出检验科。

  “陈默,这香水是你制的?”高队很喜欢刚才的味道,这让他浑身充满活力,好似回到年轻的时候,干劲十足。

  陈默点头:“对,我在制香。”

  “这瓶香水味道不错,要不…?”高队深谙有些话不能说得太直白。

  陈默摇头:“这瓶香水不卖,要是高队喜欢这个味道,可以在我的网上店铺购买。”

  玫瑰极宴的真实威力,陈默是尝闻过的,以极宴的香调氛围,可以瞬间掏空老高为数不多的精力,让他在原地直接缴械。

  宴至极致,情不自禁!

  “哦,网店叫什么名字?”

  “刹那人间。”陈默回答完,便看见高队吸了吸鼻子,有鼻涕虫吗?

  “咦,高队,你怎么流鼻血了?”

  高队放下最后的倔强,让鼻血畅快地流了出来。

  “可能最近有点上火吧!”

  陈默心领神会,递上一张卫生纸,说:“擦擦吧!”

  
sitemap